於先娜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受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大法學員於先娜因不寫三書被上繩迫害。郭秋立(隊長)、惡警王娜娜把她用警繩捆好,兩隻手背後掛在庫房貨架上,兩隻腳離地約半米多高。二月九日晚,於先娜宣布一切所說所寫「講評」的話全部作廢,惡警叢志麗把她叫到辦公室,對其大打出手,用拳頭猛砸頭部,當時於先娜眼睛直冒金星,幾乎要昏過去,叢志麗又用手打臉,打得自己手直疼,不停的搖動,後讓於先娜罰站,不讓睡覺。

九九年十一月於先娜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北京收容所,後被劫持回雙城第二看守所,到二零零零年五月才放回。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訪路上被不法警察劫回,關進二看守所近二個月才放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晚六點多鐘,幾個惡警闖入大法學員於先娜(獨居)家,要非法搜查,她抵制不給開門。惡徒們強行把門拽開,闖進屋裏翻東西,兩個惡警將於先娜強行綁架到警車上,拉到民主派出所辦公室非法審問,兩惡警問她東西來源。她不回答,發正念。一惡警把於先娜拽到地中央強制她站著,她不配合,又回到原地繼續發正念。一個多小時後,惡警到對門屋內問張國富,張國富說:送看守所。

於先娜被劫持到雙城看守所第四天,開始絕食抗議迫害。副所長朱小波和獄醫強行灌食,膠管從鼻子往裏順,順到一半時卡住了。到了三月份,於先娜又開始第二次絕食,十五天後綁架到萬家勞教所,當時她身體非常虛弱,走路吃力,嗓子往出吐痰都帶有血。

在萬家勞教所所謂的「集訓隊」,剛進門,兩個猶大就把她外面的衣服強行扒掉換上號服,強制她坐在一個小塑料凳子上,兩隻腳平行並攏在一起,手放在膝蓋上不許動。當時於先娜身體很弱,又看到別人被上掛迫害,出於恐懼,到晚上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一週後到十二隊。

二零零四年十月於先娜開始拒絕幹活,被林某某(隊長)、王娜娜(惡警)一頓毒打後,強行在學員宿舍蹲著,兩隻腳平行靠攏蹲下,兩隻手被銬銬在後面,在一塊方磚中不許動。到晚上,她兩隻腿蹲不住,遭到惡警劉白冰拳打腳踢又強行讓蹲著,直到十二大隊收工才讓站起來。

十一月份,惡警邱陽發現於先娜手裏有甚麼東西,同時招來郭秋立(隊長)後發現是大法經文。惡警在十二隊走廊搬來鐵椅子,把她兩手用手銬銬在鐵椅後面的鐵架上,強制坐了大約一週鐵椅子。後於先娜又因不答罵師罵法的卷子,被惡警強制在學員宿舍蹲著,後來惡警王娜娜把她兩隻手用手銬銬吊在鐵床床頭的架子上,兩隻腳蹲在地上,王娜娜又對其拳打腳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於先娜因不答政治卷而被迫害,邱陽惡警讓兩個包夾(一個是邪悟的叫王美芳)把她衣服扒光,下身只穿一個短褲,光著腳,在十二隊庫房,強制其坐在鐵椅子上,把外面的窗戶打開,當時天已很冷,外面都已結冰。第二天惡徒們又強制於先娜光著腳,下身只穿短褲,兩隻腳平行靠攏蹲在地上,上廁所也不讓穿鞋。當時外面的窗戶開著,惡警王娜娜穿著棉衣還說冷,猶大王美芳穿著棉衣凍得直哆嗦。

第三天,惡警沙玉錦來接班,看著於先娜兩隻手銬在鐵椅子背上,光著腳蹲在地上,還不解恨,就把她銬在貨架子上的鐵架上,然後用穿著很厚的鞋猛往其腳上、腿上踢。於先娜疼痛難忍,後發現腳趾蓋被踢裂。

第四天,惡警王薇讓猶大王美芳把鐵椅子搬到監控室內,於先娜光著腳,兩隻手被惡警用手銬背銬在鐵椅子上,幾天來她的兩隻腳腿都已紅腫,後來她腿疼的不行,就一隻腳著地以減輕痛苦。惡警王薇讓王美芳使勁把腿往上搬,使於先娜腿劇痛。王薇還用腿跨過對方的頭進行辱罵。

第五天,惡警邱陽上班,手裏拿著警棍坐在一旁,強制於先娜兩隻腳平行靠攏蹲著、不許動一點,於先娜手被手銬鎖緊銬在椅背上,動一點惡警就用警棍打,一直這樣到半夜。這時於先娜腿疼痛難忍,兩隻胳膊已疼的不行了,後放下來已不能動彈。兩個包夾把她抬到椅子上,這時邱陽偽善的拿來麥片倒在杯子裏,讓她寫所謂的「三書」。

第六天,於先娜身體被迫害到極限,在殘酷的迫害中被偽善所動,受不了中共惡警的酷刑折磨就妥協了,後來,寫了所謂的三書和思想認識。郭秋立(隊長)說不合格,還要重寫,不寫又接著迫害,還像以前那樣。於先娜後來開始絕食到第八天被放下來。

二零零六年四月勞教所又開始強制大法學員每天表態放棄修煉,於先娜拒絕,惡警郭立秋(隊長)、李佩環就強制她蹲著,手背到背後;第二天沙玉錦、謝春豔,魏某某(惡警)等強制其在辦公室蹶著,頭貼在大腿上,大長腿還得站直,站不直就打,後來蹶得兩條腿不好使了,倒在地上,惡徒謝春豔上來拳打腳踢。

五月份,所謂的「講評」說不合格,霍書平(隊長)、惡警邱陽、王薇、周英凡把於先娜帶到監控室(道班室)強制她兩隻腳平行靠攏蹶著,兩隻手背後用手銬銬上,讓一人(楊鳳玲)把其褲子扒下,周英凡用警棍猛抽臀部、背部、胳膊,打了無數下。看沒有反應,霍書平假裝不知怎麼辦好,於先娜又被偽善所騙,答應說一遍「講評」的話。以後於先娜因不說「講評」的話經常被罰站、罰蹶一宿不讓睡。

二零零六年九月中旬,司法處要到萬家勞教所開崗位練兵表演,萬家勞教所要求女隊參加,白天在陽光下暴曬訓練,晚上還要幹生產任務。一天早上,被關押在十二隊的大法學員於先娜頭暈不能參加隊列走步,姚福昌將於先娜叫出來在廣場罰蹲暴曬,並辱罵說:這是政治需要,你敢不參加。邊罵邊用米尺打於先娜的臉。十二隊的大隊長郭秀麗看到後說:這回你不頭暈了吧!還有丘陽和周管教也讓狠狠的打。

幾年來,於先娜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