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走向成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猶他州的大法弟子。以下是我的修煉點滴體會。

得法已有十年,回想起走過的路,沒有大風大浪,也沒有蜿蜒曲折,也不轟轟烈烈,只是點點滴滴的堅持。從初得法時的懵懂,到邪惡迫害後的清醒,再到正法修煉路途上的成熟,我有太多的話要說,最後匯成一句:謝謝師父慈悲普度,弟子一定會走好走穩最後的路。

一.得法學童

我是九五年底得法的,當時還小,正在讀小學六年級。一開始是媽媽先得法,小舅舅給了媽媽一本《轉法輪》,媽媽從此就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媽媽得法後把我也叫上了,一開始我並不精進,一直都比較被動,要說真正開始學法,那要從九六年開始算起。我沒有經歷像一些同修初次看到法時的激動與喜悅,也沒有經歷過大的病業關,就如家人所說,小時候我總是懵懵懂懂的,稀裏糊塗的,但是好在媽媽一直在旁邊帶著我。記得當時我們每天早上五點半去公園煉功,我坐在媽媽的單車後背《論語》,媽媽和我一起背,聽我背,有錯了大家互相糾正。

媽媽非常精進,過了不久家裏就成立了小型學法點,媽媽到處洪法,回老家的農村洪法,走的時候集體留影,現在相片雖然不在,但是頭腦裏還能清晰的看到那站了三大排的學員,還有師父的法像,心中不由感慨「多少生命在等待這億萬年難遇的法啊」。在媽媽下面的工廠裏有好多打工妹、打工仔都來我家學法,後來人數越來越多,我家樓下的小花園也成立了煉功點。家裏四壁上都鑲著師父的法像、法輪、論語,每天一到晚上八點就準時響起朗朗的讀法聲,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祥和。

二.甦醒

邪惡迫害開始後,朗朗的讀法聲不見了,公園裏迴盪著的煉功音樂依舊在我耳旁迴響,可是原來集體煉功的場地卻變成了耍拳弄劍的場所。媽媽去了北京,再沒有回來。我去北京抱著媽媽的骨灰回來了,我沒有哭 ,我知道媽媽她去了她應該去的地方,我能感覺到她還在我的身旁,並一直在鼓勵我精進。鋪天蓋地的謊言讓人無法喘氣,大法被誹謗,我心中難受,生氣甚至憤怒,面對突如其來來的災難,我傻了眼。媽媽在的時候,一切安排都是聽媽媽的,自己從來沒有做過主;媽媽走了,許多之前修煉的親朋好友都不煉了,他們說你媽媽那麼精進的大法弟子都死了,他們也不想修煉了,甚至有些還走向了反面。但是還是有很多同修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正如師父所說,「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轉法輪》)

家裏空了。惡人們將家裏的大法書籍一抄而空,而我卻束手無策。那段記憶是痛苦的,依靠沒有了,我開始學習自己走路。曾有一段日子腦袋裏都是空空的,就如常人一樣荒度了兩年。師父沒有忘記我,就是兩年後上高三的一天,中午放學回家,我突然很想看《轉法輪》,發自內心深處的想看。我打電話聯繫到了很久沒有聯繫的同修阿姨,我跟她說了我的想法,家裏的書沒有了,但是還有一本媽媽沒有完成的手抄本《轉法輪》,其中還差三章,我去了同修阿姨家三次,把書抄寫完成,躲著爸爸在屋子裏學法。爸爸是不修煉的常人,雖然不支持邪惡迫害,但也不理解媽媽和我修煉法輪功,但是我知道大法好,是爸爸不了解事實真相。開始學法後不久,同修阿姨陸續將當時師父的講法都給我看了,記得當時我每天都盼望同修阿姨有空能來看我,這樣我就能看藏在同修阿姨電子書裏的法了。同修阿姨一般在中午家裏沒人時來,她在一旁閉目養神,我就坐在小板凳上如飢似渴的看法。後來我搬家了,隨著爸爸搬到了市裏,同修阿姨就送了我一本電子書,法都在裏面,當時欣喜萬分,就如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一樣。回想起那被邪惡搜走的書,心裏不覺隱隱作痛,那一次,也是第一次深深的體會到「大法」的珍貴。

自從媽媽走後,邪惡經常去我家要求我簽不煉大法的保證,但從來都不直接找我,而是找我爸爸,每個月都會來幾次,每次都在我爸爸的狂吼下離開。我爸爸是不支持邪惡的,警察來我家騷擾,他非常的生氣,他本是脾氣很大的人,每次那些人來,他都要暴怒一次。最後一次是高三的時候,我爸爸說,那些警察打電話來,說只要你簽了保證書,就取消對我們家的監視。當時聽到這些,我動了親情,我說那簽就簽吧,反正我是要煉的,但爸爸說,「不行,就是不簽,為甚麼要簽,你又沒犯法。」我一聽馬上就清醒過來了,對呀,為甚麼要簽,我又沒做錯,而且,簽就說明放棄修煉大法,是絕對不行的,不簽!後來我爸爸跑到警察局去把他們局長給訓了一通,局長賠禮道歉了,那些警察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三.隨師正法

搬到市裏沒多久後就開始上大學了。高考沒有考好,我去了市裏的一所大專,這所大專很大,名氣也很大,在那裏我結識了不少有緣之士,雖然他們還是常人,但是正如師父說的,都是為法而來的,法的種子已經種在心裏了。上了大專後,一方面我繼續加緊學法,儘量彌補在荒廢兩年時間裏與其他做的好的同修之間的差距,加快步伐跟上正法進程。一方面跟附近的同修聯繫後,自己也知道動態網了,從此動態網就成為我學法、下載真相的最好的媒體軟件。每每師父有經文,我一定不會錯過。

師父在講法中強調大家要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每次讀師父的講法我的心靈深處都被深深的震動著,於是我也決定開始建立自己的資料點講真相。一開始自己宿舍沒有電腦,於是我就回家上網下載像《法網在收》這樣的真相資料,趁家裏沒人的時候趕快打印,下公共汽車的時候就趕快丟一份就走,去街上走一圈,丟一份資料給擺地攤的阿姨。但是覺的總這樣偷偷摸摸的,感覺一點也不好,所以我就決定把講真相的重點放在我的同學身上,大家都是認識的人,我也好開口,同時也能根據他們的反映做出調整。當時多麼渴望自己也能有一部電腦在宿舍,這樣我就可以直接把真相的電視節目和新聞直接拿給他們看。念一動,電腦就來了,來得及時,我知道是師父安排的,一個小型的sony筆記本電腦,爸爸廠裏配給他的。就在我百般強調學習需要電腦的重要性後,電腦歸我了。

有了電腦就著手實施計劃,上網下載了「風雨天地行」。自己先看了一遍,一邊看一邊哭,一邊哭一邊看,大法弟子做的太正太好了,特別是國外的同修,千里迢迢來到國內證實法,喊著「法輪大法好」,當時那一下,那些聲音,我感覺到我每一個細胞都在震動,這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也不是一件普普通通能做到的事。正因如此,我們在國內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好。

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風雨天地行」給我的同學們看,他們需要知道真相,晚上回到宿舍,不想遲疑,因為我知道我今天做的這件事可能會很大,做的好,那就是無數的生命與世界得救,不做,那將是我永遠的遺憾。沒有遲疑,我三大步跑到鄰近的宿舍敲門,通知他們今天我的宿舍有好看的紀錄片電影看。宿舍裏前前後後站滿了人,目光都集聚在了我那台迷你電腦上,大家安安靜靜的看了六十分鐘。看完後我甚麼都沒說,我知道他們回去後會開始思考,思考法輪功是甚麼,真相是甚麼。

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有時走過路過,結交到一些新的朋友,我都會找機會和話題跟他們提到法輪功,提到真相,有認真傾聽的,有在思考的,有糊裏糊塗的,也有不想聽的。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講真相,看到人第一個念頭就是,真相跟他說過沒有,他知不知道真相?

在國內那個壓抑的環境裏,我一個人在學校裏講著真相,有的時候心裏也會覺的很孤苦,沒有人能講講話,能與我分享切磋,我曾去找過我認識的同修,跟他們提起建資料點的想法,可是同修阿姨們覺的這不適合他們的情況,考慮到很多安全問題,但是他們認為如果我有這個想法,可以做,並且鼓勵我做。我就做了,這也就是後來的小型電腦講真相的故事。

《九評》出來後,一開始我有點不解,但看見師父說要退黨,我就二話沒說馬上用真名簽退了,但是簽的時候還是有些思想業在害怕,但師父既然說了,那就是沒錯的,一定要做的。於是簽了名後,好好把《九評》下載下來讀了三遍,因為現在不但要講真相了,還要勸三退,自己要是搞不清楚共產黨是甚麼,那也別想讓別人搞清楚,看了三遍後,開始計劃勸三退。當時覺的勸三退把講真相的難度又加高了,一時不知道從何入手,慢慢的先從自己宿舍的同學做起,和我玩的最好的幾個好友先後都退了,但是肯退的人還是不多。陸陸續續的一直都有人退黨,但是我有一些同學一直都不願意退。在不斷修自己的同時,不斷的用智慧開啟她們明白的那一面,我會堅持下去,我相信他們有一天會明白,會退的。大專三年結束了,我發了一念要來美國,來美國做證實法的事情。

四.果正蓮開

一念發出,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裏,我順利拿到留學簽證,來到了美國,一切順利的讓每個人都吃驚,我知道這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的路。來到美國的進步是迅速的,我能感覺到一日千里的含義。和猶他州的大法弟子一起出去洪法,一起出去講真相,一起去參加法會,來到美國的每一天都是新的,能自由的煉功,自由的學法,我不知道還有甚麼比這更加幸福的事情。猶他的大法弟子雖少,但該有的甚麼都少不了,師父都在看著。雖然猶他州沒有像紐約、舊金山等一些大城市那樣緊張而複雜的修煉環境,但修煉的關和矛盾一點也不會少,不管是個人修煉,還是做證實法的事情,方方面面都可能暴露著每一個學員的執著,但同時也在不斷的去掉執著後使大家變的更加成熟,不斷的提高,整體的力量也越來越大了。

修煉了這麼多年來,「向內找」、「看自己」,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問題出現了,一定是因為自己哪裏有漏了,如果一味的強調別人的錯誤,那就是在幫別人修煉,別的同修認識到了,修去了,提升了,可是自己呢?

修煉路途中,越修就越發現「向內找」、「看自己」的珍貴,遇到問題首先「向內找」,「看自己」,只要願意放下自己,關就過的特別快。在與同修切磋當中,有的時候自己看到了其他同修身上的不足,可是仔細想想,為甚麼叫我看到?我是不是也有同樣的問題,仔細找找,也會發現自己有同樣的問題,只不過表現的層次不同了。有的時候甚至一些自己曾經認為絕對錯不了的事情現在想想也不絕對了,只要一旦觸及了心靈,一旦心裏覺的不平了,不舒服了,那也是因為那兒有漏了。

看到同修的執著,善意的指出,不要帶有任何自我的指出,就可以真正幫助到同修認識到問題所在,但同修修上來了,是因為同修自己悟到了,吃苦後放下了,同修自己修上來的,自己也不能因此生歡喜心。

修煉是神聖的,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不斷的「捨棄」中,我慢慢的體悟到了何為「大自在」。來到美國已經有半年了,在平衡好自己學業的同時,平衡好常人生活和修煉人證實法之間的關係也是修煉的一種體現。以法為師,一切都能處理的很好,就在邁向神。

(二零零七年美西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