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來我曾被非法勞教,四次被劫入洗腦班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1999年7月20日,本廠工會要求大法學員把大法的書交上去,我不願意交書,因此被迫下崗,回家後對著師父的像大哭一場。當時聽說去北京打了橫幅的就要被抓坐牢,在那樣邪惡的情況下,作為大法學員是顧不了許多的,講清真相、維護大法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2000年6月,我和幾位同修上北京證實大法是好的、正的,當時心很正,時時刻刻念著師父的《洪吟》,在北京分局我們堅決要求警察無罪釋放我們,當天我們平安回來了。

2000年底惡警無故將我從家裏帶到本廠招待所關押起來了,當時關在廠招待所好幾十人,過了半個月,迫於邪惡的威逼,一大部份人在邪惡面前表態說不煉了,給放回家了,最後剩我們幾個不願配合邪惡,在邪惡面前堂堂正正的堅修大法,邪惡對我們無奈,最後也讓我們回家了。

2001年過年時,我又被邪惡從家裏強行帶走關在廠招待所,在一起的還有另一位嚴阿姨,我兩個不配合他們,又被關進洗腦班,我又被送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被送回家。回家後,惡人不准我出門,每天早上由監控者帶著去買菜,走一步跟一步。

2002年,我又被惡徒從家裏帶走,第二次被劫持到廣東三水法制學習班(洗腦班),我不聽信邪惡謊言,不轉化。

2003年4月,我又被劫持到惠州司法學習班(洗腦班),我跟惡人說我的意志是金剛不動堅如磐石的,後來惡警把我到送惠州看守所,最終非法判我勞教。

2003年8月,我被強行劫持去勞教所,邪惡經常不給睡覺,蹲小號,強迫背公安六條,幾年來被整來整去,最後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不是本人願寫的「四書」,非常痛苦。

2006年4月,我回老家發真相資料時,被貪財的不明真相的人給告了,被惡人非法抓到了連州看守所,最後被非法判勞教。由於血壓高,勞教所拒收,惠州610第四次把我劫持入三水洗腦班,我連續三個月都不配合邪惡,最後惡人就動用粗暴的手段來迫害我,逼我整天看污衊大法的光碟,一直看到晚上12點,12點過後也不准睡覺,一直讓我困到天亮,惡人又掐我的脖子,用凳子打我,罰我站著端盤子吃飯,用惡毒的語言罵我。由於自己沒有正念,又一次寫了不該寫的東西,2006年12月底才被放回家。

以上是我自己的親身遭遇,寫下來是為了揭露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學員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