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平義、周梅玲在廣東惠州被劫持一年後判重刑


【明慧網2006年2月24日】廣東省珠海市法輪功學員呂平義、周梅玲夫妻倆於2005年在廣東惠州被當地公安綁架,非法關押至今,前不久又強判他們每人8年徒刑,留下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無人照顧。周梅玲為了抗議邪黨暴行現已絕食幾個月。

呂平義、周梅玲是北京人氏,1997年開始學煉法輪功。呂平義學的專業是葡萄牙語、周梅玲學的是俄語專業,畢業後他們雙雙分配到珠海,現實社會的權利金錢讓呂平義漸漸迷失了自我,而且也越來越不快樂,生命到底為甚麼要來世上走一遭?為此他閱讀了大量的哲學書刊,希望能夠找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可惜隨著時間的流逝,都被呂平義自己否定了。後來,呂平義喜得法輪大法後,非常喜悅充實,到處告訴親朋好友。

在跟一位基督教朋友洪法中他說:我們像一隻隻迷途的羔羊,是師父把我們找回來的,說著他流下了幸福的淚水,那是生命找到了人生的歸宿和了知人生意義後的淚水。他還主動拿錢出來購買了大量書籍,為貧困的有緣之士、為大法盡一點微薄之力。甚至把自家的鑰匙給新學員,讓他們隨時到家裏來學法。那時他們的孩子貝貝年齡很小,他們煉功學法總帶著她,貝貝小小年紀就會用師父的話指出大人們不經意中執著心所在,令人瞠目結舌,感嘆大法的神奇。周梅玲在靜心學法中感受法的威力,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一家人都在法輪佛法的普照中。

99年7-20後,呂平義和周梅玲抱著貝貝去北京反映心聲。在韶關車站被攔了下來,轉回當地派出所後,他堂堂正正的對所長坦陳:法輪大法真的是太好了,自己在哲學領域苦思不得其解的人生問題被老師在《轉法輪》裏幾句話就點破了,所以師父太了不起了了,《轉法輪》這本書真的很神奇呀。那個所長仍舊搞不懂,怎麼這麼多高學歷的學者竟然對一門氣功這麼相信。所長不可思議的離去,沒有非難呂平義。

當時惡黨不法人員強制對所有煉功人辦所謂的「學習班」洗腦,以轉變他們放棄修煉此功法。由於當時片面的理解法輪大法做好人,對社會的穩定有促進作用,別為難了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呂平義在洗腦班上寫了個思想體會算是對單位無理非法辦了20多天班的一個回應。回到家中,靜靜的思索後,呂平義覺得自己並沒有據理力爭,自己修煉好功法,沒有甚麼錯,為甚麼要向他們妥協呢?到底誰是社會不穩定的真正製造者?

周梅玲在做出了認真仔細的思考後,依然再次去到了天安門,莊嚴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她被劫持回珠海後就被關進了拘留所。在那裏,管教幹部不准她煉功,強制她睡死刑床等酷刑,但這一切都沒有讓她那顆對大法堅定的心動搖。她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了。

2001年,呂平義和周梅玲被非法綁架勞教三年。周梅玲在廣東女子勞教所遭受了慘絕人寰的酷刑。被暴打被吊銬五天五夜後,由於一時動了人心,違心的寫了「四書」,走了一段彎路。呂平義在廣東花都勞教所亦然。痛定思痛,他們在出來後的幾年中,依然看書學法煉功,堅定的跟隨師父走正大法弟子的證實法、救度眾生之路。

2005年,他們從廣州到惠州,不久就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周梅玲一直抗議這種非法關押,自己做的是最對、最正、最好的事,不應該被判刑,不應該被邪惡無理的迫害。當地公、檢、法在沒任何口供證據的情況下踐踏法律,非法強判他們各8年。他們的女兒貝貝從99年7-20後就與父母分多聚少,經常在功友家吃住,現下落不明。

周梅玲正在絕食抗議對他們的非法判刑。

在此我們真誠地向各界人士呼籲:請伸出您的援手,制止這場迫害。善待大法弟子,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