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個腳印走過的七年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在修煉的路上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過了七個年頭。

得法

我和丈夫九九年一月底同時得法。我沒有煉過任何氣功,甚麼是氣功,氣功是幹甚麼用的都不知道,我得法沒有甚麼障礙,第一盤錄音帶沒聽完就被其中的深奧法理吸引住了,開始一邊幹活一邊聽,後來覺的一句話也不能落下,幹完活坐下來認真聽,聽完第一遍後,心裏非常激動,從來沒有聽到過這些,遂又從鄰居嫂子那裏借來了《轉法輪》和《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我看後深信不疑,自己照著圖示開始學;煉動功,我一開始聽錄音師父就管我了,第一次在鄰居嫂子家煉功,閉上眼睛就看到眼前泛紅、翻花。我立即去書店請了所有的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

我學法煉功一個多星期,身體就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患有嚴重的心肌炎,頸椎病等多種疾病;丈夫患有嚴重慢性肝炎,我們帶著兩個孩子,還有近八十歲的婆婆,常年吃藥打針,整天愁眉苦臉,活得非常痛苦。而學法煉功一個多星期,丈夫的肝區不痛了,臉色由黑黃變成紅潤,我也一身輕,走路腳底生風,沒有病的那種舒服、那種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我們家從此有了歡樂。如果不得大法,我活不到現在,因為我們的病都很嚴重。師父救了我們的命。

在邪惡迫害面前我們沒有迷失方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迫害開始了,那時我得法幾個月,七月二十二號那天,我們全家正在青島,晚上剛住下,打開電視後看到了污衊大法的邪惡報導,因得法晚悟性差,心裏非常難受,不明白為甚麼會這樣,我看到的、感受到的和媒體報導的不一樣,不可能這樣!它們在胡說八道!我和丈夫都是這樣想的,可是彼此心裏都很難過。我們是帶著孩子去青島旅遊的,但已無心玩了,第二天我們就決定提前回家,兩個孩子當時也學法輪功,也理解我們的心情,決定不玩了,回家。第二天,就在我們收拾東西時,我突然看到了丈夫金燦燦的雙影,和本人一模一樣,持續了好大一會,我兩眼一眨都不敢眨的看著,直到最後消失。當時我們都悟到了,師父看到我們對大法堅定的心,顯現出來,讓我看到大法是真實的,它們是在胡說八道,師尊在鼓勵我們。

丈夫回去工作,我帶著兩個孩子趕回濟南。那天天氣酷熱,回到家打開電視,鋪天蓋地全是污衊大法的謊言,我給孩子做了點飯吃了,自己不想吃,躺在床上,心想:大法一定是好的,師父一定是最正的,我已經親身體驗到了。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時,眼前出現了一個大法輪,並且帶有顏色,中間的大卍字符都看到了,由遠而近,我驚的一下睜開眼,甚麼也看不到了。我知道是師父告訴我,我的想法是對的:法輪大法是好的,師父是最正的。

丈夫回來了,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怎麼辦呢?我把回來後看到大法輪的事給他講了一遍,我們毫不猶豫的做出了決定:跟師父到底!我們學法煉功一天也沒有間斷,沒有受到邪惡迫害的干擾,反而更加堅定了。因為媒體邪惡的宣傳,人與人之間見面後就談論法輪功,我能搭上話的,我都會把法輪功是甚麼、我的親身體驗告訴他們,尤其在親朋好友面前,要給他們講明白法輪功到底是甚麼,並且他們也都知道我們的身體不好,現在煉法輪功好了,我的親朋好友多數都相信大法好,還有的在看大法書。

我們在電視上看到邪惡發布對師父的非法緝捕令時,看著師父的照片,心都在流淚,連孩子們都很擔心師父的安危,我說:「沒事,它們就是站在師父面前,師父也不會讓它們看到的。」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在看第一遍《轉法輪》時,就記住了這段話,深信不疑,當時因得法晚,法理沒有現在懂的多,但知道師父是最了不起的,誰都比不上師父。在「七•二零」邪惡的迫害面前,我沒有迷失方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反而更加堅定。

走出來,證實大法!

我沒有走向天安門證實大法,是我的遺憾,因我從來沒去過煉功點,所以消息非常閉塞,當時只認識一個同修,後來還搬家走了。後來在師父的指引下,我認識了幾位同修,師父的新經文我也能看到了,也能跟同修相互切磋交流了。我在法理上提高了很多。

二零零零年,師父的新經文《心自明》、《走向圓滿》、《理性》等相繼發表,我認真反覆學習,與同修切磋,當時由許多同修走出來證實大法。

師父在《理性》中告訴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大法使我開智開慧,想出了許多救度眾生的辦法,如用粉筆、油性筆寫標語等。

在媒體邪惡的蠱惑下,環境非常惡劣,一提及法輪功常人就躲,很少有人相信我們,除非在親朋好友面前,我們才有說話的機會。我們就從親朋好友著手講真相,沒有真相資料,就根據從法中悟到的,自己的親身體驗,自己動筆寫真相資料,寫完後與丈夫一同修改、補充,再拿給同修看,完稿後,讓孩子打出來存在盤上,去單位找機會打印出來,然後摺疊好,外面用紅紙包好,後面貼上雙面膠,晚上出去貼在住戶的門旁邊,有時回農村老家也帶上一些,這就是我做的第一份資料,一直到二零零二年,我們這一塊用的真相資料,都是我和丈夫自己寫的。

建立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師尊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發表了,我反覆學習,倍感責任重大。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們也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走出來的同修越來越多,資料需要量也大了,我們也能得到從明慧下載下來的真相資料了,但是很少,有時只有一張底稿,我主動承擔起了這個責任,等晚上孩子或丈夫單位下班後找機會複印。有時跑好幾趟才能有機會,同修們都如獲至寶,總之做的很艱辛,很被動。

師父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後,震撼了每個大法弟子的心。新老學員、年老年少的都意識到了自己的責任重大,走出來講真相發資料,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是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在《問候》中師父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要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該做的事,精進不停。」我想我最該做的就是要立即建立自己的資料點,能主動的加大力度做好自己該做的。

我想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我悟到的太晚了。我是一個農村中學教師,因為身體不好,也為了照顧年老的婆婆,照顧孩子上學,請長假離開崗位,在家做家務,如果不是師父這樣給我安排,我是沒有機會得到大法的。我發了一個願,我要學會使用電腦。

在家做資料,丈夫也是大法弟子當然支持,立即讓孩子去買了打印機,電腦原來就有。說句實在話,電腦我一竅不通,開關機都不會,又是五十多歲的人啦,但是這些都沒有把我擋住,一個信念:我一定行,我一定能上明慧網,有師父在,有法在,甚麼困難也擋不住。在孩子們的幫助下,我很快突破了這一關,半個月的時間,我就能獨立操作打印。孩子又根據週刊上提供的比較詳細的突破網絡軟件,安裝到電腦上,防火牆、清道夫等全給我配置好,又教我怎麼怎樣使用。當女兒第一次打開明慧網看到師尊像片時,我們全家心情激動無比,雙手合十。

從此我每天都能看到師尊,我很快學會了從明慧上下載真相資料、週刊、師父新經文等。

自從我自己開始做資料以來,每個週五晚上,我都能及時把週刊、真相資料、小冊子等準時送到同修手中。兩年多來,在我的記憶中,沒有拖延過一次,我每次打印之前,都發出強大的一念:請師父加持,解體一切邪惡,誰也不許來干擾我,並且把我的正念也壓在每份真相資料裏面,讓每份真相資料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我注意了多學法,在明慧網上弟子切磋欄目中,許多同修也提醒做資料的同修,要多學法,發正念,我也有親身體驗,剛做資料時,心情也比較激動,又不太熟練,執著於做事,一時間忽略了學法,讓邪惡鑽了空子,差點出了事,我和丈夫立即向內找,這個小區的同修也齊發正念,解體了邪惡,它們甚麼也沒了解到就平息了。

接受了教訓,我每天一大早學一個半小時的法,先背法,然後通讀《轉法輪》,學習新經文,晚上煉功,在上網做資料前,哪怕學一段也要學,或者背《論語》,所以,一直感到很順利。尤其前一段時間,中共瘋狂對網絡封鎖,我只感到有一天上網困難一些,我牢牢記住師父在《洪吟(二)》中告誡我們的詩句:「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我有足夠的正念,有師父的加持,誰也擋不住我,我順利的登上了動態網,正好有新的破網軟件,當時我激動的眼淚都流下來了。下網後我雙手合十,感謝師父,感謝海外同修及時對我們的幫助,我想這是法的威力,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深深體會到學法好,事事順利,無所不能。

現在我做資料已兩年多的時間了,我不但學會了下載現成的資料打印,而且學會了自己排版、製作小冊子、真相卡片、護身符、網頁投稿、退黨聲明等。

《九評》出版後,我就做《九評》,我想不能有依賴思想,要盡自己的能力去做,從網上下載的《九評》,我發現字太小了,老年人看起來困難,下載後我自己從新排版,共二百頁,買了一把錐子,一把壁紙刀,大夾子,重型訂書針,打印出來以後,先用大夾子夾住,用壁紙刀在中間割開(壁紙刀非常快),割出來非常整齊,再用錐子鑽眼(錐子鈍了用磨石磨一磨就很快了)。我都不覺的怎麼費力,眼就鑽好了,再訂上訂書針。這個訂書針很長,抓得很結實,然後在書背上貼上雙面膠(比較寬的那種)把書皮粘貼上(書皮也是自己設計的),皮上也印上博大出版社。我一上午能裝訂五、六本,手和胳膊也不疼。訂製的《九評》很精緻,孩子們看了都不相信是我用手工做的,直到她們親眼見到才相信,同修拿到手以後都愛不釋手。我們這個小區的同修基本上都是發我製作的《九評》。我想做的精緻一點,世人從思想上也能重視,捨不得把它扔掉,以達到救度世人的目地。

我能做到這些,都是師父給我的智慧,我感覺不知不覺中我就學會了操作電腦,有很多東西好像一想做就會,就做出來了,在此建議家有條件上網的同修,趕快行動起來,從現在做起,建立自己的家庭資料點,儘快使資料點遍地開花,跟上正法進程,做遍地開花的一朵,有這個願望,師父就會幫助我們。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無所不能。

圓容好家庭是證實法中不可缺少的

我家人口比較多,上有八十多歲的婆母,下有兩個孩子,還有我的一個姪女從小就跟著我,因為丈夫工作很忙,家務由我一個人承擔,我每天最多睡四個小時的覺,但很少感到困,每天以最快速度處理家務,照顧好老人,剩下的時間我全部用在學法、煉功、做資料、講真相、發資料上,每天忙的不可開交,沒有出去玩過,沒有無緣無故的在外邊閒談過,每天覺的時間不夠用,但是我覺的不忙亂,忙的很有次序。

開始婆母受妹妹、妹夫的影響,對我們學大法、做資料不滿意,有同修來,說的話也不太好聽。後來,她看到我們身體不像以前了,都這麼好,我再忙也沒有忽略對她的照顧,她想吃甚麼,需要甚麼,我都一一滿足她的要求,對她從來沒有著過急。

終於在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婆母說讓她聽聽師父講的甚麼行嗎?從此婆母也走入了大法,她一個字也不認識,耳朵又聾,除了聽帶子外,我把《洪吟》、《論語》抄在一個本子上,把字寫的大大的,一字一句的教她,現在她不但能讀下來,還能背下來了,我又教她煉功,她表現很精進,八十多歲的人,原是一身的病,每年醫藥費得三千多元,師父不停的給她清理,消業時她都明白是怎麼回事,有時還怨自己不能幫我做事。妹妹、外甥、姐姐聽了婆婆的勸說,也三退了,還有婆婆娘家的姪子、侄媳婦、孫女、孫子聽了她老人家的勸說,也相信了大法並「三退」。

我認為圓容好家庭,對證實法尤為重要。

也談「沒有慈悲,就難以救人」

讀過《明慧週刊》第二四六期文章《沒有慈悲,就難以救人》一文,這位同修文章中說:「世人從大法弟子的純善中得到了啟示並醒悟,大法弟子用自己的大善大忍的言行感動了世人,救度著世人。」我有同感。我在講真相中,對方多數都能接受,從中我體會到了善的威力。

前些日子,我給丈夫的司機講真相,他是從吉林來的一個小伙子,他說不信,電視上說法輪功殺人放火、自焚,難道政府還說假話。針對這些,我又給他講了很多,最後他甚麼也沒說,就算了。因為他每天和我丈夫在一起,親眼目睹了我丈夫的為人,有時也到我家來吃飯,我也很照顧他。有一天,他又來我家說:「阿姨,你給我說的法輪功的事情,我一直在考慮,我憑著你們一家人的善良,我相信法輪功好。」我又給他大法真相護身符,他也高興的接受了,並且還給他妻子要了一張。後來他給我說護身符他天天帶在身上。他也三退了,還說:「以後這樣的好事別把我忘了。」通過他,他妻子、姐姐也三退了,他岳父母也接受了真相,護身符也天天帶在身上。

在講真相中,也有人說:「別人說的我不信,你說的,我信!」為此,有的人一家得了法,退了黨團隊。

在證實法中,我體會到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在影響著世人能否得到救度,不修「善」也就修不出慈悲,沒有慈悲,我們就達不到救人的目地。

喚醒迷失的同修

起初介紹我得法的同修(鄰居嫂子),在「七•二零」以後,由於學法不深,受邪惡媒體的蠱惑,放棄了對大法的修煉。她女兒、外甥、兩個妹妹、弟媳也受到其影響,放棄了。所有的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也讓她丈夫(很頑固的邪黨黨員,至今不答應退出)給毀了。

我聽說後騎上自行車去了她家,告訴她不要放棄,一直到我走,她也沒有表態。後來在街上遇到她,又勸她,她仍然不聽,還說了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我聽後流淚了,她還笑話我。

鄰居嫂子和她的妹妹、弟媳曾經親自參加過師父的講法班,跟師父一起拍過照,她的小外甥四歲就跟她修,看到了許多另外空間的景象,還能看到師父。她們的緣份這麼大,根基這麼好,不修實在太可惜了。我一直沒有放棄她,一次次的跟她交流,把師父的新經文拿給她看,告訴她師父一直在等著她。

終於在二零零二年的下半年的一天,她終於醒悟了,痛哭流涕,我把這個情況告訴給了其他同修,大家都很高興,幫忙請了所有的大法書,她的女兒、外甥、她的兩個妹妹、弟媳都從新走入大法,決心加倍努力,補償所造成的損失。現在她娘仨「三件事」做的很好,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最近一連五週,每週都給我送來長長的一串「三退」名單,最多的一週「三退」名單一百零九個,最少一週也有四十個,上門修水管的、收垃圾的、問路的都不放過,並且平時省吃儉用,省下的錢用來做資料。她們在兌現著她們的諾言:要加倍努力,彌補損失,做一名名副其實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各位同修,喚回迷失方向的同修是我們的責任,師父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趕緊行動起來,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喚醒他們,幫助他們共同完成史前大願,跟師尊一同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