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再論政治》,談符合常人形式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日】今天才發現,當時看了師父新經文《再論政治》後冒出的念隱藏著:總算能用政治來針對惡黨了,究其心意如常人一般,看六四的光盤時也覺的常人似的激動人心。今天學了《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大法金剛永純」後猛然驚醒,發現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偏離了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的標準、要求。

我們來在世間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了,我們大法弟子只是在選擇、利用世間的東西做我們應該做的,無論採取甚麼形式,都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意義與內涵,這與常人的差異天壤之別。常人的政治只是人這一個層次的世人一種行為表現,我們不為常人觀念束縛,是在利用常人形式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因為一切都是大法開創的,我們都可以選擇的利用,而我們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也是在最大限度救度一切眾生。在此也希望同修們一同溫習一下師父經文:《修煉不是政治》、《大法金剛永純》。

修煉不是政治

  有一些學員對社會、對政治不滿,抱著這種強烈的執著心不放,從而也學了我們的大法,甚至妄想利用我們大法參與政治,這是褻瀆佛、褻瀆法的骯髒心理行為。如果不去掉此心,絕不會圓滿。
  我在講課中一再強調,常人社會形式,不管它是甚麼樣的社會與政治,都是有定數的,是天定的。修煉的人無須管人間的閒事,更不要參與政治鬥爭。社會上對我們如何,那不是在考驗修煉人的心嗎?不能說我們被搞到政治裏邊去了。
  我們大法修煉的形式就是這樣的,也不投靠任何國內國外的政治勢力。那些有勢力的人不是修煉的人,就絕不能擔任我們大法的任何名譽的和實質的負責人。
  弟子們,你們要記住我們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社會的制度怎麼樣與你們修煉有甚麼關係?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一個修煉者,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
  我們是能夠使修煉者得法成正果,也能使社會人心向善,對人類社會的安定有好處。但大法不是為了人類社會而傳的,是為了你們修煉能夠圓滿。

李洪志
一九九六年九月三日

 
大法金剛永純

  宗教和政治是不能夠合一的,其首領必會為世間俗事而用心。口說為人心向善、回歸淨土,心必邪惡假善,所求必是名與利,權力是世人所求的,名是不能圓滿的強大阻礙,久之其人必會成為邪教的魁首。因為宗教的目地是教人向善,最後回歸天國世界,所講的法理一定高於人類社會的理。如果用於世間政治,就是最嚴重的敗壞天法,神佛怎麼能為人的執著心所帶動參與常人社會骯髒的政治與權力爭鬥呢?這是人在魔性的帶動下所為。這樣的宗教一定會被政府利用參加暴力和發動宗教戰爭,從而成為邪教,危害人類。
  「全民宗教」也是不行的,一、容易改變宗教的教義,形成常人社會的理論。二、容易成為政治工具,敗壞佛法形像。三、宗教首領會成為政客,使宗教走向末法,從而形成邪教。
  法輪大法不是宗教,但是將來的人會認為是宗教,傳給世人目地是為了修煉,而不是為了搞宗教。學大法的人可以很多,但不可以搞成國民即是教民,人人都參加統一的修煉活動。大法的修煉永遠是自由的,不可硬拉任何人參加修煉。
  在歷史的將來,任何時期都絕不能為任何政治所利用,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從而使社會安定,但是大法絕不是為了維護常人社會的這些而傳的。弟子們切記,無論將來有多大政治與權勢的壓力,也不可以為政治權勢所利用。
  永遠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純潔不變,金剛不破,永世長存。

李洪志
一九九六年九月七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