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被「搞政治」觀念拖住的同修


【明慧網2005年5月29日】多日前聽說某老學員不願退黨,我很不理解。近日又接二連三的遇到了類似狀態的學員,認為推廣「九評」和勸退是參與政治了。這對於清醒的弟子早已不是問題,但對於一些對大法弟子修煉形式沒有從法理上完全明白以及沒有及時清理自身黨文化毒素,以至沒有及時跟上正法進程的學員,這個障礙顯得很大。

這些同修表面上也知道大法修煉與歷史上的任何修煉形式都不同,但在潛意識中,在自己意識不到的微觀,仍在拿過去那種為奠定文化而實際演出的修煉形式對照,不能真正從理性上認識正法修煉的內涵,覺得「修煉怎麼還管這麼多事呀?管共產黨幹甚麼?」有的是有怕心,一直以來講真象做得就不夠,基本上是碰上了算,碰不上拉倒,沒有主動的去講。一直不去的怕心再加上邪靈的控制,感覺共產黨掌權,這樣做是反對共產黨、推翻共產黨(其實這裏要明白的是:是共產黨反對我們,迫害我們,而不是我們反對它;我們也沒有推翻它取而代之的目地,儘管它註定會滅亡。)感覺有危險,很難,進而站在邪惡立場上,說風涼話。

這些人的共同點是都沒有認真學師父近期經文及講法,有的像收閱文件似的,新經文拿來看一遍或兩遍三遍就束之高閣了,以為自己「都知道了」。不注意清理自身,覺得自己受毒害少(順便說一下,認為自己比別人受毒害少,本身就是一個認清它的障礙),結果被邪靈控制而不自知。

這是從具體方面說。從大的方面說,這裏還有一個對大法與師父的理解、敬和信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師父講法是不被人的語言、文化、思維和概念所束縛的,只要能講清法理,師父可以「隨意而用」。一切都是法所開創的,三界及人類社會的一切也都是為正法而成的,那麼在正法中,人類社會的一切形式,也都可以為正法所用,這其中就包括被人的概念所定義的「政治」領域中一些形式,如人權會,以及被變異的觀念和邏輯所歪曲成「搞政治」的一些形式,如推廣「九評」和勸退。所做的一切,我們的出發點和目地只有一個,救度世人與眾生。去人權會是因為那裏有等待救度的人,揭露邪黨的惡性劣性,是因為它在害人,而它的偽裝阻礙了我們救人,僅此而已。換句話說,不是因為它是一個「黨」,或是「執政黨」,或是「共產黨」,我們才揭露它,如果是個人,或是其它的黨做了這樣的事,我們照樣揭露。

實際上「搞政治」的反義內涵完全是強加的,對人而言,只要不傷天害理,持有不同的施政主張、見解、觀點,沒有任何罪過,在民主國家這是司空見慣的事,完全是正常的,只是在共產國家要獨裁,打擊異己,才有此邪說。有這樣一件事我記憶猶新:在迫害之初,單位書記找我談話,我就告訴他,我們沒有反對共產黨,也不反對政府,我們不參與政治。他說你不反對共產黨,那你就是擁護共產黨啊,你得聽黨的話呀,我說我棄權,他說棄權也是參與政治啊,棄權不也是政治權利嗎?──你聽聽,連放棄了權利都被認為是參與政治了,這樣看來,只有無條件的擁護共產黨,才可能不被它認為是「搞政治」。如此強盜邏輯,我們怎麼能認可呢?

有同修怕別人說我們「搞政治」。我覺得怕別人這樣說這個執著也得放下,既然我們無心政治,為甚麼不把這個怕也捨去呢?我們只是要救人,常人還可能說我們是宗教呢,可我們並不是宗教。我覺得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可是太執著了也不行。退一步說,就是一個搞政治的人要救你,你就不讓他救了嗎?人們或許對政治有所戒備,但並不見得就是反感,關鍵是我們自己不要有障礙。

如果思維在這一點上打開束縛,就不會一聽「政治」便退避三舍,全身警覺,唯恐越雷池半步的感覺。

簡而言之,大法不參與政治,大法弟子對政權也不感興趣,我們對社會制度、國家體制、財產、土地等沒有任何主張,但並不是說,凡是冠以「政」字的領域,我們都必須迴避,相反,我們完全可以有選擇的善用其中的一些形式來證實法和救度眾生。之所以有所選擇,是因為舊勢力強加了它們的安排,安排得又很差,之所以為善用,是因為我們的目地是救人,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這些形式本身。

必須指出的是,在這件事上有疑慮的同修,如果深挖一下根源的話,其實是對師父的信打了折扣:符合自己觀念的就信了,一旦不符合自己的後天觀念或觸及到自己的執著,便產生了懷疑。這種狀態一定要及時清醒,否則會非常危險──會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甚至毀了你。

讓我們牢牢記住這句話:「師父叫你們走的路一定是正的。」(2005年師父的《新年問候》)「正法中哪,有個理──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你們記住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被處理的都是錯的。因為那是宇宙的選擇,是未來的選擇。」(《2003年元宵節講法》)

以上為在目前層次所感所悟,不妥之處請同修及時指正。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