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師父經文《再論政治》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邪黨幾十年來對中國人的洗腦中,「政治」一詞是邪黨使用最多的,所以老百姓對此的恐懼、誤解和變異的觀念也就最多。在中國生活的大法弟子也同樣容易在此方面有「觀念」障礙,以下是個人在大法修煉中的一點所悟。

首先,邪黨因為知道自己是邪惡的,所以製造了另外一套判斷是非的所謂「標準」,也就是用「帽子」來混淆道德、是非、善惡。我的父親加入中共邪教很早(1949年前),被邪黨灌輸了許多歪理邪說,我讓他看新唐人衛星節目,他說:「反動」、「參與政治」等等,我問他:「反動對嗎?」他突然愣住了,想了想說:「對,張志新反動,但是她是對的。」從而破除了他被強加的「觀念」。

另外,常人對一個事情的定義,不同地區、不同文化對同一個事情、同一個名詞認識也會不一樣,而且很多是隨社會的變化的,比如,「政治」、「宗教」名詞,西方和東方的定義就有所區別,範圍也不一樣,站在常人層面很難說哪個是對的。一件事情在西方可能是政治,在東方就不是政治。在人中如此,在神界的認識和人的認識也會不一樣。

還有,神做事只會按照最正的去做,不會心裏嘀咕是否符合常人的定義,說句笑話,如果邪黨明確定義「公交車上給老人讓座就是搞政治」(邪黨有許多歪理,經常把明擺著的好事說成你幹壞事),我們就認同了嗎?就對老人一路顛簸漠視了嗎?不可能吧。同樣,常人說你參與政治就真的參與政治了嗎?我們沒有參與政治,還怕常人說嗎?當然,我們對常人解釋此問題也是為了救度他們,讓他們從邪黨製造的邪教理論中走出來,恢復正常的思維,才能救的了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