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

  • 再致阿城市「六一零」及公檢法司人員的勸善信

  • 給甘肅省天祝縣父老鄉親們的一封信

  • 再致阿城市「六一零」及公檢法司人員的勸善信

    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上午,阿城法院非法開庭審理大法弟子楊成山一案。這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政策在阿城的繼續,這是阿城公檢法司人員追隨江氏集團、充當其走卒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行徑的再續,是阿城「六一零」及公檢法司部門受黑龍江與哈爾濱「六一零」操縱而上演的一出鬧劇。

    整個審理過程,從迫害法輪功的公訴人到審判長都拿不出任何憲法範圍之內明文規定的法律條款,用甚麼所謂全國人大「×教」的通知為依據,欲給法輪功學員楊成山定罪。那是人民的法律嗎?楊成山說的都是真話,做的也不是違法的事。中共可以任意誹謗陷害法輪功,給法輪功造謠,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就不可以向世人講真相嗎?澄清事實還法輪功師父清白就是犯罪嗎?楊成山沒有罪!法輪功也沒有錯!所謂的罪名都是阿城公檢法人員鸚鵡學舌,按照中共的需要強加給楊成山的,這是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讓正義之士和廣大的世人感到寒心和荒唐可笑。

    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可是這個所謂的「人民法院」卻受黑龍江與哈爾濱「六一零」的背後操縱,反人道反人性而行之, 給法輪功和修煉者強加罪名,說甚麼「×教」如何如何,究竟誰正誰邪?被中共統治了五十多年的中國人,特別是讀過海外《大紀元》時報和網站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的百姓,都已經徹底認清了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政教合一的大邪教,幹了無數傷天害理大逆不道之事,對中國人民犯下了大罪,惡貫滿盈,人神共憤。是天滅中共的時候了。

    阿城「六一零」及公檢法系統,是中共惡黨的御用工具。這些年來你們幹的壞事太多了,到老天要清算惡黨罪惡時你們是難以償還的。不過上天慈悲,再給人一次悔改的機會,所以我們大法弟子 向你們提出忠告: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立即釋放大法弟子楊成山,釋放所有被你們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彌補罪過,你們才有生命美好的未來。如果仍不醒悟,一意孤行,助惡為虐,等待你們的就是萬劫不復的深淵。歷史是最公正的,天理是最公正的。

    我們已向你們多次講過真相,難道你們公檢法司人員真的相信所謂「天安門自焚」這場由公安一手策劃的鬧劇嗎?如果真象中共媒體宣傳的那樣,怎麼沒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去自焚呢?它本來就是公安策劃的漏洞百出的鬧劇。任何一本法輪功的書籍中也找不到要煉功人去殘害自己的內容,煉功不是讓自己身心受益嗎?真正動腦去思考一下,也不會得出這麼如此荒唐的結論。

    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都是道德高尚的人,連地上別人失落的錢財都不要,不會去貪佔不義之財,更沒有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去參與黑社會打砸搶。說法輪功殺人就殺人啦?在阿城怎麼沒有自焚的,怎麼沒有殺人的?你們沒有看見這個事實嗎?相反執法人員把法輪功學員害死了不少,這樣的罪該怎麼算呢?當然你們不會去審判自己,不過後人會完成這大審判任務的,從江氏往下直到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一個也逃不掉。

    全世界都在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將來法輪功會有昭雪那一天,但可不是中共做,我們也用不著它,它本來就不是中華的東西,而是來自西方的幽靈,西方舶來品,樂於殺人以殘害生命為本性。希望在公檢法司這條線上工作的人員,把握好自己,好好想想,記住:要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後者沒有出路,是中共毀掉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法輪功正在從新找回和恢復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和道德傳統,這才是中國人真正的未來,而且也正在改變著世界,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光芒必將照亮世界。

    現在那些對大法作惡者惡報之事不都接踵而來了嗎?在中國迫害大法遭惡報者數不勝數。在此,僅舉當地一例。阿城水利二處原保衛科科長朗明傑的結局是最能發人深省的。此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追隨江氏邪惡集團不斷的迫害法輪功,與阿城公安部門、小區派出所及街道辦密切配合,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職位因此而得到提升。二零零零年在全市大搞洗腦班進行迫害期間,他要把水利二處一些法輪功學員送進洗腦班,但由於水利二處單位及上級主要領導明白大法真相,保護這些法輪功學員,郎明傑的算盤沒有得逞。過後法輪功學員向他講真相,讓他趕快醒悟,可他仍不知改過,繼續敵視大法,結果零一年元旦期間從長春回來的路上,因車禍雙腿膝蓋以下骨折。這本是給他一個警示,但他仍置若罔聞,繼續助惡為虐。零二年大年期間,法輪功學員為了讓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插播大法真相,遭惡人舉報。事件發生後,郎明傑給公安部門提供情況,致使該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五年,遭到嚴重迫害。郎明傑自以為春風得意立了大功,為所欲為的繼續幹壞事,由於他惡習不改,經常上夜總會嫖娼,二零零四年年初在一次大清查時被抓捕,後關押在阿城看守所,隨後單位和家屬花了不小的代價把他保外贖出來,後來妻子與他離了婚,一個原本美好的家庭就這樣被他毀掉了。

    過去這個保衛科長與阿城公安部門相勾結,對於迫害法輪功彼此合作的很密切,可是在這件事上偏偏就讓他郎明傑難堪,能說不窩囊嗎?二零零四年大年前,郎明傑在密山市興凱湖一家酒店喝醉了酒,在興凱湖冰面上身亡,死因不明。有的人說他是服農藥自殺;有的說是因為欠債被害,真正死因到現在仍然是個謎。年後上班時,單位找不到郎明傑,一個多月後,接到興凱湖當地公安通知:郎明傑自殺身亡,這時人們才知道他的下落,竟落個如此結果。他雖然做公安工作,但無法保自己的平安。相反,卻為自己留下了惡名。能說這一切是偶然的嗎?水利二處及街道辦還有很多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雖然沒有像郎明傑那樣遭到了客死他鄉的惡報,也有很多人遭到不同程度的報應。還有很多對大法作惡的人,雖然暫時沒有受到天懲報應,是神佛慈悲,還在給這些人改過的機會。

    阿城「六一零」及公檢法司人員,在你們身邊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例子也不少。通過郎明傑的事例,你們還不醒悟嗎?郎明傑的結局,也是他自己選擇的,他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啊!迫害好人做壞事,最終都沒有好結果。

    目前法輪功修煉者向世人講真相,揭露邪惡,告訴人們,隨著天滅中共的即將到來,歷史到了極其關鍵時刻。佛法慈悲,但威嚴同在,給惡人改正的機會是有限的,如果你們不抓緊時間彌補,就沒有機會了,到那時比郎明傑的結局更可怕。

    望你們三思!

    阿城全體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


    給甘肅省天祝縣父老鄉親們的一封信

    天祝縣父老鄉親:

    你們好?這封信是關於你們未來的大事,請你們務必看完。

    2007年3月,天祝縣水利局高級工程師鄭傅林,因修煉法輪大法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國安特務長期跟蹤下,於2007年3月1日被綁架並非法抄家。3月5日,國安特務又非法劫持另一大法弟子岳峰泰,到其家中非法搜查,搶走了電腦等物品,目前使大法弟子岳峰泰離家出走,現下落不明,其家中有七十多歲老母和未滿七歲的孩子在含淚期盼,情形可想而知。3月6日,國安特務又非法劫持大法弟子張炎福、譚健儒等。

    天祝縣有一個眾所周知的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事實,2000年,當時的天祝縣原松山鄉黨委書記谷玉麟,為了得到邪黨的賞識,派人到厥麻溝村法輪大法弟子劉家藏下了現金5000元,然後帶派出所所長嚴四等人去搜查,找假證。造謠誣陷說:「法輪功不但給上訪者路費,而且還給錢,我們在劉家一次就搜到5000元」。不久谷玉麟在南京出差途中遭惡報忽得中風症,癱瘓兩年多,現智商跟3歲兒童一樣。谷玉麟在當時是該縣年輕有為前途無量的青年幹部,可是他因為求功心切、誹謗天法、自毀前途、遭此惡報,累及家人 。

    也許您會問法輪功既然是佛法修煉,為甚麼還要發傳單、講真相、勸三退(退出黨團隊)呢?因為天滅中共是真實和必然的,中共自建政以來視人如草芥,無故殺人8000多萬,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總和還多;現在中共雖然不像以前一樣殺人,表面上還裝的很「善」,為老百姓做這做那,可背地裏繼續作惡。如果您是上天,您會面對這身負無數命案,血債累累的兇徒該如何公平判決呢?是用天法懲罰它?還是繼續縱容它?

    所以上天已做了安排,那就是天滅中共!此警示已驚顯於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2002年發現的巨石上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在網上搜索「藏字石」就可知更多詳情)天滅中共時會殃及無辜黨徒,所以法輪大法弟子出於慈悲,再也不能見死不救,他們拿出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製作了一份份真相資料,無論嚴寒酷暑,冒著被抓被抄家的危險,悄悄的把一份份真相資料送到您家門口,真心希望你能明真相,真心希望你破除謊言的矇蔽,退出邪惡組織,使你及你的家人保平安。

    善良的人們,請讓我用《慈悲》這首歌告訴你我們的心意:

    慈悲
    你知道我為甚麼告訴你真相,
    不是叫你與我一樣,
    更不想改變你的信仰,
    只想使你明白,
    撒旦騙人的伎倆,
    慈悲使我不願看到你與紅魔一同遭殃,
    天要滅這紅魔,
    神叫我救度這一方,
    慈悲使我不願看到你與紅魔一起遭殃。

    所以現在還癡迷不悟的公安、610、政法委及天祝縣的各層領導及眾生請善待大法、善待大法修煉者。就是給你們及其家人做了功德無量的好事,不要再追隨江氏集團助紂為虐,毀了你們自己的未來。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