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老佛教居士登天梯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婆母今年八十四歲,從十七歲起就開始信仰佛教,已經信了六十七年了。婆母信教的心非常虔誠,為了修佛,在中共邪黨土地鬥爭時十幾個村子選她當幹部她都不幹。文革中公公被造反派迫害致死,在那樣的打擊下也沒動搖她修佛的信念。六十七年來,婆母天天早、午、晚給佛像燒香、磕頭,早、晚還要拜太陽、月亮。她常年吃素,平時哪怕有一點好東西也要拿到佛像前供上。婆母一天書沒念,為了修佛,她自學文化,還學會了寫字。這些年來她看了很多佛教的書,有的甚至都能背下來。婆母在本地佛教徒中享有很高聲譽,一些出家人、居士常來看望她,外地有名的居士也慕名前來拜訪。以前她身體好的時候經常到廟裏參加一些活動。

我和丈夫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就認識到婆母信的佛教已經沒有佛管了。一次我用試探的口氣談出我的看法,動員她把佛像送到廟裏去,沒想到她當時氣的都快暈過去了,大吵大鬧,罵大法,罵師父,到了晚上她連拉帶吐,還說看你們師父能把我咋著。婆母這一氣就是多少天沒完,還說我信這些年了,讓我把佛像送出去這不是趕我走嗎?後來我哭著給老人家賠禮道歉,她才算消氣了。那時我和丈夫經常給她講大法真相,可是不管怎麼說她也不認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鎮壓後,她經常看著我們,有幾次她還半夜出去找我們。當我被邪惡迫害綁架後,她還不理解。在勞教所我被邪惡帶動走錯了路,回來一年多才悟回來。我從新修煉大法後,我就經常給婆母講大法的真相,告訴她這是宇宙大法,是度人的法。同修來我家也給他講大法真相。

漸漸的婆母了解了大法,對大法有了正念。儘管如此,誰要是勸她改修大法,還是不行,她常說:「我修了六十多年了,修的年頭都比你們的歲數大,我能放的下嗎?」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婆母由反對大法到相信大法,到後來特別支持我們證實法。我們出去她也不管了,知道我們做的都是救人的事。她還當著同修的面說:「你們放心,我給你們當護法。」我們覺的時機成熟了,就把一些真相資料和大法書給她看。她告訴我,看《轉法輪》裏面的字都是鑲的金邊。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的一個晚上,婆母夢見一個大香爐一部份壞了,有人告訴她:「讓你兒子給你換上新磚,從新修修。」我幫她悟到:這是師父點化你要改換法門,從新專一修煉大法。如果你再不修,生命就快到頭了。這次婆母動心了,同意改修大法。於是我們和她一起清理她那些佛教書和佛像。誰知第二天她就後悔了,坐那生氣的說:「都拿走了,就剩下我沒走了。」言外之意就是往出攆她(她知道不是那麼回事,但在氣頭上甚麼都說)。當時我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又把書和佛像給她拿回來。這次我沒守住心性,心想再也不管你了,愛咋樣就咋樣吧。

以往大年三十及正月十五、七月十五晚上,婆母都要在佛堂前給親朋好友過表。三十晚上和正月十五晚上是給活著的人過表,保祐他們新的一年裏平平安安。七月十五晚上是給死去的親人超拔,說是要把死去的親人從地獄裏超拔出來,同時給它們免罪。這些年來我清楚的記著,每次做這事的前後,她都要有一場病,一病就是多少天,打針、吃藥也不管用。我告訴她這樣做不對,你沒有能力替人免罪。怎麼說她也不聽,還生氣,認為我們多管閒事。因為年前婆母動了修大法的一念,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幫了她。二零零七年大年三十早晨,婆母一起來就說:「我怎麼甚麼都記不清了呢?在哪燒香也不知道了,火柴也不知放哪了。」我問她:「你還記著你多大歲數了嗎?」她說記不清了。就這樣今年大年三十給常人過表的事就免了。初一一大早,她告訴我們好了,啥都記起來了。我告訴她,這是師父不讓你修那個法門了。下午婆母突然問我們怎麼發正念。我說你想發呀?她說想發。我就讓她先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後來我又讓她加上一句「徹底清除干擾我得法的一切邪惡」。

一天晚上,師父在夢中點化我,說我家有一個爐子,上面沒有蓋。婆母兩次把上身鑽進爐子裏掏東西,兩次都被我拽回來。當她第三次剛要往裏鑽時,我氣哭了,說:「家裏有人,這要沒人,你不得憋死嗎?」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讓我救婆母。我向內找自己,為甚麼婆母在我身邊這麼多年卻沒得法呢?大法真的送到家門口了,為甚麼她就不修呢?原來是我們的善心不夠,給她講真相往往是帶著情去講。

那幾天我和丈夫經常發正念,清除阻礙婆母得法的一切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一天早晨我和丈夫正煉動功呢,婆母進屋就跟我們煉上了。晚上學法,她也主動坐在我們身邊聽法。我看她這是真想學了,我們就教她煉功動作。第一次抱輪,她就和我們一起抱完。現在每天她都主動的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雙盤能盤一個小時。

有一天,婆母告訴我,她夢見一個男的告訴她:「你要找的就是這個,你不是找木子姓嗎?」還告訴我她以前認的師父在六道輪迴中已經轉生成人了,離她不遠。我一下子想起住在附近的A同修。她常上我家來,婆母看見她就高興,就願意跟她說話。還有一位B同修,說話婆母也愛聽,說甚麼也不生氣。記得一次B同修勸婆母說:「你老人家別看修了六十多年了,還不如我們修大法一年的。」(這話要是放在我們嘴裏說,婆母就得生氣)婆母聽了B同修的話,高興的說:「將來都得歸這一法門(大法)。」

這次婆母得法,開始我們沒敢動她那些東西,心想讓她慢慢放下吧。正月初五那天,師父安排A、B兩位同修不約而同的來到家,和婆母談了不二法門的事,勸說婆母把家裏供的佛像和所有佛教書籍都清理掉。婆母高興的同意了。婆母手脖子上帶著一串念珠。A同修說這個也不能留,問老人能不能放下。婆母當時就往下擼,邊擼邊說:「就是座金山能咋的!」在A同修的幫助下很快就擼下來。接著開始清理佛教的書和佛像。我們邊清理邊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婆母的正念,讓她把以前佛教中的所有的事全部忘掉。

第二天,另外空間的亂神操控本地兩個居士來到我家,見佛堂上供的是李老師的法像,其中一個居士不高興的說:「你這老太太,這六十多年不白修了嗎?」還說她們修的才是彌勒。我馬上悟到這是干擾,趕快叫婆母和我到另一個房間,一起發正念。恰好這時又趕來一個同修。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同修來幫助我們的。當我們發正念快到二十分鐘時,這兩個居士走了。我們發正念時加上一念,請師父讓婆母徹底忘掉以前她那一法門的事。兩個居士走後,婆母問:「剛才來的兩個人是誰?是你們同修嗎?」(其中一人以前常來我家,婆母跟她非常熟)。我們聽了真高興,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關鍵時刻再一次幫助弟子。同時悟到為甚麼會出現干擾,是因為婆母的房間沒有徹底清理乾淨。當天晚上和第二天一早,我再次進行清理,又清理出一些物品來。加上昨天清理的,總共清理出五、六袋子東西。

從那以後,婆母學法煉功非常主動,還積極發正念,天天給師父上香、磕頭,心態特別好,臉上也有了笑容了。

不到二十天,她老人家的身體就發生很大變化。她以前尿頻,一天不知要多少次,學法不幾天就正常了。以前口腔潰瘍,不能吃乾飯,一吃就疼,現在也好了。以前每天吵吵迷糊,現在不迷糊了。最明顯的是耳聾沒學法前帶著助聽器,我們大聲喊著說話,有時她還聽不清楚,現在不帶助聽器也能和我們正常交流了。

婆母從心裏頭認識到法輪大法才是她一生中要找的真法。年後有親戚來我家串門,婆母就向他們洪法,讓他們回去都學大法,還讓我告訴遠在外地的大伯哥家的孩子:你奶奶都學大法了,你們也快學吧!

當我寫這篇文章的初稿時,突然感覺渾身有些疼痛。我悟到這又是干擾,一下子想起婆母還有兩件以前念佛時穿的僧衣沒清理,前段時間怕婆母受干擾放在我的房間。一想這也不能留啊!早晨煉完靜功,我就勸婆母,幫助婆母從法理上認識大法修煉的嚴肅性。婆母馬上同意把僧衣送走。僧衣送走後,我渾身也不疼了。

回顧婆母走進大法修煉中來的過程,深切感受到師父對眾生的洪大慈悲。沒有師父的加持幫助,我們甚麼也做不成。當我把寫此文的想法告訴婆母,並徵求她老人家的意見時,婆母非常支持我,讓我好好寫,讓更多的有緣人走進大法修煉中來,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這可是人們生生世世都在期盼的真法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