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領我走正回歸路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回想十多年來師父領著我們修煉的歷程,每一步都花費了師父多少心血啊!我想和同修分享師父是怎樣領我走上回歸之路的。

由於我曾經是佛教中的居士,修煉大法的第一步就是要解決修煉要專一的問題。我由於患有多種疾病,長年不斷藥,苦不堪言。為了追求祛病健身練了多種氣功,後來又皈依了佛教。但佛教不讓練功,仍然不能解決我的祛病健身的問題。後來聽人說法輪功是佛家功,又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我想這正是我要尋求的,就報名參加了法輪功傳授班。在班上師父講到修煉要專一,不能腳踩兩隻船。我心裏很矛盾,無論師父在台上怎麼講不二法門問題,我都聽不進去了。我覺的法輪大法好,但又放不下佛教,畢竟我修淨土宗這麼多年了,實在放不下。

怎麼辦?我得求師父當面給我指點。於是我找到工作人員提出想見師父。我知道師父講課時要清場,要給一千多人淨化身體,他一定很累了。我感到我的要求不合時宜,但是師父竟然同意接見我。我太幸運了,我很高興,又有點緊張。師父微笑著,溫和的說,有甚麼問題啊?我看到師父那麼祥和,緊張的心一下放鬆了。我急忙對師父說,我聽了今天的課,我知道了修煉要專一,但我原來是佛教裏的居士,我修的很虔誠,還出了一些功能,幫人治過病,我有點放不下,但我確實想修法輪大法。師父聽了,笑笑說:「你看現在那些寺院清淨嗎?都成了遊覽景點了」。師父還談了許多,最後他說:「這樣亂的地方,神佛還會來嗎?早就沒有真佛了,你在那裏修能圓滿嗎?」當時我好像一下清醒了,師父說的都對,我在廟中看到的正是那樣。一般和尚給施主拿來的佛像開光,就是拿個小鏡反射光,往佛像上晃,要價還不少。我請了一位老和尚給我請的佛像開光,他卻一邊念經,還一邊和人嘮嗑。這樣哪能請來覺者的法身呢?他們根本開不了光,卻在利用開光撈錢。

在師父的啟發下我回憶起修淨土時的一件事,才恍然大悟。一次一位居士朋友讓我向觀音菩薩問點事,當我倆站在觀音像前,閉目合十唱觀音咒語,不一會我恍惚看到一個人影從觀音塑像上走了下來,但是她穿的土黃色的衣服。我對朋友說觀音菩薩是穿白衣服的,怎麼她穿的是土黃色的衣服。後來一個開了天目的朋友說她看到觀音塑像下趴著一個狐狸。我一下明白了,師父說神佛不到廟裏來了,這不是嗎,廟裏的塑像都被動物附體了。我這樣虔誠的跪拜不也可能被附體嗎?我那點所謂的功能,可能就是那附體在起作用。我回想起過去有一天晚上睡覺時熱的不行,早上起來摸哪,哪有電,我去開門被打了回來。我媽有病,有時我給她劃拉幾下還好使,我曾經還說過所謂的宇宙語。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明白了,我放不下的那點功能,原來是附體功。我想想都有點害怕,我這才把對修佛教的心放下。這裏並不是說淨土宗不好,更不是說觀音菩薩不好,而是在末法時期,很多寺院的和尚並不是真正的在修自己,很多人其實是打著宗教的幌子在敗壞宗教,招來了不好的靈體,所以神佛根本不會管這些人。

從此我決定專修大法,每天都到點上來煉功。一天,煉完功後,去接師父的同修對我說,大家在抱輪時,師父來了,他直奔你走去,在你頭上抓了幾把扔了。我明白了,一定是師父看我堅定了修大法的心,就來幫我清除附體。為甚麼在課堂上師父沒有給我拿下去呢?我悟到是因為當時我還有放不下我那修佛教的心,和強烈的追求祛病健身的執著。我心一擺正,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被附體是很可怕的事,如果不是師父給我清理了,我這一生不毀了嗎?我衷心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決心修法輪大法了,但當時也有阻力。有兩個和我很要好的居士朋友不讓我煉法輪功,她們說:「你修佛修的挺好的,煉法輪功豈不白瞎了」。我一再向她們解釋,她們不聽,說廟裏不行,有在家修得非常好的,非要領我去看那個所謂修的挺好的人。礙於情面我跟她們去了。就在回來的路上,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了法輪功的煉功音樂聲。當時我非常驚喜,我悟到是師父在叫我回來,不要走錯路。我把這告訴了她倆,她們說:「看來你就是那一法門的了,我們各修各的吧,再不拽你了」。我感覺師父就在我身邊,領著我走正修煉大法之路。

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我在夢中也順利的過了一關。在夢中,還是我們三個好朋友在一起玩,我們在天上飛,飛的挺高,玩的挺高興。最後,我對她們說「你們去極樂世界吧,我去法輪世界」。這個夢非常清晰,使我永遠不忘。我把這夢給她倆中一人說了,她也很高興。就這樣我一心專修法輪大法。

後來師父出國了,當面聆聽師父教導的機會少了。怎麼辦?我想只有多學法才能走正修煉路。在我真修大法之後,我真體悟到,師父給我家裏的環境也清理了。

我們煉功點有一些同修,長期受黨文化的教育,很難接受人會被邪靈附體之說。我就給她們講了我親身經歷的幾件事。我媽家的鄰居,倆口子經常吵架,那媳婦很苦惱,來找我嘮嗑。我勸她煉法輪功,給了她一本《轉法輪》,叫她先看看。後來她告訴我,她家不安寧是黃鼠狼附體造成的,她請回《轉法輪》後,那黃鼠狼對她說:「你家有法輪大法,我們不敢進屋了」。原來是母女兩個黃鼠狼在禍亂她家。

另一個是過去的一個熟人,也是家裏遇到麻煩事了,又聽說我修大法了,就來找我問點事。她說她供的佛為甚麼不保祐她掙錢,她家孩子還出了事,她一氣之下把佛像也摔了,就更不行了。於是她就找了一個「高人」給她看,那「高人」說她是被蛇附體了。她來我家時,我正在學《轉法輪》,她看到我就說:「那蛇怕你,不敢進來嚇的它直哆嗦,都影響到我的手腳冰涼」。她還把手伸過來讓我摸,還說:你比它高多了。當時我說:「它不是怕我,它是怕我修的法輪大法」。通過不斷學法我認識到說它怕我也對,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

還有一個是過去練別的功時的朋友,她出了特異功能,能算命,能看病,有時還挺準。唯有給我家孩子看,甚麼都不准。我孩子問她為甚麼?她說:「因為你媽煉法輪功,我的信息進不了你家,上不了你們的身」。我體悟到,師父為了我的安全,把我家的環境和我家人都淨化了。感謝師父的慈悲關懷。我信師信法的心更堅定了。

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脾氣也好了,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上。都很支持我修煉。但是在修煉的道路上要過的關還是很多的。我記住師父的教導,在一些大的問題上,比如在老人遺產的分配上,在單位分房子的問題上,都能做到不爭不氣,隨其自然,關過的很好。但是對利的執著並沒有徹底消除,比如一次我正在房前掃雪,一個鄰居路過對我說,酒家撒廣告酒票(拿票領酒不要錢),大家都去搶,他得到兩箱多。當時聽了很羨慕。還後悔自己沒去要一個。他走後我接著掃雪,剛掃到小樹根下,叭的一下把我摔的起不來了。我馬上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應放下對錢的執著,想到這就順利的爬起來了。

我體悟到,只要我的執著心一冒出來,師父就即時點化我,幫我提高心性。那年看日食,大家都用黑玻璃看,而我用眼睛直接看。正看著鄰居拿來了玻璃片叫我看,當時我很得意的說:「不用,我能看。」說完馬上就甚麼也看不見了。當時我就悟到這是歡喜心和顯示心出來了。師父在點化我呢。

背經文《何為空》,背了好幾天都背不下來,吃完晚飯,我站在師父法像前說:「師父我怎麼這麼笨呢,這麼多天還背不下來。」晚上睡覺,覺的師父對我說:「你心沒空,腦子不淨,想事太多」。醒來後很慚愧,這是師父讓我修清淨心吧。

師父就這樣時時看護著我,我也時時按師父的教導修煉。我過去是個從不離藥的人,從修煉大法後就不吃藥已十多年了。因為師父說它不是病,所以我消業反應,高燒到三十九度多我也沒吃藥,三、四天就好了。有一次腹瀉,一天一夜瀉了二十七次,家裏人都嚇壞了,我對家人說,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堅持不吃藥,很快就好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要走正師父指引的修煉路。

師父為我們付出的太多了,感恩之心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所以無論邪惡多麼瘋狂,我都堅修大法緊隨師,認真做好三件事。回歸路上不停步。敬請師父放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