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吉林監獄(即吉林省第二監獄)非法關押、迫害了很多堅定的大法弟子。其迫害手段極其殘忍下流。下面根據我們了解到的事實,揭露、曝光吉林監獄這個中共「文明監獄」的罪行,徹底解體那裏的邪惡因素。

一、「春風化雨」背後的強制與暴力

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入獄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強制轉化,寫「四書」,如不從,就被押進嚴管小號。朝鮮族大法弟子金成權在03年被關進小號一個多月,受盡了犯人的摧殘與凌辱,洗臉時,犯人拽他的頭髮往牆上撞,用打火機燒眉毛,燒鬍鬚,犯人用手彈眼球,用針扎手指尖和腳心,不讓睡覺,最下流的迫害行為是拽小便處。用刑後再逼著寫了「四書」(即所謂的「轉化」)後才允許家屬接見,否則就剝奪接見權。經過幾番迫害折磨,原本健康的人就會變得形體消瘦,臉色發黑。警察利用、指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身心摧殘,利用威逼、矇騙、體罰、侮辱、打罵、酷刑、栽贓、陷害等等流氓手段,從精神上摧垮,肉體上消滅來達到所謂的「轉化」目地,並以此作為「業績」撈取政治、經濟利益。大法弟子被剝奪最基本權利,不准會見親屬及通信,不准見駐監獄監察組,用扣留申述材料等手段來掩蓋他們的罪行。

教育科李永生、王元春利用「嚴管」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妥協、轉化,而且利用刑事犯人給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用酷刑變著招術折磨法輪功學員,迫使學員「轉化」,被轉化後的學員又和刑事犯混同在一起,搞群體圍攻,實質是繼續給學員壓力,以達到徹底「轉化」。

二、唆使利用刑事犯人對法輪功學員行惡

監獄本是改造犯罪人員的地方,如今的吉林監獄,卻利用刑事犯人殘酷迫害好人──大法弟子,而且這種倒行逆施的行徑一直沒有停止過。

1、嚴管隊是獄中之獄,在這裏,犯人變成更壞的人。凡是送到嚴管隊的學員都叫所謂「反省人員」,都被犯人看著,實行的是法西斯管理模式,一切權利均被剝奪。他們被逼迫每天坐板達十五、六個小時,坐著要挺直腰,脖子還不准動,稍坐不直就會招來一頓拳腳,有的人屁股都坐爛了,有的坐出肺結核、胸膜炎;一天三餐都是一小塊鹹菜、一個窩頭;晚上不准上廁所,甚至連喘氣都受到限制,有人肺部有病,咳嗽一聲也會招來一頓拳腳。

有的監區內設抻床,也叫固定床,就是把人固定在小號的地板上,四肢用四個鐵銬扣住,這樣犯人就可以隨便任意折磨,踢打、往身上踩、用開水燙(王鳳才)、用針扎。更殘酷的是讓人仰臥固定住,然後往背後加東西(棉被、水瓶、木板等),他們叫加壓,就是把整個人墊起來,並起空,四肢被抻緊,手脖和腳脖上的肉被慢慢撕開,骨頭都被抻開了,使人的腰部向上拱,頭向後抑,呼吸困難,憋得人臉色蒼白,撕心裂肺的疼痛完全可以使人瞬間死亡。有的人一抻就是一、二個小時,有的人被抻壞了送去醫院搶救,有的被固定在床上十多天,二十多天,一個月,也有長達二個多月的,肌肉開始萎縮,四肢無力,不能站立,走路需扶牆走,手腳凍壞,身如乾柴,簡直就是納粹集中營的再現。有的學員遭受了多次這樣的迫害。

凡是被嚴管的,最短的一個多月,最長的十月有餘,三、四個月是平常事。

2、利用所謂「學習班」、「心理矯冶中心」、「心理諮詢室」對好人實施心裏摧殘,妄圖把好人變成壞人。吉林監獄在各監區設立「學習班」,利用犯人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手段也是威逼法輪功學員寫「四書」、「五書」,也施行坐木板體罰,如不順從,隨意打罵,有時四個犯人打一個大法弟子,重者踢斷肋骨(石國宏),屁股被木板打的血肉模糊(劉成軍,已被迫害死),多數被打得鼻青臉腫,有的被打掉門牙,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曹中華),有的根本不讓睡覺(九天不讓鄭偉東睡覺)、不讓說話、不讓接觸他人、不准走動,不服者也要上抻床。

「心理矯冶中心」是吉林監獄於2004年4月份開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招術,目地還是強行「轉化」。大法弟子高振剛從05年9月份,被教育科幹事李永生找去談話,進行所謂的心理「矯冶」、「諮詢」,實際就是強行洗腦。李永生帶領三個被「矯冶」的心理已完全扭曲的邪悟人員(白野、閆鋒、鄔慶東)與高談了一個多月也沒達到他們的目地,李永生親自找到「嚴管」的犯人徐志剛,授意其對高下毒手。徐帶領幾個犯人,對高伸手就打,張口就罵,用那些犯人的話說:「吉林監獄裏嚴管隊的犯人打人是有執照的」。在多種壓力下有些學員被迫寫了「五書」,而且根本不是自己寫,是它們念甚麼,你就寫甚麼。被逼迫「轉化」了的大法弟子再被逼著去「轉化」別的大法弟子。

3、吉林監獄目前做「轉化」的主要有兩部份人,一部份是以李永生為首的大約十七、八個人集中在一監區,主要使用野蠻、下流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2006年7月開始,以學員看《經文》、電子書為名,先後嚴管,關小號關了九名大法弟子,他們是姜濤、王儉、張倍齊、田儒凱、劉紅、孫遷,王洪亮、劉洋、還有松原市73歲的大法弟子也被押入嚴管,其中孫遷還上了抻床,被迫害得不行了才給放出小號。另一部份由約十七、八個猶大(即走向反面者),在教育科王元春的帶領下集中在十監區,由教育科直接管理(從2006年10月份開始)。猶大們知道學員長期看不到大法經文,便斷章取義,曲解大法法理,設迷魂陣,多人圍攻一個人,千方百計誤導學員,使有的學員在疲勞狀態下,理念不清時,不自覺的認同邪悟者的說法,最後使學員變成了正邪不分,進而走上邪悟,甚至淪為協助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對於不接受強制暴力洗腦的,就被押入嚴管隊進行迫害(朱德祥)。

三、株連政策使獄警與犯人喪失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

據說吉林監獄獄警的工資、犯人的刑期都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掛鉤。監獄規定定期完成「轉化」任務的,「轉化」一人,獄警得獎金一千元,具體實施不同迫害的犯人可得不同的加分獎勵,得三分減刑四到五天,多的可加十分;如完不成「轉化」任務,從包夾的成員一直到分監區、監區都受株連,包夾人員和組長及護包組人員均扣積分。這種株連使得犯人對堅定的大法弟子產生敵對或仇恨情緒,有些已明白真相的犯人不想幹壞事,就要被扣分。有的犯人為了早日出獄,完全變成了人面獸心的變異人。服刑的犯人如能悔過自新,還有重新做人的機會,即使判了死刑也還有下世的輪迴,可是在吉林監獄的唆使、縱容、誘迫下參與了對大法與大法徒的迫害,在無知中斷送了自己的未來。在吉林監獄的刑事犯人根本不是在服刑改造,實質是為邪惡準備的迫害法輪功的御用工具。

吉林監獄對法輪功的迫害事實,是泯滅良知的見證!這場驚心動魄、滅絕人性的迫害運動必須立即停止!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對吉林監獄以及中國各地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集中營等邪惡黑窩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實予以關注和實地調查,呼籲中國良知尚存的人們關注、制止這場長達七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