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零四年製造藉口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二零零四年四月初,吉林監獄瘋狂打擊迫害大法弟子,監獄利用站崗值勤的小武警士兵10多名,監獄衛生科給他們每人換上一套囚服裝扮成大法弟子,每人手裏握一個木棒到監獄大門口用棒子砸打鐵門,嘴裏喊我們沒有罪,要求無罪釋放。那邊監獄「攻堅辦(教育科)」開始把這個過程錄像,並說法輪功份子要炸監,鬧監,一系列假罪名給大法弟子按上。整個造假證據製作完了,監獄開始向他們主子省監獄管理局,省司法廳,直至省委報告:吉林監獄法輪功要炸監,當場的錄像有記錄,請求上邊怎麼辦,處理。實際就是為了迫害大法弟子在製造藉口,當上面嚴厲鎮壓的密令下達到監獄時,惡警們開始了更加瘋狂的、肆無忌憚的摧殘和迫害。

上報第二天,監獄開始調整和修復已經廢棄了的禁閉室,一共六個小房間,每一間裏面有一張固定床(也叫死人床)。一週後開始抓人迫害,沒有甚麼理由,聽說那個挺堅定的就把你拉來,幾個惡人七手八腳就把你固定上,吃拉都在床上。邪惡變換著招數來迫害大法弟子,監獄與監獄之間還交流迫害大法弟子經驗。第一批被固定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張聞、張維新、楊軍生、史文鋒、雷明。

雷明在吉林監獄兩次被嚴管迫害。第一次被嚴管迫害3個月,上固定床上(也是活的,能拉,把人拉長了直至肢解),雷明被拉長了,腳殘廢了,一瘸一瘸的。2004年3月20日又被嚴管去迫害。他堅信大法,一直不妥協,不管誰說甚麼威脅也好,逼迫也好,就是不配合。惡警一直關他半年多。雷明身體被邪惡給迫害後,從禁閉室放出來時間不長生命垂危,保外了。監獄教育科惡警李幹事,他是迫害雷明的主要責任人之一;惡人孫志剛、丁兆松是迫害的幫兇。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有很多,有些回到家時間不長就離開了人世。雷明於2006年8月6日去世。

長春大法弟子張聞,3.15插播真相後非法判刑,於2002年12月份送到吉林監獄五大隊三小隊迫害。當天惡警張建華指使幾個惡人毆打張聞,把一隻腳打瘸了一個多月。過後惡人對大法弟子說:「我要得分要減刑不聽警察不行,你們每天坐板,不能和任何人說話,不聽違反了就打你。」2003年5月,張聞堅信大法,不承認有罪,向惡警張建華遞交一份申訴書後被叫去訓罵一頓,並且告訴說你們法輪功不能申訴,你們沒有這個權利,又說你把申訴收回說不申訴了,要不就嚴管你。張聞堅持申訴無罪。惡警林玉彬副隊長,張建華管教員把張聞送入嚴管隊迫害,張聞不配合不妥協被嚴管半年多才放出來。於11月份被劫持到二監區,於2004年4月份又被強制關小號上固定抻床迫害,腳後跟被鐵卡子卡的一個很深的一個口子,鮮血直流,走路一瘸一瘸的。

大法弟子鄭衛東,長春九台人,被非法判刑,於2002年5月份送到吉林監獄五大隊二小隊迫害,2002年十月份因鄭衛東不聽惡人劉友的威脅逼迫,不妥協,不配合惡警郭東虎和劉友、施景雨等。在惡警郭的指使下,以劉友、施景雨為首的惡人對鄭衛東大打出手。鄭衛東後坐著的大法弟子制止說:「你們不要打人,打人是犯法的。」話音剛落人就被打倒地上了。打完了,惡警又來訓斥、恐嚇一頓,對這幾個惡人鼓勵說不聽就打。經過惡警林玉彬、郭東彪和惡人研究決定,把鄭衛東搬到地上去坐,二十四小時不能睡覺。迫害在第八天的早上四點左右,鄭衛東在上廁所時撞暖氣片,抗議迫害。被包紮止血後繼續遭受迫害,被固定上床了(為了迫害大法弟子,吉林監獄每個大隊的監舍都有簡易固定床)直至被迫害的身體不行了才給放下來,於2004年2月末隨大批被劫持到四平迫害去了。

2005年大年三十晚上有一個刑事犯人在嚴管固定床上給抻死了。迫害死固定床上這已不是新鮮事了,以惡人孫志剛,丁兆松為首的打手不聲不響的把人從固定床上解下來,到監獄醫院取一付擔架把死人抬到醫院說是搶救無效死亡。在吉林監獄這樣死人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