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論語》洪法記(二)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最近我選擇恭讀《論語》洪法,三個月來,有數十位有緣人被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神奇所感動,而紛紛生起了修煉之心。

洪委員是家長會的成員,任職於診所。前些日子與會長來訪,因為都關心健康問題而談及修煉法輪大法的風潮。初聞《論語》,洪委員覺的身心舒適愉悅,再聽時下背部有兩、三個點微微攢痛,她表示自己有腎臟病史。聽及第三遍,前方出現一影像,當她看了我翻示《轉法輪》書上師父的法像,洪委員驚奇的說「就是他!」「是李老師,」我莊重的回應著,心想又一枚修煉的種子甦醒了。

蘇校長嫻於教育、輔導與文學,是華人世界的重要謎家。因為知識障礙頗深,故一直徘徊在大法邊緣。某日因高血壓型頭痛而坐立難安,我提醒他:師父等你多年,此次試著不帶觀念的聆聽佛法。聽讀《論語》過程中,他臉色蒼白並微微呻吟,十分鐘後,快步上完廁所回到客廳時,臉色已恢復紅潤。我關心的問:「怎麼樣?」他靦腆一笑:「法輪大法好!」

謝校長是位效能指標型的校長,辦學嚴謹,服務過多所學校績效均優。某日同赴議會備詢,等候的空檔她邀我讀法。她雙手結印、閉目諦聽《論語》三遍後,甩動著麻痺的左手問:「為甚麼手會麻痺、背部發癢,還有一股能量一直要將我推出門外?」議程隨後進行,因此無時間交流。翌日見面,也問起同樣的問題。謝校長是西方宗教的教友,親近大法年餘的時間,屬於在家自修的狀態,修煉之初頻尿、怕冷等問題都被清理。因此,我婉轉的說:「您考慮一下專一的問題。」她即刻表示,今晚開始不再禱告了,也更取下兩張夾於胸前名牌內的符咒,接著,忽有所悟的要我再讀《論語》。這一回她的體驗截然不同,除了感到祥和自在外,眼前的顏色不停的變化,最後是一片清亮的光芒 ……。

吳經理是一位開創力十足的人壽公司經理人。因秉公處理公司內一人事問題而挨告,沮喪之餘皈依了某教,皈依後她與先生的身體反而出現了狀況,更因親睹其所皈依者之心性一如常人,而頗感彷徨。有日來訪,特為其恭讀《論語》。讀法聲初起,她即不停的打嗝,第二、三回則跪在地上嘔吐不止,待讀法完畢,吳經理表示身體輕鬆多了。一上車,她便將車上其它法門的飾物作了清理並掛上洪法蓮花卡。翌日,她參與講真相活動後又吐了兩次,糾纏多年的蕁麻疹、頭痛、睡眠品質差及生理疾病問題也一併清除了。

張校長於學校經營上屢獲獎賞,是教育改革的行動者,他於去年榮退。退休前幾度提起要修煉法輪大法,都因工作忙碌便耽擱了。上學期訪視其原服務的學校時,他恰巧回校指導學生。促成此因緣,一切都非偶然。訪視業務結束,在四位校長的注視下我輕聲讀起法來:「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讀及此,張校長雙眼輕闔、呼吸舒緩端坐著進入睡鄉。在場的校長不約而同的噤聲,並停下手邊的工作同聽佛法,這一睡已接近半個鐘頭,至我們必須離開了方輕輕的喚醒他。兩個月後在賞藝茶會上碰了面:他樂呵呵的告訴我:「《轉法輪》已經讀了一段時間,另外,罹患二十餘年的痛風也沒再發作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