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小山村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十月份,一個很巧合的日子裏,我和母親及小妹兩位同修在另外兩同修的相約下,來到一個寧靜的小山村。

走到了路旁一戶幾乎沒有隔離牆的大院,我像回到了故鄉,被一種祥和慈悲的場包圍著。這時,當地同修們倆倆相聚而來,像久別重逢的家人一樣。讓我深有感觸的是一位六十多歲、滿頭白髮的女同修,是步行六里來的。她住的更偏遠,那裏只有她一人修大法,所以不論是學法、交流,她都要到這裏來,而每次都要當晚返回,一位六十多歲的人,往返要走十多里的山間夜路。我真正看到了她那顆信師信法,堅定精進的心,

同修們在一起無拘無束的交流了一個晚上。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中說:「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

在血雨腥風的日子裏,惡黨殘酷迫害大法,小村大法弟子被綁架的事經常發生,有時說一句大法好,邪惡之徒就能把你抓走。有同修多次被殘酷迫害,就是因為修了「真、善、忍」,要做個好人。有的說了真話而被單位開除,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使這裏的同修們家庭造成巨大損失。被非法抄家,巨額罰款,沒收房證等等事也經常發生。同修們在社會和家庭各方面壓力下承受巨難,那期間非法監視、跟蹤、騷擾不斷。有的同修被家人盯的寸步難行。

小村同修整體努力廣傳真相,救度眾生,只要邪惡沒被清除,同修們就徹底講真相不止。那是二零零四年十月初,有位年青女同修在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走脫,但卻不能平平靜靜的回家,更不能堂堂正正的去單位工作。幾經輾轉小同修離開小村,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此時,小村同修和外地眾多同修的整體協調配合下及時在明慧網上曝光了小村的惡人。同修們整體總結了以前的不足,努力純淨著自己,本著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的原則互相提醒,用多種方式揭露當地迫害,對世人講清大法真相和勸善。

在此期間也得到了海外大法弟子的鼎力相助,海外大法弟子打來電話,開始惡警們這個笑呵呵的說:「我接到了台灣的電話了。」那個樂滋滋的說:「我接到美國電話了!」後來電話多的招架不了了,手機、座機統統全部關掉。──清除了另外空間的亂法爛鬼,強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在全球大法弟子共同證實大法救度世人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至關重要的作用,小村全體同修更加精進不停。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五日《走正路》,師父說:「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走正你們的路才是最重要的。最後的時刻,邪惡的因素會減少,環境會寬鬆,世上的形勢會有變化,要求你們走正的路永遠不會變。」

同修們從內心堅信師父,真正溶於法中,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不摻雜各種人心的時候,才能有意想不到的結果。一些世人和迫害者明白了真相,站到正義一邊來。二零零五年三月份,村裏主管迫害法輪功工作的人對大法弟子說:「某某在甚麼地方,給她捎信讓她回來吧。我們不抓她了(指離家的年青女同修)。」經同修多方核實,證實了真實性後,年青的女同修回到了離開半年多的家。從那時起這裏的環境開始寬鬆,這裏有一個「貨真價實、物美價廉」的小商店。每天播放著大法音樂「普度、濟世」。使周圍的氣氛變得祥和,小店的生意紅火,店內有一個小裏屋,不忙時用來學法、煉功。有時村裏主抓迫害法輪功的人也來這裏買東西,看店內主人很自然的走到小裏屋門前,他會很平靜的自言自語的說:「哦,你們煉功呢。」就靜悄悄的離開了。小店也是店內外每位大法弟子面對面、口頭講真相和勸三退的又一個通道和窗口。小村共有六千多人口,大法弟子不到四十人(七﹒二零以後得法七人),四個學法小組,大組定時集中切磋交流。

目前有同修悟到該到更遙遠偏僻的地方去講真相勸三退了,她們為那裏的更多眾生送去福音。

六千人的小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明白大法真相,有兩千人左右(少說也有一千六七百人)已加入三退行列。我們按最底一千六百人計算,佔小村總人數的百分之三十七點五,平均每位同修勸退了四十人。

師尊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非常有限了,我們遇到的任何事情、麻煩、干擾、魔難都是我們提高的機會,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按法的要求做好,路再難,也難不倒真正走在神路上的人。

層次所限,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