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人民幣寫真相短語所悟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師父於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有人說人民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退黨」,(眾笑)我說這辦法真好。(鼓掌)這錢扔又扔不了、銷毀又銷毀不了。」自從師父這次講法發表出來以後,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也都行動起來,利用人民幣寫短語,講真相

我本人當時心態還不穩,雖然也認識到應該去做,而且必須要去做,但行動遲緩,主要是怕筆跡被邪惡之徒認出來,心想:要能搞到鉛字打或圖字章就好了,總是顧慮重重,不能坦坦蕩蕩。和同修交流,知道她們都已做起來,我感到慚愧。她們的行動鼓舞了我,我發正念歸正自己,去掉怕心,也開始做起來,而且越做越順手,越做心態越好,念也越來越正。從開始做到現在,基本上是沒有間斷過,一般情況下,一元、二元、五元、十元、二十元的紙幣,只要從我的手中過,都會被寫上真相短語的。

其實,用紙幣講真相,也是由開始的心態不穩到現在的坦蕩念正;由開始的不太理智到逐漸成熟起來,對用紙幣講真相的意義認識也是由淺入深的。

開始做的時候,不管大小票面都試著用。記得有一次早晨去菜場買豆腐,手中只有一張面值一百元的真相紙幣,攤主又剛開始營業,大面值的找不開,她只好拿著這張真相紙幣去其它攤位調換,結果未成。就對我說:請你等一會兒,就把紙幣展開,寫真相語的一面朝上,放在她的錢盒上,因真相短語的字被我寫的較大,當時等著買豆腐的好幾個人都在圍著看真相短語。我站在旁邊,看著他們,發出一念:誰看誰受益!直到這些人買走豆腐後,攤主才把錢找給我。過後想想,當時雖然沒有怕心,也能有正念,但還是覺的這樣做是不太理智的。應該將大面值紙幣用在購買大件物品上。後來我就將大面值的人民幣提前周轉成小面值的,這樣就不影響每次購物時真相幣的應用,而且二十元以下比五十元、一百元面值的紙幣流動快,也就是能夠接觸到而受益的世人就多。

我每次在人民幣上寫真相時,或發出真相幣時都在心中發一念:誰接到這些真相幣,就是誰的緣份、福份,誰就有可能被大法救度。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在寫真相幣時,發出的是純正的念,救人的念,也是帶有法的威力因素的,能直接清除世人背後的一切不好的因素。而一般世人拿到真相幣時,特別是第一次拿到,發現上面有真相短語,通常情況下是不帶任何觀念的,也就是能用心在讀,這樣人的生命微觀上就能接受到大法的信息了,所以對這個生命是決對有好處的──誰看誰受益。如我有一次去菜場買了一把韭菜用的是五元的真相幣,攤主展開發現有字就認真的大聲讀起來:「天滅中共在眼前,退黨退團保平安;心念法輪大法好,幸福好運伴你走」。這時和她在一起賣菜的四五個人都聚精會神的在聽她讀,我笑著看著她們,心生一念:誰聽到誰受益!讀完後她高興的把真相幣收起來。

我們這裏有的同修以前很少出去購物買菜,現在為了能用真相幣、救世人,也經常出去買菜購物了。就拿我自己來說吧,為了擠時間學法煉功,以前基本上是每週買一次菜,每次多買點,儘量不把時間浪費在買菜購物上。現在也改變了,只要需要就去買。這樣才能不斷的把真相幣用出去,才能使更多的世人受益得救,又能儘快解體邪黨。因為人民幣上有邪惡頭象,也帶有共產邪靈信息,而我們大法弟子和真相幣能直接告知世人法輪大法好,邪共的滅亡將臨。隨著真相幣越來越多,流傳的越來越廣,自然就會在短期內將帶有邪惡之首頭象的人民幣淘汰、滅跡。

另外,我每次在人民幣上寫真相短語時,都將三退電話號碼寫上,以便世人知道三退渠道。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