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利用人民幣講真相


【明慧網2006年7月29日】我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已經走過了七個年頭,在這風風雨雨的摔打中,邪惡被清除的越來越少,我們也魔煉的越來越成熟、理智。世上的一切是為正法開創的,只要我們正念足,在法中修,採用的任何形式都能夠起到證實法的作用,也能夠使我們從中得到提高和昇華。

我是在師尊肯定了這種講真相的形式以後才開始做的。開始時,沒有想的太多,只是要求自己在做的時候要清醒,理智。時間長了,也找到了一些規律。每天準備3-4張,利用買東西的時候就用了,心裏很坦然,做起來也自然。因為我們是在救度世人。一次,買東西給對方錢以後,她看到了,我就笑笑,很坦然的念給她聽,也有的人收到錢以後,看見了,拿起來又反覆看,然後把錢放進口袋裏,多數人根本不看,又把錢找給了別人。

今年三月份,我碰到一個多年不見的朋友,開始講三退,送給他的「九評」和各種資料也都看了,但沒有表態退出,去他家時,對我很尊重也很客氣,他每次都是寒暄幾句就走了。我不知道他的心結在甚麼地方。一次,我把他的電話號碼發到明慧,請海外同修幫助一下。後來,他妻子告訴我,他接到同修的電話以後說髒話,他這種反應也是他妻子根本沒有想到的,我同時從他妻子那裏了解了一些情況,分析他的心結,選擇有針對性的資料,親自送給他看,主動和他交流。

經過這個過程,一次,我去他家,他主動的對我說;告訴你一件新鮮事,昨天,我在門口一個朋友給看了一張一元錢,上印了四句話,是印章印上去的,說的是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事,像是首詩,我當時想把錢換來,給你看看,他不換。我看這回共產黨真的要完了,錢上都有了,這傳播的太快了。我就順勢又和他談了起來,並告訴他,人家為甚麼給您看,這是你的緣份,是天意,我又問了他的態度,這回他說:我考慮考慮吧。我說:我已經給您起好了名字,他笑了笑。後來他主動退出了邪黨,現在夫妻倆走入了大法修煉。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無論你在哪一個角落,在證實法的這盤棋上,只要你用心去做,就會找到自己的位置,抓住機緣,相互圓容,利用好任何形式都會在救度眾生中起到應有的作用。

七月初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樣,寫了四張有真相的人民幣,走出家門,在路上買東西時用去了一張。打算再去買點菜,可是稱完菜以後,我從書包裏往外拿錢包時,錢包不見了,我當時感到很意外:這怎麼可能呢?因為我第一次買東西的地方到這裏也就一個多路口,而且書包從沒有離開我,(書包裏還有光盤和資料)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我的汗也出來了。但我馬上意識到:萬事皆有因緣。我平靜的告訴對方,錢包沒了,去取錢回來再買。

事情過後,整個一上午,心中起伏不定,錢包裏不僅有三張寫好的真相人民幣,還有一張可以證實自己身份的卡,心在這事情的表象上轉來轉去,只想如果出現問題,如何應付,也想到這是干擾,發正念效果也不好。心中有些堵的慌。

到底是為甚麼?師尊講:「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洛杉磯市講法》)在學法中,自己悟到:心裏堵的慌,正是自己有心在那裏,有隱藏的執著放不下。錢丟了,是人最不想發生的事,神能執著錢嗎?想到錢包裏的卡可以證實自己的身份,實際在潛意識中還存在著怕心,發正念為甚麼效果不好,是並沒有向內找到自己根本的執著。

我是家庭資料點,以前,總是想,我的退休費除了生活以外,就是為證實法而用的,從沒有考慮過支出的多少,認為放的很淡。這件事情暴露了自己人的根本的東西並沒有放下,出現問題後,為私,為己這一念馬上就出來了,與法對自己的要求差的太遠了。師尊教導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為甚麼這一念沒有想到拿錢包的人也是世人,他也可以被救度知道真相呀,機緣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利用這種形式讓他們知道真相不正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嘛。

師尊講:「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精進要旨﹒挖根》)悟到以後,心很快的平靜下來了,我連續三個整點發正念,加持拿到錢包的人能明白真相得救。

下午,正好是我們組織的小型法會,我把自己提高的過程講給同修聽,心中有一種超越的感覺。師尊給我們精心安排了正法修煉的路,只要我們認真的靜心學好法,真正的向內找,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同時,任何一種講真相的形式也是我們正法修煉的環境。

以上是自己的體會,不正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