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教授不再憂鬱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樊教授任教於技術學院,從讀大學開始即苦於憂鬱症的糾纏,二十餘年來一直是某法門的修行者,其正式接受身心科治療服用藥物也有八、九年的時間。發病時最難忍受的是左臉頰的緊繃感,其痛徹顏面的緊繃感箍住整個腦袋而造成嚴重失眠與情緒低落問題。在他準備辭去大學教職、自殺念頭強烈的最危急時刻,樊教授幸運的遇見了「法輪大法」。

去年農曆年大年初三,樊教授的同事特別將他推介給我,想尋求諮商的協助。但是我深知諮商與心理治療的侷限性,即使投了目前治療憂鬱症的第一線藥物,另外再配合諮商的服務,也不見得能完整療愈頑固的憂鬱症。而我見證了多位長年被憂鬱症、躁鬱症病業牢牢捆綁的患者,因為修煉了大法而快速的走出生命幽谷,迎向新生。

協談一個鐘頭後,我與兩位大法弟子一起,向樊教授介紹了大法,隔天的九天班課程也邀請他參加。玄妙的因緣、神奇的改變就由此刻開始。

兩位大法學員與樊教授及樊太太一起聆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此前樊教授還清理了數百冊不同法門的書籍。

在聽師父講法時,樊教授顯的焦慮難安,忍到第一堂講法結束後,兩位大法學員見其有些痛苦,於是決定陪其夫婦回家。

在大法學員發正念後,樊教授忽然安定了下來,並道出他當下所看到的離奇場景:「前面掛著一層層的瀑布,溪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坐著一個男子,兩眼惡狠狠的瞪著他,詭異的是,中年男子的左邊嘴角流著血……」

樊教授接著說:「大法師父出現了,並且走向前慈悲的握著該男子的手,似乎在跟他說些甚麼話……」,樊教授稍許又說:「師父隱去,畫面不見了!」

令人驚嘆的是,樊教授左臉頰的緊繃感被瞬間拔除,失眠一週來,當晚難得的睡了個安穩的覺。翌日,他精神煥發的開車載著妻小回老家探望高齡祖母。這一幕被小姨子瞧見了,難以想像的,昨日尚且病懨懨的姊夫竟在一夕之間變了一個人,這也促成了大姨子、小姨子及岳父岳母后來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樊教授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目前仍繼續教書,並悟到了左嘴角流血的男子與自己左臉頰的緊繃感之業報因果關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