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牙痛的經歷體悟到正信的威力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

  • 從牙痛的經歷體悟到正信的威力

  • 豆豆遇車禍,正念強安然無恙

  • 從牙痛的經歷體悟到正信的威力

    文/大法弟子

    前一段時間,是個星期五的晚上,突然間牙疼得睡不著覺。我感到可能是被邪惡干擾了,於是趁著週末兩天休息,每天在屋裏專心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時情況好點,但是總是過不去,特別一到晚上睡覺就開始嚴重,弄得心裏很是煩亂。想起上次牙疼的時候,通過發正念很快就過去了,這一次怎麼就不靈了呢?到週日的時候,上下牙床都腫起來了,牙齒疼得張不開也合不上,左半邊臉和頭都跟著痛。

    眼看第二天就上班了,這種情況怎麼了得?我心裏不斷求師父趕緊讓我過了這一關,雖然同事們現在還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但是我還是不想讓他們看到這種情況。心裏越急,越不起好作用,整個晚上我雖然不斷的發正念、背法、聽師父講法,可還是一直疼得睡不了覺。

    第二天在單位,頭一直昏昏沉沉,同事們也不斷在耳旁吹風:趕緊去看牙醫、吃藥。搞得很是心煩。心裏也不知不覺有了埋怨:到底怎麼弄的?師父怎麼不管我了?到晚上下班的時候,「病情」又開始加劇,而且身上開始發冷。我勉強吃了點東西,回到住所時,整個左半邊臉都腫起來了,牙疼得渾身發抖,整個人簡直要崩潰了。

    這時,我才真正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為了過去這一關,我進行所謂的「專心學法、煉功、發正念」;為了過去這一關,我不停的背法;為了過去這一關,我不斷的求師父,這是多麼大的一顆有求之心哪!邪惡能干擾的了,是因為自己有漏,得真正找到自己的不足之處啊!「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我一邊查找自己,一邊忍著劇痛打開mp3的靜功音樂,煉起了靜功。

    仔細回想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自己的求安逸之心特別強,從而大法弟子的要做的三件事有了很大的懈怠。而且在信師信法方面出現一些動搖,這些日子裏竟產生了吃藥、看病的想法,我覺的這對大法弟子來說是很羞恥的事情,所以一產生這種念頭我就趕緊否定掉。但是還是不斷的往外湧,這固然是有求之心,但我覺的這不應該是我的想法。這讓我回想起在勞教所裏我被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感覺我的思想深處被邪惡隔開了,對法產生了不相信,雖然我法理上明白,但就是有一種似乎不能相信的感覺。出來之後,雖然又經歷了一些魔難,在師父和同修們的幫助下,一直走到現在。但是沒有了被迫害前對師父對大法那種貼心的感覺,一遇到魔難的時候,更多的是產生一種逃避或外求的想法。對同修的受迫害表現的也很淡漠了。對此我也一直很困惑,我怎麼變得這樣了?我突然悟到:這一切,包括現在所產生的不正的思想和行為表現,就是因為當初舊勢力強加給我的邪惡思想還在起作用,我到現在還沒有根本否定,我早就應該把這些不正的、邪惡的、強加的因素徹底清除掉了。

    這時,我感覺被一個能量場包圍著。牙疼?牙齒都已經感覺不到在哪了,哪裏還有甚麼牙疼。我有了一念:任你邪惡如何猖獗,我自信師信法巋然不動,邪惡不盡,除惡不止。我的左半邊臉好像被一層茸茸的東西蓋著,癢癢的,我下意識動了一下,我馬上意識到,腫已經消下去了。這樣,煉完了靜功,我一口氣又把動功也煉了一遍,期間發了兩次正念,直到mp3沒電了。我的這次牙疼經歷也就結束了。

    想起白天同事對我說的話:「趕緊去看牙醫吧!我那次牙疼了一個月,最後還是切斷神經線才好了。」我不禁好笑。更可笑的是,我一直用了三年沒出問題的這個mp3當時突然充不上電了,我就想邪惡真的是窮途末路了,這樣的牙疼都動搖不了我,這個辦法還能有甚麼作用。沒有mp3,照樣煉功、發正念。然而第二天到單位一試,一切正常。

    感謝師父,讓我度過這次魔難,又一次體悟到正信的威力。我也悟到:在任何魔難中,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正念一出,邪惡即除!


    豆豆遇車禍,正念強安然無恙

    二姨家住北方城市哈爾濱。一次二姨一家來我們這裏做客,談話間表妹晶晶給我講了一件發生在她們身邊的奇蹟。

    她們的老鄰居中有一位大法學員,五十多歲,她的哥哥和女兒也學大法。在不久前,她的女兒豆豆出了車禍。當時豆豆正在過馬路,可能是沒有留神,一輛汽車飛馳而至,「吱……」刺耳的剎車聲,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頭正撞到車上,撞的可是夠重的,當時血就流了出來。在場的人都得想,完了,撞死了,司機都嚇木了,這下可闖大禍了!趕快,眾人幫忙送醫院搶救。

    到了醫院,醫生一看腦漿都流出來了,說,這得開顱,而且手術的危險性很大,不論怎樣,這人都性命難保了,並告訴她的家人要有心理準備。

    豆豆和她的媽媽沒有相信醫生的話。回到家裏,豆豆的媽媽陪著她念書煉功,她自己也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的干擾、不承認邪惡的迫害。打坐的時候,鮮血伴隨著腦漿順著面頰流下來,她們知道這是在給清理身體。

    不久,豆豆能下地了,又過一段時間便基本恢復了,到現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經沒人能看出來她曾經被車撞過!

    就這樣,被嚴重撞傷的豆豆憑著正念闖了過來。

    據晶晶和二姨講,這家人被中共迫害幾年來一直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但是她們一直堅持向世人講真相、揭露邪惡、直到現在的傳《九評》、勸三退。

    在崇尚暴力、缺乏正信的當今中共社會裏,可能很少有人會相信這樣的事情了,但是這的確是一個真實的、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而且在修煉者當中並不稀奇的故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