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消除腦血栓假相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 正念消除腦血栓假相

  • 一次正念闖出派出所的經歷

  • 正念消除腦血栓假相

    我96年7月得法,身體有七、八種病,通過修煉,全身疾病不翼而飛。99年7.20以後,邪惡多方面干擾,我多次出現病業狀態,小關一般都能過去。

    2003年至2006年三次過大關,出現腦血栓症狀,人心佔了上風,順從了邪惡的安排住院治療,沒有按法的要求去做。可每次出院後都知道做的不好,心裏悔恨自己意志不堅定。今年春天住院回來後,我反覆學法,尤其學習今年的師父講法。心想:在以後的修煉過程中,一定以法為師,修去各種人心。

    今年5月底,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又被邪惡鑽了空子,這也是因為前幾次關沒過好。當時,早上起床後又出現腦血栓的症狀,頭昏眼黑,全身發麻,走路不穩。我馬上消除自己空間場裏一切黑手爛鬼的干擾,加強正念。心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這次一定要按師父的講法做,信師信法,正念正行,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如果歷史上與誰簽下過甚麼約定,我堅決不承認。只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去與留有師父說了算。當天有幾個同修幫我發正念,都給予鼓勵,我更加強了正念和正信。

    第二天,我說要下地做飯收拾屋子,兒媳不讓我幹。女兒、兒子和兒媳一屋子的人都要把我送到醫院去,我堅決不去,我給他們講:「我理解你們的心願,見我這樣心裏著急。前幾次,你們都送我去了醫院花了不少錢,現在我不去醫院也能好,因為我是修煉人,你們回去吧,我一定能好!」

    第三天我放下棍子,幾個同修跟我一起煉功,每個整點都發正念,第四天晚上,我就一個人去發資料,用自己的行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兩個兒子打電話讓我輸液,我告訴他們不用惦記了,我好了。

    通過這次過病業關,我明白了很多法理,遇到問題向內找,以法為師,凡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都是舊勢力的安排或干擾。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遇事就必須用法去衡量,堅持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不斷去執著不斷提高。

    鄰居和兒女們都親眼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都心服口服,都說:法輪大法就是好!


    一次正念闖出派出所的經歷

    我是一個農村婦女,沒有甚麼文化。96年從農村來到城市時,身體特別不好,患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風濕性關節炎,多處關節腫得老高,走路都很困難,還有神經頭疼、日夜都難以睡眠,精神都不正常了。

    97年,我一姪女告訴我法輪功特別好,很多人煉功後病全好了。就這樣我走入大法。那時候,我特別精進,每天早晨我第一個到煉功點,還去參加集體學法。就這樣沒多久我的病全好了。這更增加了我對大法堅定的心。非常感謝師父。

    就在滿懷喜悅的日子裏,風雲突變,全國上下一片漆黑,就像天要塌了,壓在心裏透不過氣來。邪惡開始抓人不允許煉功;師父和大法遭誹謗,大法弟子遭迫害;那時我的心都碎了,我開始在家學法煉功,從沒有間斷過,我對大法堅信不移。

    2001年6月10號早晨4點左右,我去散發大法資料,身上帶的全發完了,就剩下一份,一不小心被惡警發現,把我抓進了勝利路派出所,他們問我的姓名、住處、資料來源,我甚麼都沒告訴他,他們不甘心,要給我照相,我不配合他們,所長氣急敗壞的用手銬把我抱銬著一棵梧桐樹上,他們就開始忙活了,拿著我的照片到全市居委會,讓給他們提供線索,想找到我的家,找到證據好迫害我。有人還真給他們提供了不少線索,晚上全所警察出動,按提供的線索找我的家。

    我心裏很著急,家裏還有沒有散發出去的資料,還有大法書,家裏人本來就反對我修煉大法,他知道資料從哪裏來的,他肯定會告訴他們,要是這樣就糟了,就要連累到同修,我心裏求師父快幫助幫助弟子吧。那天晴空萬里一點也不像要下雨的樣子,突然間打了幾聲雷就響在院子的上空,所長氣急敗壞的說:「半年不下雨了,這兒有事了,它要下雨了。不管怎樣全部出動。」大多數都跟他出去了,一會,惡警所長跑回來說,沒有走的趕快去推車,車在橋下走不了了。我心裏非常高興,知道是師父在幫我了。最後警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在我家甚麼也沒查出,他們一個個像洩了氣的皮球,沒有一開始那麼兇了。就這樣他們沒有從我身上得到半點好處,他們自己貼錢把我關入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幾天後,只好放我。

    從這件事上我受到很大的鼓舞,從那時候起我更加堅定了對大法的信心。我要堅修到底,因為文化水平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