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老匯觀眾感受深邃中華文化內涵(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鄭海山紐約報導)由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紐約聖誕晚會,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繼續在百老匯碧肯劇院上演第三場。當晚觀眾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他們被晚會的絢麗多姿、場面的宏大、編導巧奪天工的構思、與晚會節目內涵所震撼,並陶醉在以中國舞為主軸,表現中國歷史傳奇故事和多民族的舞蹈音樂之中。晚會在觀眾持久的掌聲與讚歎聲中緩緩落幕。


紐約聖誕晚會在觀眾持久的掌聲與讚歎聲中緩緩落幕


晚會觀眾陶醉於絢麗多姿的舞蹈音樂中,並被節目內涵所震撼。


來自委內瑞拉的米格•安琪•戴資•烏爾巴諾(Miguel Angel Diaz Urbano)夫婦


老消防員弗瑞斯(Vincent Forras)(中)一家九人觀看聖誕晚會

西方人領悟中國古典舞的韻味

紐約高聖初中(Goshen Middle School)中文教師Liam O'Neil今晚帶著三十五名美國學生觀看演出。他說:「這台晚會真是太美妙了,女子輕盈優美,男子剛健挺拔;樂中有舞,舞中有樂;畫中有舞,舞中有畫。他們的舞蹈動作都在講述故事。」

Liam 的不少學生都喜歡《大唐鼓吏》,他們說:「歡快振奮,很有力量。」紐約餐館經理Liz Fromwiller,Kari Fromwiller,建築商Paul Chin表示,太絢麗、太棒,攝人心魄的美,而且那種神聖感很打動人心,是美感和力量的結合,心靈律動的展現。

紐約戲劇演員Mark Lamura表示,在所有節目中,最喜歡那些中國古典舞;中國舞那種優美的韻律和舞蹈動作,有別於芭蕾,很令人驚嘆。Amber Ward女士帶著女兒Emily來看演出,她說自己最喜歡《水袖》這個舞蹈,儘管這個舞蹈沒有任何語言,但她感受到了語言,那就是「水」,那種水的意境。

紐約建築工程師吉姆•哈賓(Jim Hobin)表示,很精彩,音樂、場景、服裝等都很美。舞蹈流暢自如,就像潺潺的流水一樣舒緩,給人很平和的感覺。他說,很喜歡《大唐鼓吏》和《水袖》兩個舞蹈,雖是兩種風格,但都給人舒服而和諧的感覺,有深層的意涵。

感受深邃的中華文化內涵

米格•安琪•戴資•烏爾巴諾(Miguel Angel Diaz Urbano)夫婦來自委內瑞拉,丈夫是建築師,太太是德語和法語翻譯。這次他們來紐約過聖誕節,看到了新唐人聖誕晚會的信息就買了票來觀看演出。烏爾巴諾夫人在接受採訪時說:「節目簡直太好了,太美了,恭賀新唐人電視台辦了一場這麼好的晚會。」她說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把東方的經典藝術和西方的經典藝術完美的結合在一台晚會中,並為中國文化的豐富多彩而讚歎。

烏爾巴諾夫人很欣賞整台晚會對顏色的運用,她說:「整台晚會的顏色非常豐富,但又不是在一個節目中出現所有的顏色。每一個舞蹈的服裝運用幾個顏色,而這幾種顏色搭配在一起很和諧,而下一個舞蹈又是另外幾種顏色,又是很和諧的搭配在一起,而且沒有重複的。顏色都非常明亮,非常豐富。」

同時,烏爾巴諾夫人也表示在一些節目中能感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悲的感覺,而且非常深沉。她說,也許是中國人的靈魂比西方人的靈魂更深沉,中國的文化也比西方的文化更深邃。她說在《覺醒》這個節目中看到了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這令人傷心,尤其是看到母女倆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警察打,這很令人難過,但同時當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這個迫害並起來反對它時,又很令人高興。

《覺醒》震撼西人觀眾一家

文森特﹒弗瑞斯(Vincent Forras)是紐約市的一個老消防隊員,並親自參加了「911」的搶救工作,今晚他帶一家九口人在百老匯碧肯劇院度過了難忘的一夜,他們不約而同地認為新唐人聖誕晚會第三場中的舞蹈《覺醒》是最令他們感動的。

弗瑞斯太太說看《覺醒》這個舞蹈時,她不由自主地從頭哭到尾。聽說中領館給紐約政府官員發信,稱法輪功是×教,阻撓他們來看新唐人晚會後,她表示,「那些欺負人的警察才是邪惡的。中共越不讓看,我們就更要看。那個出現了中共標誌的舞蹈(《覺醒》)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弗瑞斯的準女婿、來自南非的醫學院學生路爾(Agustin Loor)稱晚會為「神奇」(Magical),靈性(spiritual)。最使他印象深刻的節目是《覺醒》,「那種感覺令人精神振奮。」

弗瑞斯曾目睹自己的許多同伴在救火中喪生,他說有了那次經歷,自己學會了用愛而不是用仇恨來對待不幸。作為911受難者基金會Gear Up Foundation的發起人,弗瑞斯說,他與受難者家屬有著密切的聯繫,他將通過基金會網站把新唐人晚會推薦給所有人。他說自己聽說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希望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而把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連在一起,讓中國人民擁有同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