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面對惡人堂堂正正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下午別的同修都到公安局樓下發正念,有一老年同修在一樓發正念。這時國保大隊長進樓看見老年大法弟子轉身就往外走,老年大法弟子跑出去想攔住他講真相,腳下好像有東西絆了一下,身體往前一撲,就抱住了大隊長的腿。王隊長嚇的大喊:「快來人哪!」當即過來五六個警察把大法弟子拽開,王隊長開門就跑出去了,老年大法弟子起身就追,王隊長邊跑邊回頭說:「我的媽呀,(法輪功)盯上我了……」往南跑幾步,一看不對,轉身又往回跑,不一會兒就跑沒影了。

──摘自本文

* * * * *

師尊好!同修好!

我們是大陸邊陲的一個小城市的大法弟子,在師尊的帶領下,我們一直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修煉自己,做好三件事,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和邪惡迫害大法的真相告訴給世人。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晚,有七名大法弟子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當地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有兩名同修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市國保大隊。在家的大法弟子得知同修被邪惡綁架的消息後,立即高密度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有的同修到國保中隊長家講真相,有的找到「六一零」頭子的父親講真相,有的同修和被害人家屬到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講真相,還有的同修到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局副局長家講真相,有的同修和受害人家屬到公安局找國保大隊長講真相要人。

公安局負責登記的警察不讓進。我們互相交流,在法上提高認識,回憶師父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這段法,去掉怕心解體邪惡,突破登記這一關。

我們請師父加持,發正念進公安局。負責登記的警察攔不住我們,以後就不叫我們登記了,我們十一個同修可以隨便的進出公安局找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國保大隊長、中隊長講真相。我們每天都到公安局發正念,面對面講真相,後來國保大隊的頭頭就躲著我們。

八月九日上午,八名大法弟子給國保大隊長講真相時,國保大隊長叫來四名警察往外拽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毫無怕心,發出堅定的一念,警察拽不動我們,解體邪惡的迫害,結果惡警不但拽不動人,還被大法弟子金剛不動的神威嚇的轉身走了。

下午別的同修都到公安局樓下發正念,有一老年同修在一樓發正念。這時國保大隊長進樓看見老年大法弟子轉身就往外走,老年大法弟子跑出去想攔住他講真相,腳下好像有東西絆了一下,身體往前一撲,就抱住了大隊長的腿。王隊長嚇的大喊:「快來人哪!」當即過來五六個警察把大法弟子拽開,王隊長開門就跑出去了,老年大法弟子起身就追,王隊長邊跑邊回頭說:「我的媽呀,(法輪功)盯上我了……」往南跑幾步,一看不對,轉身又往回跑,不一會兒就跑沒影了。

我們每天中午集體吃飯,饅頭、稀粥、鹹菜、大醬、豆腐是我們的午餐。在一個被迫害的女同修家吃過午飯,大家發正念,然後我們對照大法找差距。

我們堅持用大法歸正每個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同修有不足我們都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有不符合法的地方,這種場面真是太好了,我們都好像又回到了「七二零」以前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集體學法,我們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裏,心性提高的很快。這個女同修在一張大白紙上寫道:「我丈夫因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抓。」把這長紙貼到臨街的玻璃窗上,經過的路人都停下來看,有的還念出聲。

後來公安局的人告訴我們:「國保王隊長請了一個月假。」我們識破這其中的假相,就利用這種假相繼續深入的講真相。我們分成兩組,以找隊長為理由,從公安局四樓開始到所有的辦公室講真相,讓他(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她)們都和氣的告訴我們,找國保大隊長要人。我們從四樓一直講到一樓。我們每天都有人在公安局門口,對來辦事的警察和過往行人講真相、勸三退。每天都有人退出惡黨。有一個同修給一個來辦事的警察講真相(好像是個當官的)。這個警察嚇的鑽到車裏讓司機把玻璃窗關上,趕快開走。我們講真相時,讓他們把被綁架的大法弟子放出來,他們就說:「我說了不算。」我們就告訴他:「你說了不算,法輪功師父說了算。」他們馬上說:「對,對,法輪功師父說了算。」

有一次我們幾個人找國保大隊長,剛走到門口,屋內一警察看見我們就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我們馬上接著喊「法輪大法好」。因大隊長不在,這個警察讓把門打開大聲提問,聽我們講真相。我們和他講了三十多分鐘,我們故意大聲講,把別屋的警察都引過來站在門外聽。我們走時,這個警察用手指著我們說:「他(她)們都是法輪功。」

我們悟到監獄也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也應該搗毀,到監獄近距離發正念。

下午我們十一人(年齡最大的六十七歲,最小的八歲)到監獄門口發正念講真相,監獄收發室的兩個人聽我們講真相後,告訴我們找公安局要人。我們告訴來監獄辦事的警察和常人,記住「法輪大法好」。有兩個來探監的常人聽明白真相後,當時就退出邪黨。監獄警察害怕了,先出來三個人站在門口,中間一人拿衝鋒槍,旁邊倆人拿警棍,後來又來兩個人,最後獄警中隊全體都出來跑步、訓練,我們就對著他們發正念。有一個便衣警察(是個當官的)從監獄出來聽我們講真相後,坐到車裏用手指著我們告訴司機:他們都是法輪功。我們從下午一點到四點講了三個小時才離開。

在家高密度發正念的同修說,我們是一個整體,也得走出來。他(她)們先後二次到公安局家屬樓和公安局院裏發真相資料和真相粘貼。他們請師父加持,讓門衛睡覺,然後分頭在公安局院裏(四合院)貼了好多真相粘貼,她(他)們當時沒有一點怕心,就是為了救人,貼完後安全離開。

第二天公安局召開緊急會議,據知情人說:研究法輪功貼標語的問題,如果居委會舉報一個法輪功,獎勵兩千元。大法弟子不為這種假相所動,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

這期間我們不斷在法上交流向內找,找到很多的人心,如執著結果的心、怨恨心、對同修的情、心態不穩、著急心等等,在這六十多天講真相發正念的過程中,這些人心都暴露出來了,有的同修有怕心,對邪惡的迫害也沒能及時上網曝光。比如:同修被綁架的第三天才印發當地同修被綁架、揭露邪惡迫害的資料;第二十六天才印發第二批資料,內容不夠準確,還是沒上網曝光,在同修的催促下,直到第五十一天才上網曝光。

可是上網曝光準確性不夠,沒有如實曝光邪惡迫害的內容,讓邪惡鑽空子繼續迫害大法弟子,製造要非法勞教二年的假相。我們決不能承認這種迫害的假相,同修們都悟到應該去掉這些不好的人心,按照大法修自己,歸正自己,洗淨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