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監獄壓榨奴役、暴利傾銷偽劣商品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被稱為「死亡集中營」,這裏不足三萬五千平方米的小地方,關押了5000餘人,醫療衛生條件都非常惡劣。惡黨的警察們每天強制服刑犯人勞動11個小時以上,無節假日和休息日。監獄為了達到經濟目的,將服刑犯人承包給各個監區長,責令各個監區長每年上繳額定的利潤,而各個監區長為了完成經濟利潤,同時再給自己創造一定的經濟收入,這樣就無限度的壓榨服刑人員的勞動力,而一點勞務報酬也不給。

更為可笑的是,惡黨將犯人食堂承包給監獄警察,並責令承包人每年上繳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指標。獄內超市暴利傾銷偽劣商品。

一、嚴重超時壓榨奴役勞動力

牡丹江監獄共二十二個監區,除一、二、三、四監區外,其餘監區每天早6點出工到車間幹活,晚6點收工,(自2007年10月1日起改為晚5點收工),服刑人員每天在車間勞動十一至十二小時,週六、週日不休息,平均每週每名服刑人員勞動時間在77小時以上,在這種情況下各個監區為了搶生產任務,還經常向監獄請示加班至晚9點,勞動中不給犯人配發勞動保護用品,因此對犯人身體損傷嚴重。

大法弟子於宗海就是這樣被奴役致殘。2006年8月末,由於超強勞動,於宗海在車間幹活時左眼碰傷,淚腺斷裂,監獄醫院讓上外面醫院治療。可是,六監區幹警讓家屬給拿錢,否則不領出監獄治療。於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監,家中已無人無錢,獄警說:「如果他家不給錢,他眼睛瞎了也不管。」於宗海弟弟交了錢,才在牡丹江紅旗醫院眼科做了檢查,可是錯過了再接手術的最佳時間。

牡丹江監獄不顧百姓的健康,生產的衛生筷子不僅供應本市,還向日本出口,這些產品帶有很嚴重的傳染病毒、細菌和疥蟲等等。這些人10-20天都不洗臉,每天幹12小時的活,沒完成任務的人回到監獄還得「碼坐」。這樣的強體力勞動使有些人幹活回來不能及時洗臉,以至於錯過了洗漱時間,身體欠佳的人還得被惡警打罵。以上這些事情監獄嚴密封鎖消息,誰把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會遭到惡警及犯人的毒打。

2004年就有一個犯人因把監獄向日本出口的方便衛生筷子有病毒和細菌的問題寫在紙條上,想夾在筷子中送到買主手中說明真實情況,結果被檢查人員發現後查到了那個犯人,獄警用電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抬去醫院根本不給治療,幾天後死亡了,家裏人來探監,獄方不讓接見,也不告訴家屬事實。

二、監獄商店暴利傾銷偽劣商品

監獄共有兩個商店,一個是接見室、一個是獄內超市,其商品價格超出市場零售價的200%以上(一般商品)個別食品價格超過市場價的十倍甚至更多,舉例如下:

高露潔牙膏(120克)7元(市場零售價3元) 假貨
雕牌洗衣粉(350克)3.5元(市場零售價1.25元) 假貨
雕牌透明皂(500克)5元(市場零售價3元左右) 假貨
千惠衛生紙一代24元(市場零售價10元)
西瓜(夏季七月份)20元/10斤(市場零售價1元)
黃瓜(夏季七月份)1.5元/1根 冬季 4元/根
蔥(夏季七月份)8元/捆約1斤 冬季30元/5斤-7斤
方便麵:(東三福、好勁道)40元一箱,市場價28元
燒雞: 25元(一斤半)/只   
豬頭肉 15元/7兩
……

由於商品過多無法一一舉例,監獄內設兩個小飯店,而且將犯人食堂承包給監獄警察,並責令承包人每年上繳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指標。其一是犯人超常接見室、另一個是獄內犯人飯店,其飯菜價格達到了三星級酒店的標準:

炒土豆絲18元/盤
熗花生米18元/盤
鍋包肉 35元/盤
豬肉芹菜水餃 16元/30個或20個約半斤不足

……

為了增大消費,促進銷售,監獄規定犯人接見、郵包要錢,在監獄商店購買高價的食品和生活日用品,這樣一來服刑人員有家管還好一點,沒有親人管,其生活就可想而知了,就連服刑人員的被褥都得自己解決,包括內衣褲(監獄不予配發)而監獄為了牟取暴利,一律從市場進一些假貨,次貨和過期貨來坑害犯人。

可是監獄服刑人員伙食極差。自2001年底至今,牡丹江監獄犯人伙食極差,按照規定每名犯人120元每月的伙食費,而監獄供給犯人的食物按實物計算,現在每名犯人(改善後2007年7月13日以後)每月伙食費約合50元,而改善以前(2007年7月13日以前至2001年底)犯人伙食不足30元,(按發放到手中實物計算)監獄給犯人吃的一律是嚴重變質霉變的陳化糧。

監獄除每週二、週五中午給犯人供應一頓大米飯(限量每人約半斤米飯,一律是嚴重霉變的陳化糧大米)以外,其餘早晚一律是黑麵饅頭,(週六、週日是白麵饅頭),每頓飯限量,早每個犯人3兩左右饅頭一個,中午半斤饅頭,晚上3兩,而供給犯人的菜(副食)除節日外一律是白菜湯,土豆湯,其湯可謂三清,即缺油,少鹽,少菜,跟豬食差不多少。

在牡丹江監獄的這種管理方式下,監獄犯人各方面壓力極大,而監獄為了強迫犯人勞動,動不動不予減刑、關禁閉,而禁閉室是更邪惡的地方,每天只給犯人約二兩糧食,不許犯人鋪行李,冬夏只許犯人穿一套空心棉衣(不許穿內衣),總體上看就是用冷,餓,打等方式折磨犯人,監獄犯人在長期壓力下,心理嚴重扭曲,形成了一種嚴重仇視社會的心理,與其說監獄是保障社會的安全的機器,不如說監獄是給社會製造隱患的場所。

為了應付領導,包裝造假。二零零四年,司法部部長要來了,提前二十幾天就開始給犯人吃好的,吃炒菜,還有肉(其實是摸不准何時來,否則不會浪費那麼多東西),一些刑事犯人竟然有了一種錯覺,認為共產黨現在對犯人開始好了,你看吃的多好,收工也早了。可是大多數刑事犯人早已看透了它的那一套。當司法部長到監獄溜達一趟走後,又開始吃起玉米磨碎了像飼料一樣的發糕了,出工時間又加長了,部長來時整個監獄的表現簡直緊張得了不得(因為他們對共產邪黨自己也是相當畏懼),監獄下達通知,哪個監區出了事(看出了破綻)哪個監區大隊長回家(被開除)。監獄從外面租來了盆花盆景,一盆十元或幾十元,整個監獄擺得像個花市,本來監舍一室30人左右,現在只擺上四張床,把所有受過虐待的人,怕他們喊冤都藏了起來,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起藏到大樓地下的大菜窖裏,為保萬無一失,派「犯人頭」和警察看守。這種事情簡直是家常便飯,大官來了大包裝,小官來了小包裝。

二零零五年香港、台灣來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監獄參觀,第二天監獄新聞報導說:香港、台灣客人參觀犯人的食堂,看見鍋裏熬著一大鍋肉都感到驚訝。其實每次有重要人物來參觀,監獄都要弄出這種假相騙人。實際上犯人每天吃的非常粗劣,多數犯人每天要出十幾個小時的工,像機器一樣每天高速度地拼命不停地運轉,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數犯人身體相當虛弱。

三、 服刑人員豬籠式管理,監獄醫院更是缺醫少藥

牡丹江監獄服刑人員生活空間小,平均每名服刑人員不足1.3平方米,每36平方米一所監舍住28人至32人,由於人口密度太大,監舍空氣十分渾濁,除犯人在車間勞動外,一律關在監舍內,無任何戶外活動時間(牡丹江監獄空間狹小,關押犯人多約5000名),除了一個周長200米的操場外,根本沒有也不具備犯人活動的空間。

監獄醫院不具備治病能力,更是缺醫少藥。由於監獄犯人勞動時間長,無任何活動空間,居住環境差,這樣再加上犯人食堂伙食太差,所以在長期營養不良的情況下,每天又超時超體力勞動,所以犯人總體健康狀況十分差,如果犯人得了感冒,拉肚子等小病還可以,如果得了重病,那麼就得自費到市裏的公安醫院就診,如無錢,那麼犯人也就只有等死了。

甚至倒賣獄警編製,將二十多名獄警的公務員編製賣了,美其名曰:你們是「企業編」。聰明者上網一查才知:公務員編製被人頂替了,賣給別人了。那些買編獄警的素質可想而知!

監獄總機:0453-6404715
總機內線:8000
獄長陳壽剛: 6404715 8000轉8388 手機:13904676888
政委於景和: 6404715 8000轉8388 手機:13904835888 13904935558
政治處主任孫久傑: 6404715 8000轉8298
紀委書記李斌: 6404715 8000轉8398
教改科科長宋曉彬: 6404715 8000轉8333 手機:13766603777  6179431
教改科副科長趙鵬 :6404715 8000轉8750 手機:13945326218
獄政科科長周金平 :6404715 8000轉8799 手機:13945345260  6179479
獄政科副科長王旭輝 :6404715 8000轉8662 手機:13704534000
獄偵科科長王輝 :6404715 8000轉8651 手機:13504830585 6179535
改造副獄長欒景和(主管監區領導):6404715 8000轉8378手機:13904935558 手機:13766641111 6663333/6666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