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大法弟子張洪權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看到大慶大法弟子張洪權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的消息,心中很是悲痛,又一個大法弟子在邪黨的迫害中被奪去生命。

我和他是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牡丹江監獄內認識的,我當時被非法判刑關押在牡丹江監獄十六監區。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他被邪惡由哈爾濱監獄轉移牡丹江監獄迫害,也被分到十六監區。監區教導員鄭玉和立即安排犯人把我們看管起來,互相之間不讓接觸。但我們還是找機會進行了短暫的交流,他告訴我在哈爾濱監獄關押的大法弟子迫害的非常嚴重,為了轉化大法弟子和阻止煉功,用盡各種殘酷的手段,其中有一個同修被活活打死後,邪惡為了掩蓋消息,便把哈爾濱監獄內關押的七十多名大法弟子秘密分散轉移其它監獄,有二十名大法弟子被轉移到牡丹江監獄。

在哈爾濱監獄,冬天把他衣服扒光投到冰涼的水池裏凍泡,一凍就是幾個小時,致使他後來一直走路都打晃;利用犯人毒打他,我見到他時,有一隻手被打的不能動彈,手上滿是血泡;不讓睡覺,經常關押小號,轉監時還是剛從小號裏提出來。他還給我講過一件事,一次邪惡放誹謗大法的電視,他上去把電視關掉,立即七、八個犯人上來毒打他,致使他幾天起不了床。每次關押小號,他都絕食反對迫害,邪惡之徒就灌食迫害。

到牡丹江監獄十六監區,第一天教導員鄭玉和找他談話,讓他蹲著,他拒絕,鄭玉和打了他。當天晚上和第二天晚上他拒絕報數,第三天教導員鄭玉和,指導員王旭,幹事盧曉輝就把他押入小號迫害,開了押期1個月,後直接將他轉入三監區迫害。在小號裏,他絕食絕水十天反對迫害,小號惡警送他到犯人醫院灌食,灌的都是濃鹽水,他痛苦的不斷嘔吐。

到二零零五年七月放他的那天,我趴在窗口看到他走路更加晃了,聽說在三監區也受到了殘酷的迫害,有一個包夾犯人叫彭四受惡警指使經常毒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