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溟被團河勞教所殘酷迫害情況補充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以下是對大法弟子於溟二零零六年遭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情況的補充,曝光惡警將於溟長期捆在椅子上長達三個月不放,將他迫害致全身肌肉萎縮,骨瘦如柴。於溟現被惡警非法關押到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

大法弟子於溟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在北京被國安特務綁架、非法關押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於溟一直絕食抵制迫害,惡警將他拉到團河醫院迫害。據悉,北京調遣處惡警想把於溟弄到新疆或河南、河北等地非法關押,但是這些地方都不接收,只好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把於溟從團河醫院關入團河勞教所。

於溟被非法關入團河勞教所之後,惡警就緊鑼密鼓不擇手段的「轉化」他,強制給他穿上勞教服,於溟當時脫下勞教服並全部撕碎,絕食抗議並大聲呼喊: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勞教人員,我是被綁架的,不穿你們的勞教服,也不吃你們的勞教飯……。

第四天,惡警使用暴力對於溟進行野蠻灌食,於溟拒絕配合,惡警郭金河、龔偉、劉國喜帶領巡邏隊十七、八個人,把他從二樓拖到了樓下五、六十米遠的醫務室。在這過程中,於溟極力反抗並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我是被綁架的!」那些穿皮鞋的警察用腳後跟跺踩於溟的腳,連拖帶拉,致使於溟的衣服、褲子、襪子全部磨破,腳部嚴重受傷,幾天後大腳趾甲脫落。經過這次,邪惡之徒一看沒用,以後就不敢再拉於溟出來灌食。

為了使於溟屈服,惡警用繩子把於溟的脖子、胸、腰、手、腿固定捆綁在椅子上,白天黑夜都不放開,大小便也不全鬆綁。於溟一直拒絕配合灌食,一直拒絕配合邪惡的一切命令、要求、指使,對邪惡進了全盤否定,每天只要清醒就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我是被綁架的。」樓上、樓下和操場上的人都能聽到。惡警害怕了,特意花了四萬多塊錢裝了一個所謂的「高級套房」,牆壁鋪上隔音板,再用厚海綿包起來,地上鋪上了厚厚塑膠,屋裏裝有監聽、監視設備,還安裝了大功律的音響。這樣外面就聽不清於溟喊的是甚麼了。

但就這樣惡警還是不放心,因為於溟利用其他勞教人員早上出操、中午吃飯的時候,就會拼盡全身力氣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我是被綁架的!共產邪黨迫害信仰、迫害人權!」每當此時惡警就把音響開到最大音量。

於溟一直堅持著,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就這樣,大功率音響震壞了兩個。其間,惡警將十二個犯有吸毒、偷竊罪的勞教人員分成四班倒,每班三個人,每班六小時,二十四小時看管他,這三個人時刻守在捆綁於溟的椅子的前面、左邊和右邊。一是看他生命有沒有垂危的跡象;二是防止他喊,一發現他喊立刻放音樂,並用毛巾堵住他的嘴;三是灌食時按著他的腦袋,不讓頭擺動。由於惡警連續不間斷的捆綁和暴力野蠻的灌食,於溟已經沒有力氣動彈了。可是惡警內心還是十分恐懼、心虛,從二零零六年九月中旬左右一直到年底,一直把於溟捆綁在椅子上。

因為於溟的心臟驟停了兩次,惡警從團河醫院叫來了幾個大夫會診,認為這樣下去生命肯定有危險。其中一個大夫堅持必須把人放下來,此時惡警才把繩子解下來,把他放到床墊子上。當時於溟的手、胳臂都抬不起來了,體重從原來的一百六七十斤急速下降到九十斤左右,腰也直不起來了。

緩了一個階段後,於溟仍堅持喊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立刻停止非法關押停止迫害!」而當看管他的勞教人員試圖再一次堵住他的嘴時,於溟威嚴的正告他們:「我是被非法被綁架的,誰再敢阻止我維護我的權利,再敢迫害我再助紂為虐,我就叫你們現世現報。」

經過長時間的接觸,看管他的勞教人員也有了些了解,因此小聲的說:我們也是被逼迫的,它們在監視器裏看著呢,不這樣做我們就會被加期,你也犯不上和我們這麼拼命,這樣吧,你再喊時我們把毛巾放在你嘴邊,假裝摁著你,堵你的嘴,你愛怎麼喊就怎麼喊吧。

就這樣,惡警們用盡手段也不見效後,利用新年的時間把團河勞教所「老西樓」整個騰出來。一樓臨時讓伙房的勞教人員搬過來住,二樓、三樓空著沒人,在三樓又花了幾萬塊錢,裝了個像歌廳一樣的隔音設備、監視器等齊全的房間,牆壁也用隔音板包上海綿,這回連窗戶也堵死了,門也用海綿包上了,然後把於溟從東樓挪到了「老西樓」單獨關押。於溟這時已經被迫害的全身肌肉嚴重萎縮,骨瘦如柴。

北京惡警用盡辦法也動不了於溟的正念,只好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把他轉關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由於於溟的身體被北京團河勞教嚴重迫害,在馬三家二所六大隊關了幾天後,就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醫院(即非法關押高蓉蓉的醫院),一直至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