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內訴江賊,大法弟子於溟被數次秘密轉移


【明慧網2004年10月5日】瀋陽大法弟子於溟於2004年9月14日被秘密轉押於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河北省第一勞教所(郵編:063021),希望知情者提供該勞教所的電話及隊長姓名和電話。

此前,於溟一直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秘密單獨關押(所內少管隊),於溟寫訴狀上告江澤民對大法弟子及他家屬所犯之罪行,被隊長私下扣壓。

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少管隊的隊長曾公開說:於溟起訴江澤民,我們怎麼敢把這樣的起訴書交上去。再說了,現在起訴江澤民的信多得要用麻袋才能裝得下,我們交上去他們(檢察院、法院)也不敢看啊!惡警恐懼之下,加緊迫害,於溟一直以絕食抗議。

大法弟子於溟不到30歲就成為瀋陽市服裝行業一位頗有成就的商人,他的服裝廠先後為社會吸納了上百名下崗工人。1999年7月20日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他以自身修煉後身心受益、事業有成的經歷向國家上訪,反映民情,卻被多次關押迫害。他的父親因承受不了打擊含冤去世,他的愛人也因遭受牽連而被關押,廠子也被迫關閉。只留下3歲的女兒,孤苦伶仃,無人照料,後幸為好心人收養。

於溟曾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關押迫害一年半,因傲視邪惡之徒、決不妥協,後又被非法延期10個月,轉至北京市勞教局調遣處集訓隊進行「嚴管」迫害,由於其正念正行,在勞教人員以及所內警察中享有極高的「聲譽」,邪惡無法「管理」,只好又把他轉至女所少管隊。最後,於溟堂堂正正的正念衝出勞教所。

於溟生的高大英武,為人豪爽仗義,心地純正善良,對大法堅如磐石。雖只高中畢業,卻博古通今。他所作之正念正行反迫害和頌師的詩、詞、賦等均品調高雅、文字俊美,感人至深,被大法弟子乃至隊長警察和常人普教私下傳誦。

在長期的被非法關押迫害中,於溟遭受過令人髮指的折磨,兩次被綁死人床,數根電棍長達幾個小時的電擊,都被他以驚人的意志與智慧破除。多次絕食,正念上告使施暴惡警反遭「處理」,此後很長時間內團河惡警再也不敢輕易再電大法弟子。當年提起於溟就連警察都說於溟「仗義」,「是條漢子」,而於溟被迫害法輪功的五大隊長隔離出來後所呆的普教隊的隊長、普教更是對他又敬又畏。很多普教以能「包夾」於溟為榮,主動、積極為於溟報信,服務,看隊長。

在2001年團河最暗無天日的日子裏,於溟的正念正行曾一度讓二大隊大隊長倪振雄當眾向他道歉並把真經文給大法弟子看。於溟堂堂正正闖出勞教所後,又匯入了正法的洪流。

2003年10月28日,於溟被邪惡鑽空子,在北京魯谷派出所再次遭綁架。調遣處惡警聽說於溟來了,「腦袋都大了」,團河勞教所更是不敢接收於溟,北京惡人試圖把於溟遣送回瀋陽勞教,瀋陽惡人堅決不要;再聯絡吉林,吉林省勞教系統也不敢要。最終在上級壓力下2004年4月,在於溟被無理滯留調遣處半年多後,團河勞教所才不得不再度接收於溟,其時恰逢團河三大隊大法弟子集體反迫害,大法弟子多人被集訓,白少華抗議迫害時期,於溟立即進行聲援抗議,驚慌失措的惡人把他連夜秘密轉至女子勞教所少管隊關押。前不久又把他秘密非法轉押至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河北省第一勞教所。

明慧網2004年2月7日至12日曾連載他的經歷文章《以我被迫害的經歷揭露中共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

我們在此呼籲海內外所有有正義感的和善良的人們伸出正義之手,積極參與救助於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