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於信仰真善忍受迫害 他們為法輪功吶喊(圖/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記者李慧容綜合整理)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在中國傳出,受到民眾的喜愛,短短幾年即有上億人學煉,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八年多來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利用各種方式告訴人們真相,呼籲世界善良人士共同早日制止這場迫害。

八年來,也有許多正義之士,他們來自地球上不同的角落,並不是法輪功學員。然而,當他們得知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摧殘與迫害之後,沒有保持沉默,而是大聲疾呼,把真相傳給了更多的人。

震驚信仰真善忍受迫害 國際社會勿沉默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為關注和制止在中國的人權迫害而發起的「人權聖火」抵達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獲得了許多政要名流的支持。都柏林聖派崔克醫院的心理諮詢師、愛爾蘭國際特赦成員、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都柏林分團成員戴克雷恩.賴恩斯(DR.DECLAN LYONS)也趕赴現場就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特別是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徑發表了演講。


賴恩斯醫生表示,他震驚於法輪功學員因為實踐真、善、忍而被迫害。他強調,國際社會應該採取行動。

賴恩斯醫生表示,他震驚於法輪功學員因為實踐真、善、忍而被迫害。他強調,國際社會應該採取行動,如果還像一九三六年那樣沉默,將把自己帶入又一個黑色的、更加陰暗、邪惡的時代。

「我是戴克雷恩.賴恩斯,是聖派崔克醫院的一名心理諮詢師,我今天來這裏是考慮到在中國受迫害的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正如你們所知,他們從一九九九年就開始成為中共政府暴力野蠻迫害的目標。我代表個人從我的專業來演講,但我自己本身並不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我震驚於法輪功學員因為實踐真、善、忍而被迫害。」(錄音1

賴恩斯說:今天人們所見到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承受了非常大非常大的痛苦和迫害,他們的家庭也是,他們最基本的人權全都被剝奪了。他們中很多人只是為了修行打坐卻不得不背井離鄉,如今他們在這裏表達對那些還在中國國內的修煉者的支持,那些人正承受著我所見過的二十世紀最殘酷的由國家扶持的鎮壓。中共政府發起的這場鎮壓只是因為有很多中國人想擁有精神信仰。

賴恩斯指出,某些中國醫生不斷用所謂的科學分析詭稱他們在精神病院所採用的酷刑手段是一種治療。酷刑包括注射不明藥物,這些藥物通常是致命的;這些都在提醒我們回憶起當初納粹醫生是怎麼屠殺猶太人的。值得慶幸的是,這些罪行越來越多的遭到來自全世界權威機構的精神健康專家的譴責,譴責這些可恥的變態的心理摧殘的行為。

「在過去的八年裏,我一直在採取相應的行動,我的震驚一如我的憤怒在增長,因為我的職業被中共政權濫用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只是為了他們的精神信仰,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心理學,本來是幫助人們解決心理上的困難的,但是在中國,一直以來,心理學都被當作控制人們的精神的工具,這與蘇維埃政權一脈相承。」(錄音2

賴恩斯醫生在演講中還提到,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所合著的《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這份報告使他清醒的認識到發生在中國的對人權迫害的慘烈。

「人們不斷的聽到中國的經濟奇蹟,中國正在迅速變化,現代化,發展。隨著對法輪功的迫害接近第十個年頭,中國經濟變化越大,人權狀況越是原地踏步。在迫害中,我曾確信其程度已經到了不可能再逾越的底線,我曾指望中共領導人的更換,能使對法輪功的迫害停止,我以為所有壓力和輿論以及法輪功自身所表達的信息足以讓共產黨卻步,然而中共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或維持外來投資,或共產黨的聲譽。直到我看到了《血淋淋的器官摘取》我才醒悟過來,我才知道之前那都不是最低的底線。這份檔案真實的描繪了共產統治下道德淪陷的場景,這樣的場景瀰漫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應該獲得人們的稱頌。」(錄音3

悲憤法輪功受迫害真相 站出來為其人權吶喊

十月二十五日,「人權聖火」行動即將到達澳洲前夕,聖火傳遞大使之一的土著藝術家、歌手伊頓.若萬(Aedenn Rowan)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對法輪功的遭遇感同身受,他說,無論是納粹或者是中共,儘管他們外表不同,但邪惡的本質都一樣。他將全力支持並呼籲更多的人參加人權聖火的傳遞,為中國人民特別是深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吶喊。

高精度圖片
土著藝術家、歌手伊頓-若萬(Aedenn Rowan)表示對法輪功的遭遇感同身受,他將全力支持並呼籲更多的人參加人權聖火的傳遞,為中國人民特別是深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吶喊。

他曾經在悉尼達令港看到上千名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從中了解到他們是非常平和的一群人,但是在中國他們自由煉功的權利被剝奪,遭受到非人的迫害,因此,決定站出來為他們(法輪功)呼籲。他說,「他們有堅定的信仰,他們總是面帶微笑,沒有政治訴求,沒有武器,展現給人們的只有祥和,當我得知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受到鎮壓、遭到非法關押和酷刑折磨甚至最近曝光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後,我感到非常傷心,因此令我想起了土著人當年所遭受的痛苦,我感同身受。」(錄音4

伊頓的妻子來自共產波蘭,她的祖國經歷了被納粹和蘇共欺凌的時期。伊頓說,「不幸的是無論是納粹或者是中共,當他們穿上制服和蒙住臉,他們都是一樣的,他們也許外表、語言和旗幟不同,但邪惡的本質都一樣。我妻子的母親十三歲那年被納粹帶走並被迫為德國工作,三年後蘇聯來了、共產黨也來了,波蘭人被迫逃到美國、澳洲等國家,因為蘇共比納粹更加殘忍。」(錄音5

伊頓相信中共即將倒台,他鼓勵人們應該面對和戰勝恐懼。他說,「如果社會上的人們心存恐懼,政府可以做任何事,政府可以隨意屠殺人民而不受懲罰,因為人們害怕將自己反對的雙手舉起來。中國需要有勇氣的人帶著微笑站出來面對恐懼,對抗恐懼,我們沒有甚麼值得害怕的,真正害怕的是中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