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安全問題與錦州同修切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一、 關於手機安全的問題

前些日子,同修甲在菜市場背包被偷,裏面有二千五百元錢、上網交流文章、同修通訊錄。後來派出所通知帶證件去認領,同修甲去後,和派出所兩名警察講了真相,十多分鐘就拿回了丟失的錢物。警察說:是一對老夫婦撿到的,交給了派出所,可能是小偷偷了以後沒找到錢,丟棄了。然後,同修甲回來認為自己正念強,沒有採取任何安全措施,繼續與同修保持聯繫。現就這事與錦州同修交流一下。

正法時期這種被迫害的手段屢見不鮮,前一段明慧發表的小冊子《通訊安全手冊》,第三篇《用實際行動抵制不重視通訊安全的行為》裏說,有一個同修曾經多次被迫害,他本人的手機也是從警察的手中要回來的,而且單位保衛處也知道他的號碼,他曾兩次與筆者手機聯繫,一天筆者交手機話費時,收費小姐突然問:「你叫某某(我辦卡用的化名)嗎?」那一刻,同修想到我還是應該說真話,便說:「我不是」,她又問:「你認識某某嗎?」我說:「不認識」(其實也根本就沒有這個人),她說:「那你怎麼會有他的卡?」我笑著說:「那你就別管了」。這時她告訴我,前兩天刑警隊專門有人查這個號!我震驚不已,在此之前從未與任何同修聯繫過,除了他!我立即向其他同修通知情況,請他們注意安全。不久之後,該同修再次被綁架,還牽連了一批同修進去。我雖然保住安全,但也遺憾,遺憾自己無能為力勸阻他,無可奈何於其他同修不警惕,不抵制,我根本沒意識到這一點。

上面關於甲同修出現的問題,警察所描述的,小偷沒有找到錢,把包遺棄後被老夫婦撿到後交到派出所的話是完全違背正常思維的。第一是小偷不可能是白痴,二千五百元錢也不一張白紙,是一打,所以不可能找不到。第二,另外小偷偷了包不可能隨意遺棄在很顯眼的地方被人撿去。由於通訊錄沒有加密,警察按照通訊錄打到了幾個同修那裏,這已經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了,不是用「正念」兩個字就能擋住背後的安全隱患的,因為按照正常的安全措施,所暴露的通訊錄的同修都得換卡、換手機,所帶來的損失和影響是多麼嚴重。

其實這種通過手機和通訊錄不加密造成的損失在大陸比比皆是。同修啊!我們應該在八年的迫害中成熟起來了,叫師尊放心,叫國外的同修和我們的家人不要為我們擔心。可是這種事情仍然不能引起我們的重視,總是在事後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造成的損失都是巨大和不可彌補的。

這裏要說明的不是指責哪個同修的過錯,真心希望同修甲放下心來好好學學法了,這麼嚴重的事情出現,本身就是有漏的,對眼下做的證實法的事應該放一放,好好調整調整自己了,同時也應該減少與同修的來往,注意自己的安全,也為大法和其他同修負責,同時也給通訊錄沒有做加密和沒採取安全措施的同修提個醒,不要總是馬後炮,真正成熟起來,真正為大法負責。

二、 關於學法小組的安全問題

雖然隨著我們本地在學法認識上的重視,大家都組織了學法小組,但迫害仍然存在,在學法小組的安全問題,我們還是應該重視,不應麻木。有的小組學法有十三、四個人,在大陸迫害仍然持續的今天,我們應該想到這個問題。十幾個人在同一時間到一同修家裏去,這是不符合正常的規律的,容易引起鄰居和其他人的注意,長此下去,就會帶來安全隱患,被居委會或保安所發現。所以建議學法小組人數不宜過多,每個同修都要自覺維護來之不易的學法修煉環境。如果人數過多,應該及時分組,不要感情用事,更好的為大法負責,為我們的修煉環境負責。這才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成熟的表現。

三、 曾經被迫害的同修更應該維護自己的修煉環境

有的同修曾經被迫害,但是過後仍對安全問題沒有重視,正念重要,但表面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這方面的文章在網上已經很多了,但是為了我們的整體,在這裏還是誠懇的給我們的同修提個醒。

有的同修就存在這個問題,自己曾在家被迫害,還有家中做證實法的項目(交流、學法等),很多同修都為他的安全擔心。另外有很多同修不為別人的安全著想,同修不好意思拒絕你來,我們也應該考慮這個問題。還有的同修做的證實法項目很重要,但是對於做此項目的地點和同修的來往安全措施不到位。

希望同修珍惜我們的修煉環境,為我們自己的安全負責,為大法負責。能夠聽進別人的意見,更好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更多的救度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