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寫真相信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師父在《理性》中指出:「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些年來,我們一直按照師尊的教誨在講真相,在證實法,在救度世人。期間,也創造出了許許多多的好形式,好方法。其中,我們感到:用寫信講真相這種形式就很好。下面就想把多年來為啥堅持寫真相信和怎樣寫好真相信談一點認識,與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我與老伴九六年得法。從九八年開始用寫信形式講真相特別是「七二零」以來天天如此,從來沒有間斷過。這其中有魔煉自己開拓思路、增長寫作智慧的過程,也是堅定正信、去掉執著、提高心性的修煉場所。那麼用寫信形式講真相有些甚麼好處呢?

其一,引人重視。當今一些世人在很多問題上變異的冷漠,尤其在大陸對被邪黨禁止傳播的大法真相資料,更是漠不關心,有的把收到的傳單看的像報紙、廣告那樣平常,甚至根本不去看。而對於寄到自家或單位信箱寫著自己名字的書信,覺的這是專為自己寫來的,他會十分重視、珍惜、認真去看。

其二,介紹真相全面、具體、系統。散發傳單也是一種好形式,但因篇幅所限,它有一定的侷限性,尤其一些固定刊物內容時效性強,有的分期登載,隔期就連貫不起來,對於了解一個問題,一起事件的全過程就缺乏全面系統性。書信內容可長可短,有繁有簡,可以把我們想讓世人應該知道內容一次性寫清楚。

其三,書信具有一定的保密性,通常指發信和收信兩個人的事情(當然有時對擴大到一家人或一個辦公室的人),尤其在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紅色恐怖期間,以寫信講真相是一種行動自如、失效性小,救度世人隱蔽、不受多方干擾的好方法。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前期,我們把寫信講真相的重點轉到中央、省、市領導,主要依據師尊《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指示我們:「邪惡是害怕的,不敢聲揚,偷偷的在鎮壓了,怕更多的世人知道他們幹的這些見不得人的邪惡之事了。他們連中央的那些個幹部、甚至於高級幹部都不叫知道,對他們內部都在撒謊,都在掩蓋這場迫害。」我們把全部真相信的四分之一(約三百封左右)投送到各級領導幹部手中(包括中央的部級以上,本市的局級以上,但不是全部)。這些人除邪惡之首伙同那幾個敗類操縱下面的惡人對大法進行著殘酷迫害之外,絕大多數需要向他們講真相。而他們之中也確實有對上級撒謊、寫假報告,對省、市頭目極力掩蓋真相;有直接指揮、策劃幹壞事;也有重要執行者和責任人。他們身居高位,比較複雜,共同之處對神傳文化和法輪大法知之甚少,黨文化流毒根深蒂固。對他們的講真相和救度任務十分繁重。我們以慈悲為懷,曾給他們不少了解真相選擇未來的機會。因為他們是高、中級幹部,他們本身的好與壞涉及到全局。中央領導影響全國,省、市領導也波及到所在地區,從救度廣大眾生來看也是重中之重。

「講真相一定要理智的講,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寫真相信中所列事實的選擇和文字編輯十分重要,要注重整體與局部,全局性與典型性,對重要事件和結論性分析,要有高度和力度。全篇貫通誠懇、真切、樸實無華的語言說事,使他們能升起正念;信的開頭要體現對人的尊敬,讓其看到是對自己的行為的反差;結尾部份要點明主題給予期望,以啟發人的覺醒和本性。

寫真相信的篇幅內容,可長可短,在我們發的信中,最長的四千字、最短的幾百字、大部份信件都在一千至二千字之間。寫法上有簡有繁,按問題與主題而定。

寫真相信的形式多樣,不拘一格:凡是普遍共性內容信件一般是一信發多人,少者一信一人。花大力氣製作的共性信件如「勸三退」等可送達幾百人。還可將《法輪大法學會公告》全文轉發。有時用反迫害的真人真事寫短文,指名道姓講事實,對清除本地區邪惡很有力。

前些時候,我們從《明慧週刊》看到有的同修說郵政局用掃描機器檢查信封裏面的內容,凡有法輪功內容的信一律扣壓;還有的說信封左上角寫郵政編碼的小方格不打水印也扣壓。聽到這些信息,有些猶豫,可也不太確信。隨後我們走訪了幾個郵政局,都說沒聽說過,並把我們用過不同樣式信封拿去給郵局工作人員看,回答是:「這些都能用」。可是,最近確實在我們檢驗點上有兩封信沒接到,是郵局撒謊還是人心所致?經過反覆思考和學法,我們認為:要把這樣那樣信息視為提高心性、增強正念的修煉環境,在這個環境中出現的任何問題,都不能用人心去思維,一定在法上來對待。因為常人社會出現的任何現象,都是對著我們修煉人的心來的,我們要學好法,向內找,用正念正行,排除干擾。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在用書信講真相、全力救度眾生中「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但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要符合常人狀態,用人的手段注意安全和了解信息也是正常和必要的。為此,必須更加注意以下問題:

寫信。多年一直堅持親自擬稿、親自書寫(用萬能表墊複寫紙一式多份),我們一直不用A4紙打印寄信(一是不具備條件,二是避免邪惡查截)。缺點是用紙格密字小,表面看密密麻麻,實際上只要下功夫把字寫好,別人會喜歡看的。因紙薄字小,每張信紙能寫七、八百字,通常每封信二、三張紙就夠,信重不超十克。這種寄信方法,雖然辛苦些,但成本低、方便、隨意,可以人人動手、遍地開花。

寄信。收信人姓名、地址、郵編。收信欄不能寫領導人或負責人收,寫家庭地址收信率高,沒有家庭地址可寫單位地址。信皮可標明同學、朋友、職務等,名字後邊寫親收,易認為是家庭書信。寄信人一定寫詳細地址,最好在哪郵信就寫哪地址。投放郵筒儘量間隔遠一點、時間長一點、投寄面廣一點,同一信筒一次最多投兩封,內、外埠各一封為好。

信封。從郵局和文化市場購買一百個信封說是二十元與五元之差,價格相差懸殊。經過實物對照和親到郵局諮詢,證實信封背面左側只要生產日期不超,某郵政局監製和有DL號字樣,這些條件具備就是正品,可以從文化市場進貨少花錢。信封的顏色、格式和寫信封的筆種、字型、筆畫粗細、字的大小都要不斷變化和更換。

郵票。只要信件重量不超過二十克,貼足郵票(市內八角、市外一元二角)即可郵,超者按規定補郵資。郵局和文化市場郵票也有差價,而且多了目標還大,郵局問三道四。在鑑別好真偽後可到文化市場去買(郵票背面帶膠為正品),購買郵票樣式越多越好。

檢驗。在邪惡干擾的情況下,必須定期以電話、信件、親自去辦等形式建立市內、外監測點制度,檢查所發出的真相信是否正常運行,因為它關係到救度眾生和消除邪惡的最終效果。

正念。為使所發真相信暢通無阻的送到收信人手中,每次發真相信前都要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清除破壞郵遞信件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安全及時送達到所救度人手中,更要發揮救度眾生的最佳效應。只要以慈悲虔誠之心發出這麼一念,已證明不會發生任何問題的。

在反迫害的八年中,用寫信講真相的不少,同修都積累了許多經驗。可這與當前所面臨的偉大而繁重的救度眾生使命而言,我們感到實在是微不足道,相差甚遠,責任十分重大。正像最近師父所說的「大法弟子的修煉不只是為了個人的圓滿,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是作為大法弟子稱號的修煉者必須完成的。」 (《致歐洲法會》)我們一定按照師尊的要求,靜心學法,深找執著,歸正自己,以全力救度眾生的實際行動,跟上正法進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