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是許多世人得救的關鍵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幾年來,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逐步積累了一些比較成熟的經驗。對社會上一些道德敗壞的話題,我都一步到位指出它的根源,不陷入就事論事的指責當中。也就是告訴世人,人的思想和行為的好壞,是由於不同的文化與信仰造成的,講時用對比的方式來講。

跟人接觸時,可隨意提出話題:中國人現在活的都很累,沒有你能相信的人,沒有你可相信的東西。貪官污吏到處都是,而且他們活的更累,不敢把貪污的錢存在中國,都把錢送到國外去,把孩子安排在國外。因為他們深知,今天用他是領導、是模範,明天用完他或者是在內部的互相爭權奪勢中敗下陣來就成了階下囚;醫院的大夫也失去了醫德,利用人的病痛榨取錢財,不珍惜人的生命,更可怕的是對健康的好人、修「真、善、忍」的世界公認的好人摘取器官牟取暴利。拿病人不當回事,一般很容易治的病也要讓你花上很多的錢才能出院。老師應該無私的把知識教給學生,他們現在拿著高工資而且悠閒的很,不但不知足,還利用家長盼子成龍的心,課上不講好課,卻利用課下補課牟取錢財,家家雖然只有一個孩子,卻弄的一個孩子念完大學後,多少年的心血被掏空了;生活中所需要的物品隨著人心的敗壞而敗壞,年年高喊打假,卻越打越多,沒有你值得相信的東西;貧富差距之大,造成鋌而走險者越來越多,造成人人有恐懼心,失去了安全感。等等……

我引出這些社會中所有人都看到的,既普遍又觸目驚心的話題,不是讓人陷在現象當中,陷在指責、無可奈何的痛苦與咒罵當中,而是要引導對方明白這種惡性循環的社會狀態,是因為中國傳統文化被無度的破壞造成的。堂堂的炎黃子孫、神州大地的華夏兒女、神傳文化教化出的,曾經天下人人皆敬仰的禮儀之邦,卻愚昧的外求一個歷史定下的人類最大的惡魔,並把這個馬列邪靈當祖宗,把它們誹謗神佛的暴力文化當真理,盲目的對它發誓把命交給它,還要絕對的服從。這種文化講的是暴力推翻舊世界、砸爛舊世界、造反有理。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這就是明目張膽的反宇宙、反自然、反人類的邪惡黨文化。它們所說的舊世界正是人類賴以生存的神傳文化和掌握了傳統文化的人。這種黨文化在人類的社會實踐中,全世界人都看清了它給人類帶來的無窮的災難。

馬、恩的理論、列、斯的實踐、毛的發展都是對殺人理論的強化。列、斯的實踐殺死蘇聯人二千多萬;毛的發展殺死中國人八千萬。這個惡魔邪靈把這種人殺人、人整人的文化當作社會進步的動力,當作真理。目地是讓人類在惡性循環中生存,哪一個人都不得善報。這個文化的特點是誰最壞誰當官、誰發財。誰最善良、最好,誰就是被迫害的對像。善有善報的天理在這種邪靈文化的傳播過程中被掩蓋了。人們看到的具有傳統文化的思想、言行、正派的、敢於說真話的人們,從內心受尊敬的好人,一次次在各種運動中被迫害致死。人們在這種惡性循環的社會狀態下都不相信,也不敢相信這種永恆的天理了。但是天理就是天理,是永恆不變的。為甚麼世界上那麼多曾經相信共產黨的國家都紛紛解體了?這是天意!不是哪個人能左右的了的。神有意讓那麼多國家的人民看清、看透這種文化危害人類的邪惡本質。如今退黨、退團、退隊的大潮正席捲中華大地,中國也將進入沒有共產黨的正常人類社會。

在西方民主社會裏,總統犯法人民可以彈劾他,還可以上街遊行逼他下台,在人民的呼聲中他就得下台。而共產黨的這種文化信奉的是獨裁專制,「只准當官的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現在是神要解體這種文化,不准許這種文化繼續危害人類,要救度所有的中國人,這是神對中國人的最大慈悲,要真正的從這種文化中解脫出來,迎接神傳文化的復興,讓中華大地再放永恆的禮儀之光。

我在講真相過程中,有時把傳統文化中的神傳文化好記的記住幾個,也講給對方聽。我發現他們都能專注的聽,聽後都說好,同時也會感受到我們內心的純正,並對大法弟子、對大法產生由衷的尊敬,這樣他就能接受真相的同時而明白三退的目地,而同意退出黨、團、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