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穩定的狀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師父說:「誰能夠在常人社會這種形式的修煉中保持穩定的狀態,那就是真正的在這個修煉形式中做的最好。」(《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師父講的這段法我讀了無數次,無數次的觸及到心靈,使我無數次的進入神思,無數次的回味著十一年多的修煉過程,也無數次的體會到師父在這裏說的「最好」的深刻涵義。故想借第四屆網上法會之機,與同修們進行一次交流,留下正法修煉的珍貴記錄。

首先談一談投稿。

從首屆到第四屆一直保持穩定的狀態,經歷的過程無比輝煌,是大法弟子隨師正法在人世間正法修煉的極其珍貴的歷史記錄。對於個體修煉者而言,能在這過程中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是一件很神聖的事。通過這個過程也清清楚楚的印證了大法修煉的無邊法力。能在大法中熔煉,同化,得到提高昇華是多麼的殊勝。在這四次歷屆法會投稿進程中,自己也漸漸的做該做的,付出該付出的,了卻常人中該了卻的東西,也得到了該得到的。在這個過程中,能保持穩定的狀態,按師父說的「最好」去做,不管修的是好還是不好,是精進還是不精進,能做好投稿之事,將其視為在修煉整個完整過程中不能缺少的一部份。這是我對投稿的一點膚淺認識。

其次談一談:有感斷慾。

我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對這個慾和色的問題,在不斷的認識,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昇華。說實話,我在當常人時,對慾和色就比較注意,沒有問題。用常人的標準衡量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忠厚人,沒有犯一點錯誤。用超常人的標準衡量也是一個比較正直的人,這是修煉初期,中期的認識。到了後期,尤其是到了正法最後的最後時期,用正法時期的更高標準或者說用覺者的標準來衡量,就有很大差距了。在今年四月的一次小型法會後,我對這個問題又有了更深的認識和較大的提高。也正是這段時間,同修們從明慧網上下載了很多關於修心斷慾的文章,更使我觸目驚心,受益匪淺。自修煉後,身體狀態是越來越好,精力也越來越旺盛,過起常人夫妻生活也越來越愉快。在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雖然很多色慾關都很容易過了,但夫妻之間的欲關還是比較難過的,一直認為師父又不是要我們完全杜絕它。所以一直不願意完全徹底放棄它。這方面妻子(同修)認識的比我好,她說這麼骯髒的事還做它幹甚麼?隨著自身不斷的同化大法,也還是能做到有所節制的。但是一想到「做到是修」,做不到是甚麼修呢?師父要求我們:「修心斷慾」(《轉法輪(二)》〈堅定〉),明示我們:「何為人 情慾滿身 何為神 人心無存」(《人覺之分》)。不管怎樣,只要還有慾望,就是存有人心,達不到神的標準。我們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嗎?有慾就是人,無慾就是神,一念之差,多麼明顯的界限。記得在一次交流會上,有一位同修說他的妻子過世了,正好他可以做到斷慾了。這句話,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他妻子去世了,可以就做到斷慾了,難道我有妻在就不能斷慾嗎?妻在不在不是根本問題,關鍵是慾望的心能不能去掉這才是關鍵。這裏正是點到了修煉的關鍵──直指人心。是啊,修煉快要結束了,我還不能斷慾嗎?我還在情中漫遊嗎?修煉的目地是甚麼呢?不是隨師還嗎?認識上去了,就能做到身在人中,心在法上,念在方外。自從今年四月初之後,夫妻之間的慾望斷了,心裏很少再想這些事,即使雙方在一起也不存在那種事了。這種現象,是無法用常人的思想能理解的,再一次感到超常人的思維境界是何等純淨,聖潔。

當然,斷慾不僅僅表現在夫妻之間的慾望上,其它方方面面有慾望也是不行的,比如,有一次我突然很想吃魚,覺的還是活魚吃起來有味道,於是自己就去市場買了一條大活魚,好像當時的思想也完全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一下子掉進常人之中,人心裏頓覺的美滋滋的。可是現世現報的事很快發生了,第二天,裝有剩魚的玻璃鋼鍋我剛從餐桌上拿起就重重的掉在地上,摔個粉碎。這一下可把我摔醒了,吃鮮魚口覺味美的慾望之心沒修盡,隨時可能就要翻出來了,同理在其它事情上,任何存有慾望之心都是不行的。慾望是人的魔性心理的表現,因此是修煉人必須要去掉的。慾望不去,就永遠跳不出常人,也修不出佛性來。

然後談一談:晨煉感悟。

我是從今年四月初開始參加大陸法輪功學員統一時間煉功的。在此之前經歷了兩個修煉階段,第一階段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小煉功點集體煉功。第二階段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在家獨自煉功。回憶起當初的修煉,以煉第五套功法為例,我開始就能雙盤,從五分鐘到十分鐘,到三十分鐘,再到六十分鐘,一般都在九十分鐘,有時也煉到一百二十至一百八十分鐘,但大多數是九十分鐘,即使在家自己煉往往也是如此長時間,但是每天不能固定時間。然而,整個正法的進程,形勢發展很快,就得必須打破被迫害後破壞了的煉功環境,盼望集體煉功的呼聲越來越高,相信總有一天會實現這個願望。可喜的信息從今年初傳來,全國法輪功學員可統一在每天早晨集體煉功了。今年四月二日早晨,我參加集體晨煉,當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煉下來,真是輕鬆自在美極了。由此第一覺的:以前集體煉功的能量場又顯現出來了;第二覺的好像全身更加輕鬆了;第三覺的整個大陸靜止了,只剩下法輪功學員煉功了;第四覺的整個宇宙被洪聲法音滋潤著;第五覺的整個人的身體好像在各個宇宙空間,沒有了人心,沒有了輕重,只剩下「晨煉」的意識了;第六覺的各個空間都被連成一片了。當時就有這些感受,為了更好的充份證實這種狀態,隨後幾乎每天如此,你說好不好呢?當然是太好了。所以,我從四月二日開始至今,天天參加晨煉,從不落下一天。同時在煉功前也像學法之前一樣,洗淨手臉,以示敬師敬法。從中逐漸的,不斷的悟到:「千手佛立──容心輕體──法開頂底──悠悠似起──動靜如意」的層層法理和功理。

在這個過程中有這麼個問題:統一煉第五套功法安排的時間是六十分鐘,可我原來一般都是九十分鐘,怎麼辦?是另外再加煉,還是統一煉完功就可以了,一直在思考。當前是「救人」為最重要,個人修煉圓滿已不是問題。煉功只是加強自動的機制,是長功的輔助手段,再細想,原來煉功打坐九十分鐘是在煉功中消業也好,還是過關長功也好,應該說都是個人修煉的必經之路,沒有錯。現在集體煉功打坐六十分鐘,是整個正法形勢之要求,多餘時間去學法,去講真相,去傳《九評》,去勸「三退」,去救人,不是更有意義嗎?因此我就按現在的要求做。在這六十分鐘打坐中,多數能定的下來,身體得到充份的演煉。還經常能知道自己的層次,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的美妙顏色在隨時給自己顯現,更顯大法的神跡。信師信法的正念越來越堅定,所以我想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都要堅持每天參加集體晨煉。當然從更大的內涵來講,師父肯定了「這個應該說是一件好事」(《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那麼一定是挺好的,就按照師父說的做的更好吧!

最後談一談:正念救人

回顧十多年來的修煉過程,儘管三件事都在做,但要都做的很好,必須首先得自己把法學好,按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用大法「真善忍」衡量標準做好該做的一切。才能稱的上是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做事才更加神聖,才能證實好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回想起在修煉過程中的一些事,正與邪的較量還真不少。前些年聽到有傳甚麼所謂「第十講」及假經文的事;甚麼所謂「為大法捐款」的事。我確信師父早就講過的話,人腦是一個容器,裝進甚麼就是甚麼,裝進大法就是好人。我們修煉人是從做好人開始進入修煉整體的,修掉那些非大法的東西本來就很困難,又為何自招麻煩呢?其實自招麻煩的一些事,都是心不正招來的。煉功人在大法中修煉是直指人心的,人心正念才正,人心不正念就歪,就邪,就魔。人心正才能修出佛性來,有了佛性,才能顯出佛法神通。

我是一名普通大法弟子,去過北京天安門證實過法,但除了妻子之外沒有任何常人與同修知道,我覺的只要師父的法身知道就行了,不是做給任何人看的。多年來,我沒有遇到過被抓被關等遭迫害之事,一直保持穩定的狀態,心正是非常重要的,心正能正一切之不正。我儘量做到人正心正行為正。當然,要做到這一點,必須依靠大法,正是大法正,一切來源於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已上百次通讀師父的《轉法輪》及其他經文,從中明白了師父講的:「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的法理。為「七•二零」之後在被迫害情況下修煉打下了堅實基礎。

因為正念足,我也沒有遇到甚麼常人所謂「敏感日」而害怕,到處去躲身,藏書、資料的;也沒有出門講真相就被抓的怕心;也沒有到北京證實法就一定被抓被判的念頭。但是,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當常人時喜歡唱歌,修煉後不知何時就哼起惡曲來,頓覺不對,馬上就換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只有大法弟子隨師正法的,哪有甚麼神怕人的道理。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一切由大法弟子的正念說了算。從二零零一年開始在師父明示下大法弟子發正念以來,對正念的認識是越來越深刻了,真正體會到了師父告訴我們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以上是個人現有層次的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