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神韻中秋晚會的一點總結和反思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個人的一點總結和反思,囉嗦一點,拋磚引玉。

先說優點啦:

一、我們在三個星期內賣出了多倫多過去要幾個月才能賣出的票。經過這場活動,十幾萬「神韻紐約藝術團」和「法輪大法學會主辦」的單張撒遍多倫多,加上大紀元特刊和媒體宣傳、廣告,多倫多可以說整個被洗了一遍,晚會後,天都是特別的藍,連平時太古退黨點上常有的陰雲都沒有了。從法理上講,我們是配合師父正法,只要人這邊做到了大法弟子該做的,大家都能動起來,法理交流跟上,整體信心與正念十足,那麼三個星期賣出幾百張,或是幾千張,或是上萬張票,在我個人覺的,結果其實都是一樣的,大法弟子達到標準的時候,神要在人間做點甚麼,是很簡單的。當然我個人的體悟不一定是絕對的。

二、我感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毫不猶豫走了一條人間被印證過的最有效的賣票的路。過去我們為了賣票著急,想過各種各樣的辦法,其實也走了很多彎路。在我自己過去做產品市場的經驗中,借惡黨權力賺錢的商人我們不說了,就說那個真正做企業的,尤其那些民營企業,憑自己的能力真正賺到幾十個億的,我當時在內部工作,聽他們總結出來的經驗就是兩條:「送報」和「終端」。「送報」是指挨家挨戶送宣傳單,最重要的是送報面一定要廣,要紮實的鋪到;「終端」就是設點銷售,而且定期雇禮儀小姐站到各個點上做推銷,使人們經常可以看到,隨時可以買到。所以我覺的這次大家毫無異議都往這一塊使力,這種不謀而合其實就是神助。而且大家是盡心盡力在做,常人企業為甚麼不敢大面積採取這樣有效的辦法去推廣,因為那個送報人員的人力費用非常龐大,而且極其勞心,安排最負責的監督人員也沒辦法保證每個送報人能不偷偷丟報紙,能真的送報上門,還有終端的人員費用,這些個費用其實遠遠超過一般媒體廣告。

下面說缺點:

一、晚會第二天開演前多倫多地鐵停開了,因有人跳下了地鐵,導致幾個小時的交通中斷,好些人因此遲到,也有一些就沒來得了。我當時在樓上看樓下那一個個的空座,真是覺的慚愧。我頭一天看天氣不大好,紮紮實實不斷的發正念。第二天一起床,看天氣無比舒服,天色湛藍,就想,邪惡因素都大量被清洗了,當時就鬆懈了,以致地鐵停開的時候我還在後台貪吃。以往的經驗,只要哪個活動前有那麼一兩個弟子能意識到,真正的發出強大的正念,那些個干擾就可以避免。當然我的感受也不一定對,我就是感到我們每個人力量其實已經很大了,所以在邪惡大量被清洗的情況下出現這種干擾,我就覺的羞愧,同時也覺的這種鬆懈很可能不在我一個人身上體現。所以我想,在下一次活動的時候,我們要吸取教訓,真的一刻都不可以鬆懈。在大面積干擾達不到目地的時候,邪惡會去抓沒有抵禦能力的常人,既干擾了我們,也使常人造了大罪,這是我們的錯。

二、媒體報導上我們出現了波折和爭論,也體現出我們的一些缺點。如果當時去大量交流容易陷入爭論,削弱士氣,但事後我們不可以不總結和反思。具體的不說了,就是感到新聞專業化的原則我們還是應該遵守,即使在趕數量的情況下,也要注意質量;新聞有一些黃金法則,陸續有做媒體的同修發出來交流過,我真的覺的非常好,那都是做新聞媒體人員心血的結晶,最首要的一點就是以讀者心理為第一要素,以人性心理為第一要素,仔細讀一讀為甚麼要那麼寫,就覺的他們對讀者的心理真是體會的絲絲入扣。所以我們做媒體工作的學員,不斷的虛心學習是非常重要的。

還有一點就是把握修煉人與常人的關係。我們在採訪學員的時候,他們很容易說出修煉人的話,如果我們把他們作為普通觀眾的身份採訪,就特別要注意,比如學員說「體會到主佛下世度人的艱辛」,這句話前後沒有鋪墊,對於常人來說,「主佛」的稱呼他們是沒有聽到過的,容易產生不解,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就在媒體上(包括我們自己的「常人媒體」)發表很不適宜。

接下來,我們就快要開始下一波新年晚會的推票了。我個人提一些我想的到的建議,歡迎大家也來集思廣益:

一、對這次中秋晚會各售票點和人群的集中點儘快總結出來。面向有更多購票力的人群分布點,集中不斷的開始做推廣。

二.宣傳單還是儘量不斷提供,雖然一時看不到效果,但肯定比報紙廣告效果直接。想想你家中常接到的商家的彩色商品信息,連圖片帶價格的,是不是比一小塊報紙廣告更容易抓住你的注意力和更容易保存?報紙廣告靠的是大面積的鋪蓋率,我們大量的發和長期的堅持就在解決這個問題,當時就有同修說五萬張剛印出來怎麼一下就沒了,我就想那是大好事呀,說明多倫多同修全都動起來了。同時單張還比廣告省錢。錢不夠的話大家想辦法,再湊一湊。

三、單張上,觀眾的好評非常重要,從人心理上來說,他人的評價通常是人們了解信息的第一選擇。尤其是那些在社會上有一定身份的人,他們對晚會的肯定和推崇是我們的活廣告,一定要選最精彩的、有重量的回饋,比自說自話推銷效果要好。

四、去年那種一元一張的DVD非常好,建議今年繼續做,建議不要添文字和觀眾反饋,街上的行人是沒有耐心看完的,就是節目的廣告介紹,非常好。

五、每個人要把自己當活「終端」,早早把資料放到自己的工作單位去,要不斷的放,把消息傳到朋友中間,中國人尤其大陸人是比較捨不得花錢,可是不要管結果,我們在共同構建一個龐大的場,每個常人都應該有機會看到和聽到。我是感覺這一點上我自己沒做好,太執著結果,下次要改進。

六、有同修建議我們應該有一兩個特別好的固定的點,打到廣告上去。這次還是有常人抱怨看到單張找不到售票點。另外熱線還是有太忙不暢通的時候,是否再多設一條。

七、最後一點是各位同修都留點意,這次我們晚會得到的反饋非常好,有常人甚至說,你說你們發那麼多資料講那麼多真相做甚麼,多做幾場這樣的晚會不就好啦?同修們有朋友、常人家人看後感覺好的,記得給媒體同修備個份,新年晚會我們非常需要這樣的觀眾源來做採訪的。這一點對我們媒體報導非常重要,請一定幫忙留意,同時要及時告訴做媒體的同修。

最後一點,我想我們在有大活動的時候,其它的項目仍然要努力以最少的人力堅持好。在售票最緊張的最後一個週末,我沒能在多大講「退黨點」照常進行,因為我當時悟不到這樣做是否正確,我們只是附近的三四個人在那個週末把橫幅打了出來。頭一天,因為人太少,大家都去撐橫幅,沒有人發資料,但來了一個人跟撐橫幅的學員聊了半天,主動把黨給退了。

第二天來了個香港人,問我們誰是負責人,我說我們沒有負責人,每個人都是負責人,有甚麼事情您就給我說吧。結果他激動的說了半天,說我們打的信息不全面,中共佔領中國六十年,共產就是共他人的產,不共自己的產,這些話我們都沒說清楚,他對此很不滿意。我說您說的這麼好,您應該寫文章啊,他說我國內還有親人,我就算了,但你們應該要做好嘛。可見我們的退黨點,平時看不到轟轟烈烈的效果,可是常人都在看著,我們在做,他們在期望。同時我想這些現象也是師父對我們的警醒和鼓勵,甚麼都要做好。另外我們將來會定時在退黨點集體發正念,這個週末我們集體發正念,就有三個人找我們聊,如果我們的正念能把另外空間整個清洗乾淨,常人會主動來找我們退黨的。

新年晚會馬上就要開始推廣了,但《九評》、退黨我們也不能放鬆啊,該做的還得繼續做呢。過去我們容易做個甚麼大事,稍微歇一下,自己把自己放鬆了,現在比以前成熟,知道不能歇了,所以大家別歇喲,要能這麼不歇氣的做下去,邪惡就沒有辦法鑽空子。如果神韻晚會在多倫多天天都有,那該救度多少眾生啊。

都是很零散的一些感受和建議,不妥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