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破除舊勢力安排 不再任其安排而沉淪與升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通過發生在我身邊的兩個大法學員身上的事,使我想到我們都要學好法。學好法才能主動破除舊勢力安排,而不再隨著舊勢力安排的盤起伏──轉到沉淪的地方就沉淪,轉到精進的地方才精進──我們應該隨時在法中精進!

大法學員甲是九二年得法的老學員,迫害修煉的很精進,原本一身病都不翼而飛。迫害開始後心情很沉重。在邪惡連續的騷擾中,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狀,而且一直折磨著她,嚴重時幾乎不能學法、煉功,更談不上其他兩件事。一直到二零零六年,不得不接受了一次手術,而這次手術卻成了她正法修煉過程中的一個轉折點,前後發生了很大變化。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到她手術前,她好像一直被舊勢力安排著,很難突破。其實她每天大部份時間都在學法,除實在站不起來的日子外,也從不耽誤煉功,但就是學法中看不到法理,知道自己怕心和情非常嚴重,心總是被嚇的縮緊一團,怎麼也放不開。別的弟子幫她切磋、發正念、教她分清害怕的不是自己;身體上的難是迫害,不是消業(迫害初期她曾認為是個人的難、應該承受的),後來她雖然慢慢的知道了這是迫害,應該否定,但還是過不來。

就這樣,五年的時間當中,時好時壞的堅持著,她的腦子就像是被封住了一樣。師父的講法一篇不落都在看,明慧週刊也每期都看。但就是不能從身體上和精神上的魔難中解脫出來,實在承受不住時就想:算了,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走就走吧。身體上的迫害就越發嚴重。周圍的大法弟子認為我們是隨師正法和救度眾生來的,不是來承受迫害來的,不管我們還有多少沒去掉的人心,舊勢力也不能插手迫害,在救度眾生的時候怎麼能失去人身!何況家裏還有常人,會怎麼看待?應該否定它,實在不行就先上醫院吧。

在醫院救治期間,周圍的大法弟子鼓勵她,要她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明確的告訴它們:「有了人身才能完成大法弟子下來的使命,我要人身,如果我過去簽過甚麼約,一律作廢。師父我只要您的安排,請師父加持,請師父為我做主。」之後她在醫院做了手術。手術前因為她做出了明確的表態──要甚麼、不要甚麼,並且把自己交給師父說了算,之後內心非常坦然、平靜,甚麼也不想了,都放下了。手術期間,周圍的大法弟子高密度的為她發正念,手術很順利。術後在師父的安排下她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漸漸的她又找回了七二零以前的感覺,正念越來越強了,因心中感受到了師父的呵護,因此緊縮的心也放開了。

需要說明的一點是,她並不是靠醫院把「病」治好的,而是在醫院裏,她才真正的放下了執著,把自己交給了師父,心態平靜的過了一次生死關。

她感覺有時很難分清甚麼情況是邪惡的迫害,甚麼情況屬於自己應該過的關。經過和同修切磋,大家認為正法時期確實有些複雜,因為邪惡因素會干擾,但通過學法還是分的清的。因為業力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已經不算甚麼了,凡是長期不去或很嚴重的都是邪惡的迫害。因此大家認為:首先應該發正念否定和排斥一切舊勢力的干擾,就要師父的安排,只要是師父安排的,我們通過修自己都能過的去。

另一件事是,大法學員乙,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後不久就開始了迫害,她內心知道大法好,總為大法鳴冤,但迫於巨大的壓力和周圍環境的改變,她停止了學法煉功,但心裏一直認為師父好、大法好。學員乙原本有一個雖不富裕但很溫馨的家,她和丈夫感情一直很好,但突然在二零零一年,發現她丈夫在外打工期間有了外遇,她那時已經不煉功、也不學法了,根本不知道向內找。她誠心誠意的盼著她丈夫能悔改,卻不料越來越嚴重,最後連她尋死覓活都不能使她丈夫回心轉意,乾脆和人家在城裏同居不回家了,直到後來丈夫因犯刑事罪被抓。她丈夫被關進監獄,她去探望,她丈夫居然不認她,要和她離婚,而指認同居者為妻。她出來後像瘋了一樣花錢找律師離了婚,自己一顆破碎的心,還要艱難的撫養兩個孩子,一家人慘極了,她整天在淚水中度日。

就這樣她在情關上也是一耽擱就是五年。舊勢力對她的安排,使她在五年的時間裏,都沒能放下情,最後師父把她安排到能接觸更多同修的環境並參加了學法小組,開始了精進的修煉。經過切磋,她終於明白了自己五年中的魔難是為甚麼。她堅定的要把這頑固的情去掉,可是她總是感覺心裏有東西堵著,去不掉。她求師父:「師父我從此以後一定要精進,求師父幫我把他從我心裏徹底挖出去吧!我一定對得起師父。」她說到做到,堵在心裏的東西真的沒有了。以前她從不重視發正念,現在除四個整點外,還多加好幾次,為了保證晚上十二點的發正念,她不睡覺一直學法,等到發完正念再睡,第二天四點多就起床煉功。

從以上兩位同修近五年的情況中。大家明顯的感覺到以前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講法中講過:「我告訴大家,因為今天思想變異的人自己察覺不到,是因為人的本質都發生了變化,無論採取甚麼樣的修煉形式,你都只能改變他意識到的,卻改變不了他本質上的變異。所以通過這一年多來,無論他們用甚麼樣的辦法、怎麼嚴酷,都改變不了學員的根本問題,最後都沒達到目地。」「任何生命,別說人,再高的生命,只要他是宇宙中的生命,我在正法中都能從本質上、生命的本源上、構成他生命的一切因素上把他糾正過來,去掉不純,改變過來。」(《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在這兩位大法學員身上明顯的見證了師父講的這段法。如果同修能早些意識清醒的主動破除舊勢力安排,就不會在那個舊勢力的安排中耽擱五年,就能更早的開始按照師父的安排在正法中精進。

另外,我還有一點感悟是,如果你在修煉中有無能為力的感覺時,一定記住求師父。只有堅信師父,才能去掉執著組成的「花崗岩」。要認清舊勢力的安排不容易,但意識上堅定的、明確的否定它,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就能更好的精進實修,直至圓滿。

個人所悟,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