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解體邪惡

兼談海外同修及時電話講真相的重要作用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名當教師的農村大法弟子,得法近十年,二零零零年末進京證實大法途中被抓回,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一個月。由於長期不重視學法走了不少彎路,也曾違心的向邪惡妥協,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污點。但師父沒有放棄我,始終看護著我,鼓勵著我,在大法修煉中,我身心健康,得法以前的身體虛弱及抑鬱症和強迫症等病都奇蹟般的消失了。

下面就近三天來發生在我身邊的事與同修交流一下。

近日,縣教育局下發了《崇尚科學,反對×教》的文件。學校週三開會說要搞此類班隊活動,在一個班搞,全校教師都去聽。學校上下都知道我修大法,幾乎都了解大法真相,絕大部份也三退了。但現在的人明知是走形式還走形式,明知是假還去造假,在現實利益上把良知和靈魂都出賣了。

一個不太明真相的教師主動承擔此任務,而且大約週五編造和在網上收集許多污衊大法的東西。週六、週日他組織學生到學校排練。正巧週六、週日我與一個同事上班給部份加班的教師辦伙。一個同事告訴我,某某弄了許多污衊法輪功的東西組織班隊會下週一講,你千萬別去聽。此前學校開會及該教師導課我一概不知,我聽到此事心裏一震。於是我找到該教師,告訴他污衊大法罪大惡極,並講預言中的大淘汰。「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他急於辯解,不聽我講,並說他甚麼也不信,完全被邪惡操控了。我看他只急於排練,我也有事要辦,不便與其講下去,我不停的發正念,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找到自己每日學法少,心不靜,發正念好走神,沒有更進一步的講清真相

下午休息,我每個整點發正念,靜心學法。想辦法制止邪惡。學一會兒法,腦中閃出一念,上網把此事曝光,把相關的人員手機號發給明慧,讓海外同修幫助講真相。因為我地處較偏,與縣城同修相距七十餘里,不好聯繫,時間又緊(僅剩兩天)。上網發完,心裏沉重,一直請求師父加持幫助清除邪惡,決不能讓他詆毀大法,毒害世人。次日(週日)我上班,又去找該教師講真相,他正在組織學生排練,我正告他法輪功不是邪教,污衊大法要遭報,我讓他把有關破壞大法的東西全刪除,最後他還是執意不肯,而且他對我沒耐性。

我回到家,心裏極度悲傷。自責自己修的不好,愧對師父的救度,面對邪惡破壞大法,毒害世人,捫心自問,我真正用自己的一切維護大法了嗎?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我找到我最大的漏洞是法學的不好,但是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傍晚,我與妻子、孩子(都是大法弟子)協商,當晚與次日(週一)每個整點發正念,讓此邪惡之徒立即遭報,我心裏還是很難受,其實這些都是人心。但在晚上兩小時內遇到三個點悟我的事,讓我提高正念。一是我上網瀏覽明慧網頁,我發出的消息登出來了,但我並不抱有多大希望海外同修在當日就撥打電話,因為每日全國發到明慧網的電話號太多了。二是我家是個人資料點,近日在安全上有些疏忽,屋內東西多了一點兒,我把東西搬到外面收拾好,剛要回屋時一抬頭看到月亮(十月十三晚七點前),皎潔的月亮擴散出一個黃白的大圓盤,被七色的彩虹包圍著,那光環美極了,我悟到可能是法輪,叫妻子、孩子出來看,天氣冷,戶外沒人發現,因為我是閉著修的,這種奇蹟頭次看到。孩子好奇,八點又看了一眼,發現完全消失。我用電話告訴我的一個同事(向我講訴某某弄了許多污衊法輪功的東西的教師),妻子不讓我起歡喜心,但對我確實鼓勵很大,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三是看正見網的同修寫的《我所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我們留下的人一定也要修大法!」》和明慧週刊二五五期的《讓一思一念放射出大法所造就的正神的光燄》,我要用正念去解體破壞大法的邪惡,師父一定會幫我。我決定第二天和領導進一步講清真相,窒息邪惡。

第二天早八點發完正念,上班一路發到校門口巧遇(我悟其實是師父安排的)同事(向我講訴某某弄了許多污衊法輪功的東西的教師)。我問他昨晚看到甚麼沒有?他說看到光環了,他問我是咋回事,我說天上有奇蹟出現地上就將有大事發生。他著急的告訴我說,昨天下午三點左右,他們幾個教師(包括編造和在網上收集許多污衊大法的東西的教師)都收到國外法輪功學員打來的講真相電話,告訴他們為了自己的今天和明天請不要破壞大法,他(編造和在網上收集許多污衊大法的東西的教師)不敢講了,怕遭報。我到辦公室,看到兩領導正商量是否搞班隊會,後來決定把一切涉及污衊大法的內容全去掉,應付一下就得了。在師父的加持和海外同修的及時幫助,清除了我周圍許多邪惡,挽救了一些生命。

這時我才悟到兩種不正常的現象:一是前幾天身體出現流鼻涕的感冒症狀,原來是邪惡已向我壓過來,沒有意識到;二是上週三晚因為電腦防火牆過期,電腦好像染病毒,我用備份恢復中途退出(可能心性有了漏,對電腦的執著)造成電腦系統癱瘓。第二天跑幾十里外的同修那修理,唯一會技術的同修太忙,沒時間,也不一定能會修理,更不知需要幾天。

我去第一家電腦商家調不了(如果格式化,加密盤消失,有關大法的內容一切都丟失),有個同修讓我求師父幫忙。我發著正念又去第二家,求師父幫助,電腦商說我的電腦C盤找不到,只能試一下,但奇蹟出現了,在沒有C盤的情況下,電腦商用F盤的備份把電腦恢復正常了。電腦商笑著說,你的密碼都沒變。這樣僅半小時電腦恢復正常了。回家我說電腦商真是高手,妻子說那是師父幫助。現在想起來,舊勢力想毀壞我的電腦造成我與海外同修的間隔。而我做到信師信法,邪惡沒有得逞。我深深的感悟到信師信法無所不能,整體配合好一定能徹底解體邪惡。

偉大的師尊,師恩難報,弟子唯有不斷的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向海外的同修道一聲辛苦了。

幾年來,我只會坐在電腦前看同修的文章,今天第一次打稿件投稿,如有不足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