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還有些兇手至今沒遭報?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我們說,迫害正信的人決不會有好下場,迫害法輪功的兇手當然也不例外。但有些人不信,有些人懷疑。就像你在來信中問我的,如果迫害法輪功的兇手都不會有好下場,那為甚麼還有些惡人至今還沒遭報呢?除了你,不少人也都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們的許多同修也經常被問到這個問題。

下面,我想談談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僅供你參考。

縱觀古今中外的歷史,迫害正信的惡人之所以從來就沒有好下場,這是因為因果報應乃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宇宙規律。

哲學上講因果律,即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一定的原因必定導致一定的結果,一定的結果也必定有一定的原因。所謂因果報應其實就是這種因果律在人世間的一種客觀體現。《易經》雲:「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佛家《涅槃經》雲:「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道家《太上感應篇》雲:「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用老百姓的話講,也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在我看來,不管有人信也好,有人不信也好,因果報應都是一種普遍可見的客觀事實,是誰都無法改變的必然。

那麼,人世間為甚麼會存在因果報應?為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呢?

這是因為,人類社會與自然界和天體宇宙一樣,都是遵循著一定規則運轉的,守規則乃是人類社會、自然界和天體宇宙得以存在和延續共同的必備前提。

以開車為例,現代社會,形形色色的司機和車輛組成了一個獨特的世界,現在流行叫「汽車社會」。不開車的人很難體會,但當了司機後你就會切身的感受到,遵守交通規則對於「汽車社會」實在是太重要了!為甚麼這麼說?因為每個司機都是一個單獨的個體,都有自己的獨立意志,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心思,它們不但彼此有別,而且經常互相衝突,如果開車時大家不遵循共同的規則行事,「汽車社會」的正常秩序就不能維持,這個社會就無法正常的存在、運轉和延續。

最能體現這一點的莫過於十字路口。每天從早到晚,來自四面八方的車輛紛紛在此交匯,然後又從這裏駛向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目地的。作為司機,誰都想快一點通過。試想,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信號燈和交警──它(他)們是交通規則的具體體現,任由每個司機按著自己的意願行車,那會出現甚麼情景?很顯然,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十字路口必定秩序大亂,車輛堵塞相撞,安全根本得不到應有的保障,甚至出現車毀人亡。反之,正常情況下十字路口之所以秩序井然,正是因為司機們都能自覺的聽從信號燈和交警的指揮,不越雷池一步。

推而廣之,不僅「汽車社會」,整個人類社會也都必須遵循一定的規則,方能正常的存在、運轉和延續,而因果報應正是這樣的一種規則(維繫人類社會存在和延續的一大基本規則)。

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人性中都有惡的成份,都有自私的傾向,如果善無善報,惡無惡報;好人行善反而遭罪,壞人做惡得不到懲罰,那麼久而久之,做惡的人就會無所顧忌,肆無忌憚的為非作歹,而行善的人就會灰心喪氣,無心從善,甚至隨波逐流,棄善從惡,人與人就會不斷的互相傷害,彼此之間毫無安全感可言,人類社會就會因為最基本的秩序都無法維繫而趨於崩潰。人所共知,當今大陸社會,人心不古,唯利是圖,世風日下,雖然表面上經濟繁榮,但社會的道德基石早已被蛀空,社會環境日趨惡化,人們活的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之所以如此,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正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相信因果報應的道理,認為善無善報,惡無惡報,行善毫無價值,做惡情有可原,甚至是有能耐的標誌,既然如此,又何必做甚麼好人,做個惡人豈不是反倒活的更自在,更有利於自己嗎?!因此,人世間之所以會有因果報應,不是因為某個人或某些人的意志,不是因為受惠者要回報對自己做過好事的人,也不是因為被傷害的人要向施惡於自己的人復仇,而是人類社會正常存在、運轉和延續的需要,講的玄一點,這乃是「天意」。

從因果報應的角度講,人的各種言行,不管好也罷壞也罷,都會產生相應的後果。既然如此,人們對於正信(即教人向善也確實能使人向善的信仰)所做的一切同樣也會帶來相應的後果,不同之處只在於,善待信仰他的人得到的是福報,迫害信仰他的人得到的則是惡報。這不是信仰者的一廂情願,而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美國近代著名預言家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1877-1945)曾運用特異功能對上萬名病人的往世進行過解讀,結果發現其中有好幾個病人致病的原因可追溯到古羅馬時代,在那個時代他們都直接或間接地參與了對基督徒的迫害。

其中一位是45歲的婦女。在她36歲時因患脊髓灰質炎而癱瘓,以至不能行走,只能靠輪椅代步。在她嘗試了各種治療方法後,找到凱西做前世解讀,解讀後得知,她今生癱瘓的起因是因為她在古羅馬時期造的孽。公元37-68年,羅馬暴君尼祿瘋狂迫害基督徒時,她是王室成員。她當時在競技場中對那些被傷殘者不但沒有一絲同情心,反而大聲嘲笑。嘲笑的代價就是今世的癱瘓。

另一個案例的主人公是一個女孩子,她的前世曾經是尼祿王朝時的一名貴族,常以在競技場中觀看迫害基督徒為樂,特別是她在觀看一個女孩子的身體被獅子撕爛時竟然大笑。這個以殉道者的痛苦為樂的貴族,今世得以髖關節結核的病痛來償還她的罪業。

還有一個是電影製片人,17歲時得了脊髓灰質炎,腳有輕度的瘸拐。在對他的前世解讀中也涉及到羅馬時期對基督教的鎮壓事件。他當時是一名士兵,被送去鎮壓沒有做任何抵抗的基督徒們。他造了業不是因為作為軍人服從命令,而是由於譏笑那些堅持自己信仰的人們。今世的傷殘是要讓他從內心覺醒。

最後一位是一個男孩,16歲時因車禍脊柱被撞傷,自第五節脊椎骨以下完全喪失了知覺,不能動,只能依靠輪椅。7年半後,他23歲時,他母親請凱西為他做生命解讀,追述了他的前兩世的轉世情況。其中一世,他是基督教早期時的羅馬士兵,是個自負的人,對迫害基督徒持幸災樂禍的態度,並直接參與迫害基督徒。因此,今生的他就得忍受痛苦的煎熬。

凱西對以上例子的生命解讀為這些人找到了致病的根源:他們之所以今生飽受痛苦,完全是因為他們曾經嘲笑、迫害過那些堅持自己信仰的人們。前兩例中的主人公雖未直接參與迫害,但善惡不分,他們在今生就要為前世的無知、無情的行為付出痛苦的代價。那麼那些直接參與迫害的人,尤其是第四例,在青春年少時就嘗到那生不如死的痛楚。

歷史上對基督教的迫害是如此,今天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也不例外,在明慧網以及其它類似的網站上,幾乎每天都有這方面的報導。以下僅是明慧網今年1月21日報導的部份例子。

山東省淄博市「610」的徐世溫因迫害法輪功,現已遭到惡報,患癌症,在痛苦中等死。哈爾濱市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弟子的長林子勞教所所長史英白遭到惡報,現在病魔纏身,檢查不出病因,目前每天低調上班,晚去早走。惡警趙爽曾毒打迫害法輪功弟子,現在隊長職務被撤掉。

新疆石河子市中級法院行政科科長王安在審理一個案子時,因當事人對判決結果不服,找了一幫在社會上的小青年將他暴打了一頓,幾乎打成了殘廢。之前,2006年11月左右,當地法院非法開庭審判法輪功弟子趙愛軍時,趙的親人曾質問王安「為甚麼趙愛軍在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外界發生的一些事也要強加在趙愛軍身上時」,王安竟無恥的說:「反正是他幹的,不是他幹的,他都不承認,誰能說的清。」自1999年7月20日後,王安一直接管非法審判法輪功弟子的所謂「案子」,許多法輪功弟子都被他非法重判,這一次終於遭到了應有的報應。

北辛堡鄉副書記劉剛在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弟子,法輪功弟子楊桂寶、陳運川全家四口共五人被迫害致死,當地許多法輪功弟子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2004年,北辛堡鄉邪黨副書記劉剛因出車禍遭惡報身亡。

當然,從眼下的情況來看,並非所有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都已遭到了惡報,還有不少惡人現在可以說仍活的好好的,因為「幹的好」而加官進爵的也大有人在。那麼,這是否意味著他們真的能夠逃脫惡報的下場呢?是否表明因果報應只是受害者的一廂情願而非客觀必然呢?這是許多人都困惑的問題。不過,一旦你明白了因果報應的多樣性與複雜性,這個困惑也就不難解開了──它其實只是多樣化的因果報應在一定階段的特殊表現,而非對因果報應的否定。

從哲學層面講,因果聯繫不僅是客觀的,同時也是複雜多樣的。其表現形式主要有:1. 一因多果,同因異果。即指一種原因同時引起多種結果;同一原因在不同的條件下引起不同的結果。2. 一果多因,同果異因。是指一種結果是由多種同時起作用的原因所引起的;同一結果在不同的條件下由不同的原因所引起的。3. 多因多果,複合因果。是說多種原因引起了多種結果。

我們講的因果報應是因果聯繫在人世間的一種表現,它當然也是複雜多樣的。按照佛教中所說,因果報應有三種形式:一是現報,即今世行的善做的惡在今世就得到報應。二是生報,前世行的善做的惡今世報,今世行的善做的惡下世報。三是速報,就是報應來得快,如昨天做壞事今日遭惡報,上午做壞事,下午遭惡報。福報也是如此。當然,這還只是佛教中的一種認識,現實生活中的因果報應比這還要複雜多樣。

許多人之所以懷疑或不相信因果報應,是因為他們覺的在現實生活中存在著大量好人得不到好報,惡人得不到惡報的事例。明白了因果報應的複雜多樣性,再回過頭來看為甚麼有時好人不得好報,惡人不得惡報的問題就比較好理解了。其實這只是一種表面現象而已。有時好人不得好報很可能是因為他得好報的時間還沒到,而另一方面,雖然他現在行善,但很可能以前或前世做了許多壞事,正好現在得惡報了,或惡報一直延續到現在還沒完結,這樣表面上就呈現出一種好人不得好報的假相來。同樣,有的人做了許多壞事,眼下卻還過的很滋潤,甚至升官發財,那其實是因為他得惡報的時間還沒到,而他雖然今世或現在作惡,但以前或前世可能曾做過一些好事,正好現在得好報了,或善報一直延續到現在還沒完結,於是就呈現出一種惡人不得惡報的假相來。在踐踏大陸民眾信仰自由的惡黨人士中,有一部份人之所以至今逍遙法外,甚至加官進爵,可能就屬於這種情況。也就是說,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具體原因,目前他們得惡報的時間暫時還沒到,一旦時間到了,惡報必定就會跟著來到。這樣的例子已被披露出來的也有不少,比如今天剛加官進爵,沒多久就被雙規了,或是得病了,出車禍了……

老話不是講「蒼天有眼」嗎,不是還講「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麼,真的是這樣!

佛經中說的好:「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動念已先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寶鑑篇》)。老百姓講的更白: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都來報。

總之,一句話,只要犯下了迫害正信,踐踏信仰自由的罪行,報應遲早會降臨到他的頭上,想僥倖逃脫是決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