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歷史上的因果故事在告訴人們甚麼(八)

【明慧網2002年5月17日】
劉弘敬

唐朝彭城有個人叫劉弘敬,字元溥。世世代代居住在淮河淝水之間。家有資財數百萬,常積德而不誇耀,人們都不知道他。他家雖然很富,取利於別人的財富,也使他不怨恨。他拿出錢財幫助別人,施給別人恩惠並不希望有所報答。

長慶年間,有個很會相面的人,在壽春路上碰到元溥說:「噫!先生先停一下,我有話告訴你。」元溥就請他進入一館所問他有甚麼話。」那相面人說:「您財產很豐厚啊!然而二三年以後,你的壽數就要沒了。怎麼辦?」元溥大哭說:「夭折短命是天意,先生您對我有甚麼辦法?」相面人說:「相好,不如德高,德高不如度量大。你雖然壽不長,但德很高厚,至於度量就更寬大了,我暫且告訴你後事。在二三年之間,多積您的功德,或許有希望延長壽命。一德可以消百災,還可以享受爵祿,何況壽命呢?希望你努力作,我三年以後還會再來。」說完就走了。

元溥流著眼淚送別了他。於是又作了身後的打算。他有一個女兒將要出嫁,抵達維揚後,要找幾個女奴陪行。花了八十萬錢得到四個人。其中有一個人叫方蘭蓀,美麗非凡,而且那風骨姿態很不像平常家庭出身的人。元溥就追問她的情況。遲延很長時間才回答說:「賤妾有死罪,不敢說。主人家既然深感驚訝,我怎麼還敢隱瞞呢。我家世代為名家,家本來在河洛,先父在淮西作小官,不幸遭受吳寇專橫暴戾,因我們的姓與皇上的姓相同,懷疑是近親戚屬,身死賊寇刀下,家產也被沒收,因此埋沒,無處告狀申訴,其他的親屬也在賊寇被平亂之後強收為俘,再也沒有音訊了。我幾次更換主人,現在到了這個地方。」元溥聽完嘆息很久,才說:「鞋雖然是新的但不能放在頭上,帽子即使是舊的也不能踩在腳下,你雖然家族喪亡,但你是名家的後代,又有這樣的冤恨,三尺的兒童還知道發憤,況且丈夫呢?今天我如果不能挽救你並昭雪你的冤恨,就是神明也會殺我呀!」就又問她的親戚的情況,知道她的外祖父姓劉。馬上就把賣身契燒了並收她為外甥女,用五十萬家財,在他自己女兒以前讓她出嫁了。

長慶二年三月辛卯,蘭蓀已經出嫁,元溥夢見一人,披著青衣手裏拿著像簡,跪在地上參拜,急促而流著眼淚說:「我就是蘭蓀的父親,感謝您的恩德,怎麼才能報答呢?我曾聽說陰德是能夠感動天地的,現在您的壽限將要結束,我應該到玉帝那裏給你請求,所以來奉告。」說完走了,過了三天,元溥又夢到蘭蓀的父親站在庭堂前穿著紫衣拿著像簡,又有很多跟著他的侍衛,上前感謝元溥說:「我沒有甚麼才智,有幸能夠在玉帝那裏為你請求,上帝准許我延長你二十五年的壽命,而富達三代,子孫再也沒有後禍。那些殘害我們家的賊寇,全都抓獲歸案審理。現在活著的要有災禍到身,已經死的要讓子孫受連累。玉帝又憐憫我的冤仇,批准我任重要職務,將掌管淮海之間的山川。」然後就嗚咽著一再拜謝走了。第二天,元溥還很留戀,也沒有深信。

三年後,以前那個相面人果然來了,迎著他就祝賀元溥說:「您的壽命延長了,再讓我看看眼眉到頭髮之間。」元溥就把帽子旁側露出額頭。相面人一看說:「噫!你有陰德感動了上天,從今後壽命延長二十五年,富貴達到三代。」元溥才把蘭蓀的父親說的話告訴他。相面的說:「過去韓子積陰德保護了趙氏,太史公認為韓氏十代都能官位達到三侯,是有陰德的緣故。況且蘭蓀的家裏沒有後代了,蘭蓀已身為卑賤的奴隸了,像這樣你都能不顧花費很多錢財,也不貪她的美麗姿色,反而能撫恤她這個孤兒,難道這不是很厚的陰德嗎?」(譯自《陰德傳》)

蕭倣

唐朝的丞相蘭陵公蕭倣,有清世廉潔的美譽,被當時的人看作榜樣。曾經統帥軍隊駐守於番禺,又有百事主動助人的美名。因為這樣,外地的商人全都聚會而來,以至長安的買賣藥店,都增加了很多南方的物品。可見人情嚮往善美。

僖宗在壬午年登上皇位,於癸巳年逝世,在位十二年。提倡廣施德政教化,將蕭倣從常卿起升為上相,當時已經八十三歲了。蕭倣作丞相數載,招賢納士,提拔賢明的人才,使皇帝的恩慈能夠暢通無阻,節儉的品德得到發揚,輕薄的民尚也有改革。等到他死在位上,皇上特別追悼,停止上朝三天,冊封贈送的財物和禮節都有加等。有人議論說:高位厚祿,都有一定的名分,陰靈一定會助他長壽。不然的話,怎麼能有已過懸車之年,而命相的君主才出來了呢?姜太公晚年七十多才遇到文王,現在他超過太公垂釣渭水時年紀十二歲才遇明主,這就可以知道榮辱的本分,絕不是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