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佳木斯勞教所摧殘 成漢波在迫害中離世(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的七年多裏,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女大法弟子成漢波多次遭受當地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邪惡之徒的迫害,家人也被株連迫害,經濟損失數萬餘元。成漢波曾在佳木斯勞教所遭受野蠻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回到家後一直沒有完全康復。為躲避惡警的騷擾,避免再次受到迫害,舉家搬遷。近幾個月,成漢波食水難咽,日漸消瘦脫像,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成漢波生前照片

以下是成漢波生前自述自己遭受邪黨各級機構的迫害:

我叫成漢波,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證實法回來之後,被永紅分局惡警騙去,說談一談話就讓我回家,卻沒讓回家,把我送進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七天。家人被永紅分局以石秀文為首的勒索一萬多元錢才把我放回。

二零零一年因到樺南縣土龍鎮發真相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被土龍派出所抓捕,報到樺南縣公安局,被以國保科大隊長李軍為首的一夥惡人帶到樺南縣公安局逼問,我不配合,被李軍和鄧宏濱等幾個惡警毒打,後送進樺南縣看守所,關押四十天,家人被惡警李軍(電話:0454--6239981,手機:13946435900)、鄧宏濱等惡警勒索了一萬多元錢才把我放回家。

在樺南縣看守所裏,家人給買的被子一百五十元一床,被一個管教留下了不給,還剩一百三十多元錢,我讓趙加軍和一女管教張影(管財務的)把錢轉給功友,他們也沒給轉。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我去樺南縣五七林場發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又被惡警李軍等人抓捕,又被關進樺南縣看守所,在所謂的提審時我不配合,他們就打我。家裏也沒有錢再給他們了,他們就把我送佳木斯勞教所。去勞教所之前得先到佳木斯六一零辦理甚麼,我也不知道,也不讓我們下車,然後由佳木斯市公安局陳萬友和李軍等幾個惡警一起把我送進佳木斯勞教所,沒有任何手續,判兩年勞教。在檢查身體時,有一個男醫生說我心臟有病,再檢查檢查看看,當時陳萬友就叫我的名字,他就說我行,不用檢查了,他們就走了。

我在床上躺了兩、三天之後,勞教所惡徒指使邪悟者開始做轉化,我不聽就把我送嚴管隊關押,期間叫我們看污衊大法的片子,強制洗腦迫害,我在被打罵中煎熬。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惡人開始對我們仍在堅定大法的弟子進行最邪惡的迫害,讓我們穿勞教服,我們不穿,男女惡警和十多個打手打人,用膠棒大打出手,強制我們穿上勞教服,然後把我們兩手在後背交叉用手銬銬住,銬在低矮的鐵床上,從上午十點多鐘一直銬到下午三點多鐘,坐在地磚上。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是無法想像的,手腫的像饅頭一樣,腿被打成紫黑色,到了晚上又把我兩手背到後面坐電線轂轤上,銬了七天七夜。這是惡警洪偉和殷紅等參與的(男惡警都不知道名字)。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惡警們又把我調到三樓,逼坐在電線轂轤凳上,一人一塊地板磚的地方,過線就遭打,不許閉眼,眼睛閉一下,就延長十分鐘坐凳時間。被逼一個姿勢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從早上四點一直坐到晚上十一點,男惡警打手看著。二十多天後,又把我們轉到二樓一個一個的被施用大背銬酷刑,用此種殘酷迫害逼寫決裂書。參與的有惡警劉亞東、林偉、張小丹,我被銬三次,惡警劉亞東還給我扒光衣服,惡警利用邪悟者寫好了罵師父、罵大法的話,卑鄙的強拽我的手簽名。

二零零三年過大年前十二天,又強迫我寫五書,又被施用大背銬酷刑二次,當時疼的大汗珠子不停的淌,解開銬時一點都不敢動,是惡警們把我抬到床上的,參與的是李秀錦、孫麗敏。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勞教所惡警又逼迫我們寫誹謗大法的所謂「作業」,我們抵制迫害,不寫,他們就往我們腦袋、臉上、眼睛上打,當時就全腫了起來,然後又把我銬到鐵床邊上,坐在地磚上十五天,不讓洗臉、刷牙,還給加期一個月。

這都是中共江氏一夥採取了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惡手段之大全,都是極其險惡的。即使遭受這樣的迫害,我也無怨無恨,只是希望還在作惡的警察和不明真相的人早日清醒,為自己,也為子孫後代著想,停止參與迫害,趕快退出邪黨及其一切附屬組織,給自己留條後路,選擇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