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大法弟子李玉香屢受摧殘 零四年含冤離世(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山東省濰坊諸城市大法弟子李玉香,修煉大法後嚴重的疾病得以痊癒。1999年7月20日後惡警經常到她家進行非法抄家、拘留、罰款、曾兩次非法勞教;不管白天還是黑夜總是到家裏騷擾,威脅恐嚇;使其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於2004年農曆12月16日含冤去世,年僅49歲。

李玉香,女,家住濰坊諸城市外貿公司五里堡家屬院,煉功前曾經患有嚴重的肺心症後期、吐血,醫院都治不了,96年2月份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體很快康復。1999年12月13日,李玉香去北京證實大法,16日被公安無理抓回後,在諸城密洲路派出所受到公安惡棍曹金輝等五個暴徒用皮帶、電棍、腳踢、搧耳光等一頓毒打,遭慘烈迫害,後送往諸城看守所繼續迫害一個月。

在非法關押期間,單位外貿公司的不法惡人還串通諸城公安局在外貿公司召開萬人非法審判大會。大法弟子李玉香、張木華、王玉蘭等幾人被五花大綁從看守所拉到現場。參加非法審判會的有公司總經理王金友和黨委其他成員,還有公安局局長明中良及趙金光等。警察背著槍,大法弟子身邊被一邊一個惡警反扭著他們的胳膊摁著頭,手裏還拿著一個鐵絲做的嚼子(給牲口帶的),威脅說:「誰喊就給誰帶上」 。每人脖子上還掛著寫有×教分子的大牌子。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後,外貿公司邪黨人員把李玉香拉到外貿西院一座廢棄的危樓繼續非法關押,逼她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破舊的房子裏甚麼也沒有,寒風從破窗裏吹進,渾身凍透了,直至農曆新年前幾天才讓回家,並勒索罰款15600多元。

2000年正月初四李玉香和丈夫張木華一同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北京便衣警察先是綁架到警車上,強行搜身,並踩著她的頭髮打了一耳光。後又被劫持到天安門廣場東側歷史博物館後面的派出所,逐個審問後被帶到濰坊駐京辦事處。剛到那裏又被非法搜身,錢、身份證全被搜走。然後十多個人被銬在一起,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初八被非法遣送回諸城後,大法弟子們又被非法關押在外貿飼料廠西院一危樓裏一層的房間內,李玉香和張木華一人一間屋。公安暴徒曹金輝中午在外貿招待所吃酒後,在下午正常上班之時在此地將李玉香和其他大法弟子都毒打了一頓。

李玉香被關押二天後被劫持到興華路拘留所,24小時戴著手銬,連吃飯、睡覺、大小便都得有人幫忙,就這樣艱難的度過了20多天。

為了抗議這種殘酷的非人迫害,李玉香和關在這裏的功友一起絕食,又遭到以曹金輝為首的惡人粗暴的灌食迫害。惡人們將一根細管從她鼻子裏插進去,頓時她感到像窒息一樣難受,李玉香被折磨灌了三次。

28天後,李玉香被拉回外貿車隊,繼續和丈夫張木華被非法關在飼料廠西院(張木華一直被關在這裏)。這樣她又被本單位無辜非法關押兩個月,一直也沒有人來過問,他們就對看管的人說:「你去和領導說,我們沒有做違法的事,憑甚麼關押這麼長時間不聞不問」,卻一直沒有答覆。

為抗議這種無理迫害,他們夫妻倆就不再吃喝,絕食三天後被釋放回家。此時家中已是一貧如洗,外貿又不讓張木華去上班,一點經濟來源都沒有,李玉香妹妹看見這種情況非常同情,接濟她們才勉強生活下去。

2000年5月1日,李玉香和同修王玉蘭一起再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北京信訪局,一看門人詢問了後,打電話叫人把她們關進了當地派出所,後又送進駐京辦事處,外貿公司把她倆非法拉回外貿保衛處,保衛處長王金山指使保衛人員將她倆強行摁倒在地灌了糞湯,又髒又臭的屎弄得滿身都是,接著又把李玉香和王玉蘭綁在樹上。第二天被非法關進看守所繼續迫害一個月。為了抗議這種非法迫害,李玉香又開始絕食,絕食二十多天的過程中被強行灌食六次。其間還把她在外地上學的女兒叫回來,讓其逼她放棄信仰法輪功。獄中女惡警王偉每次見到她不是打就是罵。就在她絕食身體極度虛弱被放走的時候,王偉還狠狠打了她一耳光,嘴上都打出了血。

2000年10月1日,李玉香又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入諸城看守所,被惡警王宗和撕扯著頭髮一頓毒打,然後被迫坐在只有死囚犯才坐的鐵椅子上,被迫坐鐵椅子的還有大法弟子王玉蘭、莊汝鳳、楊桂真、陳秀玲等人。

為了抗議這種非人折磨,李玉香和功友們共同絕食。九天後,同修楊桂真被暴打致死在鐵椅子上。李玉香當時因被迫害的身體也極度虛弱,惡人怕承擔責任,才把她從鐵椅子上放下來送進了醫院。在這期間,單位還把正在上學的孩子叫回來,以此給她施加壓力,逼她放棄修煉大法。李玉香弟媳在外貿上班,因為替她照顧孩子,也被外貿停職並開除(株連制)。

就這樣惡人仍不斷的上門騷擾,沒辦法李玉香一家只好流離失所,被迫過著有家不能回的日子。

2001年2月在老家,李玉香再次被綁架,沒幾天被送王村勞教所,因當時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拒收,被放回家。

2001年12月底的一天,下午5時許,李玉香和家人正在做飯,忽聽叫門便開門後,外貿飼料廠保衛科長封振全帶密州路派出所的六名警察暴徒,猛然竄進,窮凶極惡的又把大法弟子李玉香倒控著頭從五樓拖到一樓,把腳後跟磨破了,血一滴滴的流出來;先是將她綁架到密州路派出所,當時外面非常寒冷,不法人員們連外衣、鞋都不讓她穿就又送往看守所;二天後又送王村勞教所,因身體被迫害的不行,勞教所當時不收,但在收受了當時送李玉香去的不法人員的賄賂後,勞教所無視李玉香的生死居然收了下來。在勞教所李玉香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迫害,四天後由於身體極度虛弱,被勞教所送回家。

2003年5月份,李玉香和同修一起前去看望另一同修,在回家的路上和同修在掛大法橫幅時,被惡警綁架到皇華派出所迫害。臉打的又青又腫,嘴出血了,頭上打出兩個大包,身上被打得呈紫顏色,頭髮被抓掉很多,後又被送到諸城市看守所,看守所見李玉香身體被打成這樣嚇人,怕承擔責任,沒敢收。

2004年農曆12月16日,飽受身心摧殘的李玉香含冤離開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