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人云亦云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多數不明法輪功真相的中國人,不是經過自己的深入了解得出結論,而是跟著共產黨的壟斷媒體人云亦云,對法輪功不負責任的妄加評論。這實際上是對自己不負責任。

1996年11月份,當時我還是一個在師專上學的學生,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學生會組織的一個活動裏,我聽到了李洪志老師在濟南的講法錄音。聽完第一講後,我的心情異常的激動,就像在黑夜裏行走的人看到了指引方向的明燈,從此我就下決心一輩子就修這個法了。

我以前對氣功就比較感興趣。在大學的閱覽室裏有各式各樣的氣功書,當我把這些氣功書翻了一遍之後,發現不過如此,對氣功的興趣也漸漸的淡薄了。而法輪功與那些只講祛病的氣功書完全不同,他有更深的內涵,吸引著我。

我的媽媽有嚴重的哮喘病,每到熱天就開始犯病,天氣轉涼才好些。從我上初中開始一直到高中畢業,她整整喘了八年。每到放暑假我哪也不能去,整天整夜地伺候她。每次犯病就一個多月幾乎不能吃不能喝,總覺的心裏堵得滿滿吃不下,喝水就像游泳被淹著一樣,睡覺也只在實在睏極了才坐著睡上十來分鐘,只要一動臉就憋的發青,所以經常連廁所都不能去,只能拿便盆在床上方便。經過一個夏天的折磨,媽媽的體重下降三、四十斤。看到她那樣受罪,我們也無能為力。因為各種藥都吃了,家裏還常備著氧氣袋。俗話說「內不治喘,外不治癬」,每到夏天對我們全家都是一個大難關。

這一切都在1996年11月份結束了。因為我們全家得到了大法。我從學校回來和爸爸、媽媽談法輪功的一些情況,他們二話沒說把那些治喘的各種藥扔到了垃圾堆裏,從此堅定的走上了修煉的路。我們村子有三個得哮喘病的,另外兩個因為把全部希望都寄託在了所謂的現代科學上,結果早在幾年前都死了,惟獨我媽媽沒吃一粒藥完全好了。這讓許多人都為之驚嘆。大法救了我媽媽,也救了我們全家。

我的一位姓郝的同學,她的左腿走路不方便總是發麻。她和我一起修煉法輪功。在聽老師的第一次講法後,回到宿舍就開始鬧肚子,到廁所裏拉出來的全是又腥又臭的黑血,過了一個星期後她的腿腳不麻了。老師給她清理了身體。

我雖然年輕,但腰總是有毛病,有時躺在床上根本自己起不來,上一尺高的台階要不扶著東西上不去也下不來,生怕閃了腰。自己也發愁:剛20多歲就這樣子,以後咋辦?感到很無奈。修煉法輪功,我的腰病徹底好了。以前的皮膚又黑又黃,煉功後皮膚又白又嫩,現在三十多歲了,比二十多歲時皮膚好多了。

從1996年到現在10年了,我們全家沒去過一次醫院,沒買過一粒藥。法輪大法讓我們的身體健康,心境也更加純淨善良。

希望中國百姓不要人云亦云。共產黨說不好就不好嗎?要用自己的思想靜下心來想一想,為甚麼有這麼多人煉法輪功呢?為甚麼有這麼多的神奇的事情發生呢?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希望大家不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去深入了解一下吧,說不定你的一生會發生根本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