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西南報》報導中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強摘器官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德國《西南報》(Suedwestpresse)2006年8月26日在「國家與世界」專欄裏發表題為「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囚禁,囚徒被當活體器官庫」的文章,指出「電話錄音證實了指控」,並報導了兩名中國外科醫生因此而在美國被控告。

文章說,中共政權被指控犯有可怕的罪行:從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強行摘取器官。對人來說這意味著死亡。中共當局否認這一點。然而獨立調查的專家們出示了證據。

「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種法輪功的供體吧?」
「對。」
「它那種都是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是吧?」
「對,肯定是選好的做嘛,因為這種東西做了要保證質量。」
「那就是你們還要親自挑選是吧?」
「對。」
「那像你們都要到監獄去自己挑選是吧?」
「對,肯定挑選。」
「他會知道給他取器官移植,他會知道嗎?」
「不知道。」

以上對話並非編造出來的。這個電話錄音是2006年5月22日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民族醫院的一名姓陸(音譯)的醫生和另一名通話者之間的談話,內容極有可能涉及一項以令人極其憎惡的方式從事的罪惡勾當。談話中該名醫生向對方提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器官。長久以來,中共政權就一直把被關押者,其中也包括法輪功學員視為活的器官儲存庫。

這項精神運動的成員於1999年在中國被迫害。這個功法在一段長時間內也有高層官員在煉,據法輪功學員介紹,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內便贏得了七千萬至一億人的心,所以中共當局橫加干涉。一個在共產黨以外不斷壯大的群眾運動是北京的當權者所無法容忍的。

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自那時起不需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消失在勞教所裏,被列為階級敵人後,法輪功學員可以被關押長達三年。

他們在勞教所裏經歷了甚麼,無人知曉。那些被強制勞教後釋放出來的人,經常能從他們的身體上看到被施以酷刑的痕跡,「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歐洲分部的負責人馬丁•克立孜勒(Martin Kritzler)說。曾經被關押在勞教所的人提到他們被關在很矮小的籠子裏。另外一些人的身上則可以清楚看出他們遭受電擊後留下的傷痕。而有些人已無從揭露這些秘密了。克立孜勒說,「很多親屬收到的只是被關押者的骨灰。」

當局淡化事件

被找到的屍體中能清楚看到被摘取器官證據的,雖然罕見,但卻還是有的。今年四月在江西省發現了一個退休了的小學女教師和她的表弟的屍體。這兩位法輪功學員到山上出遊後再沒有回來。數月後他們的屍體被發現。警方的驗屍報告說是「自殺」。但為何屍體裏沒有內臟,為何死者的頭顱被剃去毛髮,為何死者眼窩凹陷-這表明存在著被摘取眼角膜的嫌疑。這些在官方的報告中都沒有解釋。根本上中國在移植器官的問題上就存在著很多公開的疑點。例如四萬個器官移植的案例,都沒有說明器官的來源。

中共當局極力否認這些指控。現在這些指控不僅僅來自法輪功群體,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和檢察官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以及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他們的獨立調查報告中證實了這些指控。「我們收集了證據,當我們經過三個月時間的大量的查證工作而得到這些證據之後,我們得出一個無法否認的結論,就是在中國,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掠奪器官並在這個過程中被殺害。沒有人能失去了例如肝臟而繼續生存。」

中共深深的捲進了器官交易之中。「很多在國際市場上出現的器官都是來自中國。」國際人權協會的馬丁•萊森廷(Martin Lessenthin)說。像電話錄音中所證實的那樣,誰出得起相應的價錢,就能在短時間內買到一個器官。在中國有500家醫院做器官移植的手術。有時一些醫院還和器官儲存庫,也就是法輪功學員被關押的集中營有著密切聯繫。據一位軍醫的陳述,這樣的集中營有36個。其中最大的一個可監禁12萬人。而中共仍一如既往的不斷往裏投資。

活摘事件的發生在國際間造成轟動。七月底美國律師泰瑞•瑪什(Terri Marsh)女士對來參加波士頓器官移植會議的兩名中國外科醫生提出刑事指控。「我會盡一切努力,制止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殘暴的活摘器官行為。」這位人權法律基金會的負責人解釋她所採取的法律步驟。

來自武漢和上海醫院的外科主治醫生陳忠華、朱同玉被指控,至少沒有制止他們醫院裏的這種反人類的行為。瑪什在她的起訴書中指出:「被告是在知情和蓄意的情況下參與(活摘器官),並且/或者協同或縱容非法摘取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被囚者的器官的行為。」而他們也「從中牟取個人的經濟上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