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社會應付諸行動制止中共的犯罪」(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明慧記者冬娜報導)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法輪功支持者和多名國會議員在加拿大國會山前集會,呼籲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共同制止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前任亞太司司長、前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到場支持並演講。之後喬高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大衛•喬高在九月二十六日的集會上演講

記者:你最近走訪了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很多城市,包括美國、歐洲國家、澳洲以及聯合國。能談一談您此行的經歷嗎?

喬高:我去過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包括北歐在內的一些歐洲國家。我們下週五會到美國國會。我們在所到過的每一個地方都有收穫。我猜最令人鼓舞的是在同中國的歐盟高峰會上,東道國芬蘭的外交部長向中國的外交部長提出了(發生在中國)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

他以非常官方的方式告訴他們,歐洲人很關注那些關於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歐洲人希望進行一次獨立調查。我還沒有聽到中國外長的反饋,但是至少五億三千萬歐洲人通過他們的高峰會已經同中國政府提到了這件事,他們(中共官員)不能忽視。他們也許會忽視加拿大,但是他們不能忽視數億的歐洲人。

相似的情況還有,我想你已經聽說了,上週在日內瓦聯合國的高峰會上,我得到了兩分鐘時間,概述我們的報告。據證實,中國的代表花了四十五分鐘時間想要申請更多的講話時間。(記者註﹕每個國家有三分鐘時間進行辯駁,中共要求延長至五分鐘。)但是當他們真的得到了三分鐘講話時間時,卻甚麼也說不出來。你肯定能得到當時的錄音。

壓力正在形成,如果足夠多的人發出足夠多的電子郵件,並舉辦足夠多的類似今天這樣的集會。中國政府會很快做決定。我想他很快會失敗,並失去奧運會主辦權。

全世界都會反對在北京舉辦奧運,因為那裏發生著反人類犯罪,這是二十一世紀人類所不容的。我想,所有今天在場的人,七大洲所有談及此事的人都不會容忍這樣的反人類罪。

記者:你下一步的打算是甚麼?

喬高:週五,我們會去華盛頓在美國國會的一個小組委員會作證。在這個關於人權的小組委員會上,我們會談到我們的報告,在環遊世界過程中,我們所見、所聞、所了解的。

我還會提及今天早上已經提及的今年夏天波士頓發生的奇聞軼事。一位來自天津的外科醫生基本上向一位德國醫生承認了移植手術的器官供體是法輪功學員。當被問及器官來源時,他對德國醫生說,去問問在旅館外面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就知道了)。對我們來說,這名中國外科醫生已經清楚地承認了器官的來源,這裏說的是肝臟移植手術。

記者:您知道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高智晟律師最近被捕,至今未被釋放。前不久,中共限制外國通訊社在中國的報導,您對當前中國的人權狀況有何評價?

喬高:感謝你提到高智晟律師的問題。高律師是一位納爾遜•曼德拉式的人物,一位曼哈默德•甘地似的人物,他是中國法律界的良心。是他邀請麥塔斯和我前往中國調查的。我本人也是一位律師。他們竟能綁架高智晟,竟能派警察進駐高律師家,不讓他的妻子和孩子出門。中國政府以為他們生活在何種世界?他們認為加拿大人、美國人、歐洲人或亞洲人會允許他們最高貴的法律專業人士受到此種待遇嗎?將其像狗一樣的對待?

有傳言說高律師受到了酷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的中國舉辦奧運會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世界不會容忍他們(中共)這樣虐待法輪功學員,不會容忍他們這樣虐待高律師。他們最好不傷害並迅速釋放高律師,否則,我們會將這事追究到底,絕不會到北京參加二零零八年的奧運會。

記者:您認為全球的政府會關注此事嗎?

喬高:我想我們已經從澳洲、新西蘭、比利時、瑞典、芬蘭和法國等國家得到了令人鼓舞的回應。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必須付諸行動,全球的政府必須堅持,立刻付諸行動停止這一可怕的犯罪。

記者:您認為加拿大應採取何種行動?

喬高:我相信哈珀政府會要求對此作調查。你在調查中,不用走得太遠就會發現,事實已經是明擺著的了,通過我們的調查報告,(你會發現)活摘器官的事正在發生。

哈珀總理看來很關心中國人權問題,我希望他對此保持強勁的立場。加拿大不會有人相信,因為我們支持制止活摘器官的事,會使我們的對華出口受到影響。肯定有些事比一個政府的貿易更重要,順便提一下,我們同中國的貿易導致的赤字是兩百二十億加元。任何一個認為哈珀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不支持法輪功的人都錯了。我對哈珀政府繼續推動此事仍持樂觀的態度。

記者:您認為哈珀政府會調整對華援助政策嗎?

喬高:對呀,為甚麼中國(中共)在援助項目中要拿到加拿大納稅人的四千到五千萬加元,這是令人驚異的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過去幾年中已經提到過這個問題,加拿大不應當給中國援助。

如果我們不能確保從加拿大到中國的每一塊錢援助都沒有被浪費,沒有被蠶食,沒有被中共作為進行更隱蔽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迫害法輪功學員增加的資金,就不能再提供這些援助。

記者:看來政府間的人權對話並不奏效,你對此有何建議?

喬高:我的觀點是在任何同中國的雙邊會談上提出人權問題。在有中方和加方代表參加的會議上,每次都要提。不要每年僅提出一次,所謂的「人權對話」其實是一場猜字謎遊戲。前任大使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將其稱為「猜字謎遊戲」,「人權對話」就是這樣的。在如何對待中國的問題上,我們必須更加現實。

記者:感謝您接受採訪。

喬高: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