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法弟子也來重視為農村製作和發放資料(二)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以來,《明慧週刊》不斷刊登城市大法弟子去農村發放真相資料的經驗文章,都在為廣大農村得不到大法真相著急,但是,大部份城市大法弟子看了以後比較麻木,好像農村與自己無關,固守著狹小的城區,一年又一年反覆發放真相資料,但是許多精進的大法弟子都從近幾期《明慧週刊》上悟到了:全國大中城市大法弟子普遍去農村講真相、發資料已經初成趨勢,很可能是救度眾生的新天象變化。為此我們市(地級市)的眾多協調人商量以後,分頭找市區功友切磋,大家都有同感:大陸大法弟子大部份集中在大中城市裏,大法的資訊是最豐富的。而廣大農村,大法弟子稀少,真相空白地區的面積比城市大幾十倍,人口數量多很多倍。

我們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就在這狹小的城市區域反覆發了六、七年的真相資料。幾乎所有從監獄、勞教所放回來的城市大法弟子,頭一件事情就是在周圍住宅區發資料,可是都沒有想一想,這些地方早已被其他大法弟子發放過許多遍了,再發等於是重複。以至於經常有市民對大法弟子說:「你們一個多月沒有到我們那個小區發資料了,我們都想看一看法輪功的新消息。」他們把真相資料當作報紙一樣,希望天天有人送去看。以前我們聽了這些話,都高興得沾沾自喜:「眾生又有進步了。」可是現在把眼界放寬到遼闊的農村,我們就高興不起來了……

* * * * * * * * *

(接前文)

最後一個關鍵就是農村真相資料的選編與城市不同。在農村同一個地方我們很難去二次三次,所以必須一步到位,把真相要點都概括進去,因為經濟條件的限制,每一份資料一般只有二張A4紙,把文字縮小以擴大信息量(也有一些反饋說,農民朋友因為文化水平和生活習慣的關係,喜歡看大一些字的、帶圖片的資料。這方面也請同修權衡討論,也許可以一個地方間隔著發大字、小字不同排版和內容的資料)。同時因為喜歡相互傳看,對同一個村子的農戶最好發放多種版本的資料供他們交換,每隔十多戶人家可以發一張九評的光盤或書,(最好是DVD光碟容量大,貼上標籤「用DVD機播放」,供農民辨別)。

針對農村真相資料空白地區,我們覺的不管哪一種版本至少要包含七大要點:

一、法輪大法簡介、洪傳世界情況。
二、中共迫害大法的謠言與恐怖手段。
三、迫害大法遭惡報。
四、大法修煉故事與護身符的故事。
五、九評與三退。
六、各國支持大法與中國民眾的覺醒。
七、破網方法。

每一種版本可以更改具體內容,但是上述七大要點都應該具備。有條件的同修可以用電腦從新編輯排版,或請明慧同修幫助。無電腦也可以手工剪輯拼做。

在正法最後階段,城市大法弟子不應停留在少數幾個人下鄉,應該形成強大的整體力量去救度農村眾生。事實上時機上也成熟了,很多城市大法弟子都認識到了這一點,願意去農村。所以我們悟到這可能是新的天象變化,是正法最後階段必走的一步:過去落下了農村,現在大面積補救還來的及。下面我們再介紹本市部份同修去農村的經驗。

甲同修:這兩個月我去了四次農村,都是步行。前二次是選擇前半夜發,每次步行五個多小時,只能發一百多份資料,因為很多農民沒睡覺,有些只好放在他家門前的樹枝上、莊稼上,我擔心他們會無意中丟掉,後來就選擇到後半夜發放,而且,不急於當天趕回來,休息大半天後再發。從晚上十點開始,多數農民都睡覺了,我開始從起點出發,沿公路兩邊一公里左右內發放,一直發到天亮,大約能發一百五十份。這時有農村的早班客車可搭,或者招手搭農村拖拉機離開。第四次正碰上有月亮,我就依著指南針定位,遠遠離開公路深入兩邊農村,繞一大圈到了公路上正好天亮了。根據我的經驗,晚上步行六到七個小時的話,一般只發一百五十份左右,因為我們不能發的太密了,比如兩戶人家連在一起,只須發一戶,四、五戶農民聚在一起,只需發兩份就夠了。

這有甚麼好處呢?一是萬一別的功友至此處發放以免重複,二是我們可以步行去更大的範圍,絕不能光圖數量。實際上發的太密的原因主要是怕吃苦,不願多走路,只想早點發完休息。我和功友交流過,我們都有這種心態,一有了資料就想快點發完了事,而不是為真正救度眾生負責,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我們應該先把自己的心態正過來。

乙同修:我原來不太精進,從小在城市長大,一是不想吃苦,二是怕農村的惡狗,想起來可笑,我不怕惡警,卻怕農村的狗,那些狗比城市的狗凶多了,有時會有幾條狗撲上來,而且很多女同修更怕狗,這一次聽了甲同修的詳細介紹,正好《明慧週刊》二四一期刊用了兩篇文章<在農村發真相資料不應圖轟轟烈烈而要重效果>(以下稱<效果>)和<在農村發真相資料的一些經驗>(簡稱<經驗>)對我啟發很大。

先說<效果>一文講的」細水長流」一事,我們真的有不少的功友在城市這麼小的範圍內很密集的發,根子上講還是怕吃苦,不想多上幾次樓,另外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都長年累月的侷限在這有限的城市區發放,不也是怕吃苦,不想跋山涉水去農村,只圖安逸輕鬆嗎?!從總體上講我們在城市居民身上是重複發得太多了,下一步應該抽出一些時間與物質力量,去農村空白地區講真相了。

再說<經驗>一文給我這次去農村很大啟發。當然該作者講的是前半夜發放的經驗,掛在莊稼上,可能會損失一些資料,如果選擇在後半夜,大部份可以掛在農戶門口上去。現在是秋天不冷不熱,又乾燥,鄉間小路上沒有爛泥巴,我們應該抓緊這段時間。

我們這次下農村,研究地圖後,選了一百多里外做起點,原計劃是中午趕到小鎮上,休息到晚上十點再向一個小鎮步行發放。可是公共汽車司機快到小鎮時讓我一個人下了車,這時是上午十點半,我想這可能是師父點化我讓我白天發放,我想起前不久明慧週刊上說大法弟子大白天在農村面對面的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我想我今天也應該這樣做了,我感到毫無怕心,像神一樣的救度眾生來了。於是我沿公路兩邊一公里左右走,一戶一戶的把資料送給他們,我每進一戶人家就說:「我是法輪功的學員,給您送福音來了,你看一看,會給你帶來幸福平安的」對方大都熱情說「謝謝」,然後把我當客人一樣招呼我坐下來。

我帶了二百份資料,一連發了五、六個小時才發完。這一路上很順利。只有一戶人家的小孩是個小學生,受學校邪黨的毒害,看後不許他家人保存,跑出來把資料還給了我。我的體會是:

一、我一路上發放的這些人家,沒有一個人聽說過大法真相和九評三退,其它廣大農村我想估計差不多。當時我深感城市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每個城市同修都有責任來農村講真相。

二、大部份農民當面看了真相,包括五十多歲的農民,沒有說字小看不清,而這些字是按比例把兩張明慧週報縮印成一張。我個人認為所以今後發農村的真相資料要用小字,才能在有限的紙上擴大信息量。

三、發正念極其重要,在家動身前發了二天正念,每次一發就是半個小時,還有幾個功友沒去農村的幫我發正念,一直到我平安回家。

四、在真正下決心做這件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一點不怕那些農村的狗了。至於選擇白天還是後半夜發,視狀態而定,不可盲目效仿,我自己也不一定每次這樣白天做。

五、給同一片居住地的農民最好選不同版本的資料以便他們交換傳看。有時幾個農民圍過來看,有的就說,怎麼都是一樣的內容呢?我只好說,這次我們沒做好。下次還有機會的。

丙同修:我們夫妻是老年大法弟子,頭一次去縣城發放,上午去,下午回。因為縣城大都是六、七層樓房,住戶上班去了,我就從六樓到一樓,放到他們的門口就行了,一出門就是大馬路,人流如潮,很方便的。第二次去一個小鎮上發放,沒想到這個小鎮就是一個十字形的街道,全都是一二層樓的店鋪,樓上住人,樓下是店子,樓梯裝在他家的店子裏,白天很不好發放,偶爾借買東西的機會放幾份到店鋪貨堆裏,不知他們甚麼時候才能發現。連鎮政府、派出所都只有一二層樓。我們只好找個旅店住下來,等到晚上關門再去發。這個小鎮有四、五百戶,我們帶了二百份,在小鎮上只發了一百份,另一百份發到小鎮周圍的農村去了。

丁同修:我有個摩托車,帶上一個同修到一個小鎮集市,那時趕集的農戶已經擺滿了幾百個攤位,而這個時候,工商、稅務、公安還在睡懶覺。我前面騎著車開道,後邊的同修一個個攤位的發放,農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資料,高高興興都接下來看。一個小時發完後我們就騎車走了,事後聽說,邪黨公安在追查,但是一無所獲。

甲同修補充:多數功友可能會選擇在後半夜在農村發放,雖然農戶睡了,但是也要穿上軟底鞋,輕輕的到門口去,同時發正念,心裏說:我是救你們來了,請你們配合好珍惜大法洪傳。有一次光顧發資料忘了發正念,結果邪惡鑽空子,我剛一到門口,側房的男人就醒了,問了我的甚麼名字,原來他以為天要亮了,他的鄰居從他的前門過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說:你睡吧,還早呢,他就沒聲音了。

我第三次去一個山區,頭天晚上我自己夢見來到一個山區,山路上兩隻蝗蟲叮在我手上摔不掉,前面還有一條蛇吱吱叫不準我過去。我一下驚醒了趕緊坐起來發正念,但是好一會發不動似的,天上一張黑網罩著似的,頭又痛,我堅定正念一直發了半個小時,一直感到天清體透才罷休。第二天晚上到農村發真相時雖然遇到幾次干擾,但有驚無險。有一次我剛到一農戶家側房前的曬衣架旁,一下子他家正屋的燈亮了,大門打開了,男主人走了出來,正看見我,我在那一瞬間就發出了正念,同時擰開手電,裝著在地上尋東西,他以為我是晚上出來捉青蛙、捉蛇的農民就不作聲了。

關於大法弟子整體上協調去農村講真相的迫切性,我覺得並不是城市不要做了,而是要克服困難,不怕吃苦,抽出一部份人力物力去農村救度眾生,9月7日的《明慧週刊》刊出兩篇文章介紹農村講真相的文章。我把我最近一次看到的師父點化寫給同修們參考。這次我和另一同修同時出發去同一片農村地區,但相隔幾十里。我在一個小店裏付了兩塊錢,店老闆同意我在他床上睡兩個小時,準備晚上十點以後再去發。本來我有些疲勞,但總也睡不著,就迷迷糊糊躺著發正念。我感到身體像一個充電器一樣,能量不斷增多,體力不斷在增加,忽然我看到一隻無比巨大的法船緩緩從遠處向這個鎮上開過來,有點像航空母艦,無聲無息的移過來,我白天坐車過來的這幾十里農村和小鎮都變成像灰塵一樣小,我向法船頂上張望,才看到那巨大的法船上是空的,只有少數幾個人在船上,一言不發的望著這些農村眾生。這個景象持續了好幾分鐘,我悟到我和同修來到這幾個鄉鎮救度眾生時,師父就把法船跟著開了過來,盼望我們做好這一切,救度有緣之人上法船啊!當晚幾次踩到水裏去了,有時從狹窄的田埂上仰面摔下去。我第一念就是,師父,我不怕!我一定要救度這裏的眾生,鏟除這兒的邪惡勢力。

整晚的發資料,走累了可以找個山路打坐。就像打掃戰場一樣,天亮後還針對這些發放地區發正念,徹底鏟除共產邪靈、農村中的壞人和邪惡公安背後的惡魔,不許舉報,破壞真相資料干擾農村眾生得救。

更多同修:我們是女大法弟子,晚上走路不太方便。白天當面發到農戶家去,少量發十戶就快速轉移的話我們做的到,但很難有交通工具,而且只能侷限在公路邊上。我們就想了一個辦法,倆人結伴去農村,每人只帶一份簡易資料,包括天安門自焚真相,三退簡介和護身符的故事。步行,一戶一戶親口去講,同時讓他們看真相資料,勸三退,教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方幾分鐘就看完了,我們收回來帶到另一戶人家去講,這樣效果也很好。晚上我們找到一戶農民家,一看就是善良人家,就每人交五元錢住宿,農民很高興的收留了我們。為了避免邪惡鑽空子,我們下一次可以帶一點輕便商品,比如襪子啊、氣球啊,去農村邊賣邊講真相。有一個女同修會理髮,也準備和我們連續去農村輾轉幾天,邊上門理髮,邊講真相勸三退。

另外我們建議那些在外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因為以前都隱居在城市裏,生活條件方便一些,但是這部份大法弟子時間充裕一些,可以像雲遊農村似的,採取後半夜發資料的方式,一路發幾十里,幾百里,救度更多的眾生。

有了救度眾生的決心,在師父的加持下,走遍農村的萬水千山並不難,我市還有一個老年大法弟子,她快七十歲了,她選擇了晚上半夜二點出發,在鄉間步行三、四個小時後正好天亮,幾十份資料已經安全送到了農民家門口。農村眾生真的在急著盼望大法弟子去救度,比如有的同修發到天亮,多次搭拖拉機,貨車轉移時,順便給司機講真相,勸三退,這些司機都沒有聽說過九評和三退之事,可能被舊勢力封閉太久太嚴實了,他們很難一下子相信大法真相,這從反面說明這些農民長期不知道真相造成的可怕現象。如果他們平時道聽途說多少知道一些大法真相,對他們勸三退也會容易一些。當然也有根基好的。

同修有一次到公路邊等車,忽然旁邊一個農婦搬了一把椅子給他坐,又泡一杯茶給他喝。該同修悟到是有緣人來了,馬上跟她講真相,勸三退。那農婦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些事,可當時就同意退團,退少先隊。她還反映,部份年輕農民外出打工去了,留家的是老人與學生孩子。該同修謝謝她的提醒,回家後就在真相資料邊上加一句:「如果你的親人在外打工,請你保存這份資料給他看,會給他帶來幸福平安的。」另一位同修在農村當面講真相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在此建議城市大法弟子多想點辦法給進城打工的農民講真相,勸三退。

(全文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