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法弟子也來重視為農村製作和發放資料(一)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以來,《明慧週刊》不斷刊登城市大法弟子去農村發放真相資料的經驗文章,都在為廣大農村得不到大法真相著急,但是,很多城市大法弟子看了以後比較麻木,好像農村與自己無關,固守著狹小的城區,一年又一年反覆發放真相資料,但是許多精進的大法弟子都從近幾期《明慧週刊》上悟到了:全國大中城市大法弟子普遍去農村講真相、發資料已經初成趨勢,很可能是救度眾生的新天象變化。為此我們市(地級市)的眾多協調人商量以後,分頭找市區功友切磋,大家都有同感:大陸大法弟子大部份集中在大中城市裏,大法的資訊是最豐富的。而廣大農村,大法弟子稀少,真相空白地區的面積比城市大幾十倍,人口數量多很多倍。我們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就在這狹小的城市區域反覆發了六、七年的真相資料。很多從監獄、勞教所放回來的城市大法弟子,頭一件事情就是在周圍住宅區發資料,可是都沒有想一想,這些地方早已被其他大法弟子發放過許多遍了,再發等於是重複。以至於經常有市民對大法弟子說:「你們一個多月沒有到我們那個小區發資料了,我們都想看一看法輪功的新消息。」他們把真相資料當作報紙一樣,希望天天有人送去看。

以前我們聽了這些話,都高興得沾沾自喜:「眾生又有進步了。」可是現在把眼界放寬到遼闊的農村,我們就高興不起來了:廣大農民幾年來得不到大法真相,這不正是我們所有城市大法弟子眼界太窄,年年守著「這三分地」,求安逸之心不願跋山涉水的吃苦去救農民造成的嗎?!他們同樣是城市大法弟子應該救度的眾生啊!過去我們沒有適當的抽出一部份時間和精力去救度他們,我們已經對不起他們了,如果再不調整我們的救度方向、擴大救度範圍,我們將會對不起師父與大法,甚至是有罪過的,因為是我們有意落下了大量農村眾生沒有救度。當然不是說城市的救度工作就不做了,而是應該安排相當一部份人力、物力去農村,同時整體上協調好,以免同一個鄉鎮出現眾多功友重複發放。

下面把我們市二、三個月來的經驗介紹出來,希望拋磚引玉,引起全國所有大中城市同修的重視。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更好的完善。

首先我們建議部份同修買了本省的交通地圖冊和行政地圖冊(可複印)。我們發現:一、隨便一個縣的面積就比本市區大幾十倍,以前我們很少去救度他們。二、近幾年來農村交通已經非常方便,縣縣有正規公路國道、省道,所有鄉鎮之間的縣道都是水泥馬路,半個小時就有一趟公共汽車;鄉鎮裏面村村都有鄉道(簡易公路),客車、貨車很多。我們悟到這是大法為大法弟子救度農民造就的物質環境,也是眾生之福。我們省經濟比較落後都達到這種成度了,我們要好好利用這些條件。

然後,就是從總體上摸清本市農村的情況。市區以外的幾個縣城裏都有少量大法弟子,但是那幾個精進的功友幾年前被綁架以後,餘下的都不願走出來或者邪悟了,很少與城市同修聯繫,市區有幾個功友以前去縣城發過資料,但是次數不多,沒有跟上正法進程;至於縣以下的鄉鎮,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總共分散著十來個煉功點,每個點上有幾個人修煉,「七二零」迫害以後大多失去了聯繫,大多不願走出來。而且農村面積太遼闊,光有幾個農村大法弟子救不了巨大眾多的農村眾生,我們專門走訪了一些農村,往往是方圓幾十里都沒有人聽說過大法真相和九評三退,只知道中共邪黨的電視謊言。

少數幾個功友先去農村發資料,回來再介紹經驗,不到一個月,全市就有二十多個功友主動去偏遠農村步行發資料。為了破除舊勢力對農村眾生設下的障礙,使大法真相撒遍農村每一個角落,減少重複發放,同修們就像行軍打仗一樣,詳細研究了本省本市地圖冊,我市設有好幾個縣(包括縣級市),每個縣有十個左右的鎮,每個鎮約有五個鄉,每個鄉又有十個左右的村,每個村大約有五個村民小組(即過去的生產隊),每個小組大約有四十個農戶家庭散落在六至十平方公里的山地河湖之間,發資料真的要跋山涉水,吃很多苦,比城市難的多。

同修們協商以後,大家都同意統一協調,每個學法片區「承包」一個縣,片區內的功友再協商去不同的鄉鎮,男同修主動去邊遠農村徒步發放,小鎮、鄉政府所在地,因為其交通住宿相對方便一些,居民集中,就留給女同修去發。我們相信如果城市有三分之一的大法弟子每個月去一次農村,不用多久,遼闊的農村將不會存在真相空白地區。當然有些城市功友無法去農村也不要緊的,可以幫助發正念,從經濟上可以幫助,因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