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龍口市邪黨刑逼法輪功修煉者放棄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

一、龍口市辛嘉鎮尹向陽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底,山東省龍口市辛嘉鎮邪黨政府不法人員將大法弟子尹向陽關在派出所,折騰了半夜;八月底逼迫他揭批法輪功。尹向陽拒絕了邪黨人員的無理要求,並將誹謗師父的書給撕掉了,遭到政法委宋書記和崔鎮長發了瘋一樣上前毒打,曲姓邪黨書記在旁邊對大法師父破口大罵。九月底,邪黨人員又把尹向陽和妻子吳曼平關在鎮政府,公安又對他家進行搜查,一直關了四、五天。

十月六號這天,尹向陽夫妻兩人又一起去了北京,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大法及遭迫害的事實真相。當時到北京的有尹向陽一家三口及李桂蘭等三人,反映情況後,被邪黨人員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拘留所警察指使犯人毒打尹向陽三四次,用拖鞋底打。在拘留期快滿時,拘留所裏姓邢的看守又將尹向陽毒打一頓,一看打不起作用,就用電棍電,看他沒屈服,又將他送到鎮政府繼續迫害。一同被非法拘留的還有李桂蘭,也挨了打。尹向陽和李桂蘭一個月被連續非法拘留二次。

同年,尹向陽一家臘月二十七又去了北京(兒子二十七去,他們兩口是二十八去的),在北京被兩個騙子騙到賓館,最後被劫持到龍口駐京辦事處。辦事處的馬延會將他們銬在椅子和床架上兩天,他的兒子當時在場。初一晚上,派出所王基玉將他們劫持回來,非法關在鎮政府。

大法弟子韓霞臘月二十八去北京,初三被劫持回,也關在鎮政府。王桂卿因臘月底到北京上訪也被非法關押在鎮政府。李桂蘭因正月初七去北京也同樣被關。當時被關押的還有李玉君,他是十二月份去北京,這次邪黨人員也找藉口將他關押在鎮政府。好幾天都不給飯吃,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因當時是數九寒天,太冷,晚上凍得睡不著。這麼冷的天,惡徒還將李桂蘭銬在窗架上兩天兩宿,凍的腳上起了凍傷。韓霞被送到拘留所,尹向陽被關押在鎮政府一個半月。

在三、四月份,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放回家,七、八月份又被綁架押、時間不等。姜華被楊所長打了一頓後送到拘留所。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尹向陽送大法真相資料給政府官員看,被抄了家,把吳曼萍帶到派出所關押審問,當時尹向陽不願受邪惡迫害外出,二十七日回家的下午被鎮政府送到敬老院關押、強制轉化,他妻子吳曼萍、姜華、韓霞先後在十六、十七號被非法關押。二十九號被批勞教,不法人員將吳曼萍送到刑事拘留所,十一月初送到淄博勞教所四分所。

在這些大法弟子們被關押期間,派出所楊所長下午對尹向陽進行審問,因他堅持煉法輪功,楊火冒三丈,朝著他的臉狠打,邊打邊罵大法的師父,打了四、五十下,將牙打掉四顆,打累了說明天再較量。在鎮政府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後,大法弟子們明白了不能讓邪惡繼續下去,開始絕食,四五天後,尹向陽與韓霞被放回。

二、龍口鎮政府是如何電棍逼迫法輪功修煉者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六日,龍口鎮邪黨政府人員採取各種藉口,將六十八歲的欒秀芝、孫景芳、王智軍(已被非法判刑),還有坳上兩個學員,非法關押在政府,進行刑訊逼寫保證書。王智軍被毒打後判刑,孫景芳被曲教導員毒打,專打臉,打了有上百下,臉腫並出了血,讓他蹲四個小時,三天三夜未讓睡覺。打人者還有副隊長馬道堂,王繼明用腳兇狠地踢她的腿,打人時害怕輿論影響,將她關在廁所裏打,讓這些大法弟子睡在水泥地上,並交五佰元錢伙食費,不准回家,不交錢家裏就停電停水。

龍口經貿委同一日在「甲種」辦所謂的「教育轉化班」,由經貿委佐書記主管,還有石磊及一位姓楊的。大法弟子徐培浩、王洪菊、王慶華被非法關押,丁淑賢、姜霞流離在外。徐培浩、王洪菊被關押的理由是十月一日到北京證實大法。十月二十日,王洪菊因抗議執法者知法犯法被戴上手銬,銬在暖氣管上,用電棍打,從下午到晚上十一點鐘多次被打,一開始用一大一小兩個電棍,後來又買來一個大電棍,王洪菊左手中指、無名指、手腕等多處起水泡、血泡,手腫得像小饅頭,身上也被燙傷。徐培浩也被電棍拷打、逼供,因其身體虛弱,又被強行送進醫院打針,折磨多時。

十月二十七日至十一月二日,佐書記一夥將他們二十四小時都銬在暖氣管上。十一月三日,又將王洪菊、徐培浩摘下手銬,將窗戶封閉,門上鎖,二十四小時不准出門、上廁所,只准看管人員中午給買一頓飯。

十一月十五日左右,於界軍帶人審查王洪菊,強行威逼,大打出手。二十三日晚,佐書記將徐培浩銬在暖氣管上,徐培浩被逼無奈於當夜闖出魔窟。王洪菊也於當晚被戴上手銬,至二十四日下午四時左右,不准去大小便,讓就地解決。二十四日,大法弟子楊炳慧又被強行帶去強制洗腦(所謂的「接受教育」),佐書記將她的換洗衣物、錢都給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