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法弟子蔡榮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全面打壓、造謠,邪惡的迫害壓向大法學員,我也進京為大法上訪鳴冤。

全國的大法弟子幾萬人被押送豐台體育館,當天晚上我被北京警察關押在車裏一宿,跟他們講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講了一夜,第二天把我們押入一個大院報名,折騰了好幾個地方,北京的軍隊很多,警察扛著槍把我們押入車站,一路瘋狂的往回送,中間不停站,幾天折騰,當時的北京炎熱40多度,又渴又餓,送回當地幾個月我又進京上信訪辦上訪,當時全國各地認領當地的大法學員的車很多,它們連打帶踢的把我押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後被送回佳木斯看守所,關押了一個多月,在裏面因為堅持煉功被體罰,不許睡覺,最後被它們勒索5000元錢交給石秀才把我放回。

2001年郊區分局白勝太幾個惡警闖入我家,把師父的法像搶走。每逢敏感日,單位保衛科幾人連包片民警經常來騷擾,搞得左右鄰居不得安寧。2002年郊區分局李萬義一夥邪惡之徒又闖入我家,搶走所有大法書、錄音帶、錄像機等,當時我和兩個女兒在家,丈夫在外地,他們把孩子從我懷裏搶走,兩人一邊一個把我架入警車,在分局,把我銬在鐵椅子上,拿鞋底打我的手、打我的臉,問資料哪來的,我決不配合邪惡,折騰一天,把我送到看守所。我絕食抗議8天。一天早上,把我的腳用大鐵鏈子銬上,押到佳木斯勞教所。

到勞教所後被體罰,坐小凳、聽錄音、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錄像,強行洗腦,精神肉體受到極大的摧殘。潮濕的環境讓我染上了疥瘡,6個多月疼痛難忍,有時讓同修拿鞋底抽打,痛癢才能好一些。惡人將我們放到上霜靠冷山的屋子裏,疥瘡怕潮濕,我痛苦極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看到謾罵師父的標語,我們幾個給撕掉了,惡警張小丹把我們銬在地上一天一夜,惡警祝鐵紅、蔣佳南、李秀錦把我們連在一起打,三個人輪番打,把頭往牆上撞,打得我全身青紫,一個多月才好。惡警還長期迫害體罰,不讓我們睡覺,長期背銬、摧殘、洗腦、圍攻輪番轉化。

2003年6月25日,由於我不寫所謂的作業,惡警李秀錦逼我們幾個同修做出決定,我們不配合,惡警劉亞東、高曉華和幾個刑事犯對我們大打出手,我的臉全部打腫,耳朵被男惡警何強打的幾個月聽不見聲音,兩個手被扣的腫很高,於文斌逼我們寫作業,我不寫把我的手擰得青紫,他們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屋裏放個便桶,便完了再扣上,同修老費60多歲的人銬的腿不好使,解便時不小心把便桶撒一地,刑事犯破口大罵,惡警還經常逼大法弟子強行勞役,加班、加點,如不服從就用電棍電擊、關小號。

在我被勞教的一個多月中。友誼路派出所惡警還對家人威逼、恐嚇,孩子才3、4歲,我被關押,當時只得請孩子的二姑照看她,惡警要搜東西二姑不讓,說拿出搜查令才允許搜,這時丈夫回來了和警察講理說,你們無故將人帶走了還來家裏亂翻,這樣不行!又來了幾個親屬也不讓他們搜查,隨便翻東西就是不行!家人在氣憤至極時跟他們發生衝突,他們強行把幾個家人關押到看守所,孩子的三叔關押期間,讓獄警送封家信就得500元錢,共產邪黨的爪牙真是邪惡呀!友誼路派出所惡警仲強把自己的假牙拿下來,說是我們家人給他打掉的,被他硬是勒索了6萬元,丈夫辛辛苦苦掙來的20多萬元全部蕩盡,我的幾個家人(不修煉)才從看守所被放了回來。

我被關押期間,我父親由於思念女兒,知道我在裏面備受折磨,著急上火,離開人世,父親死也沒見上女兒一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