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心除色魔


【明慧網2006年8月31日】作為修煉的人,一旦走上修煉的路,遇到的第一關就是色的問題。在過去的修煉中,如佛教、道教,把色的問題看的很嚴重,第一關就是色的問題,就是要去掉常人的色心和色慾,如果第一關過不去,以後修煉的路就很難走下去。因為神、佛是絕對沒有人的色慾和色心。因此,在高層空間把這個問題也看的很重,那些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也在利用大法弟子的有漏,在這方面引誘大法弟子犯罪,從而把大法弟子拉下去,達到它們險惡的目地。

我就把自己在這方面的經歷和一些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同交流,層次有限,請求同修批評指正。

在我讀小學時,我總在想,那些品德高尚的人、有修養的人應該是純淨的,不食人間煙火,沒有人的骯髒的慾望的。但是,到了初中階段,父母親感情不和,父親的脾氣很暴躁,愛吵架,家裏缺乏溫暖。我總是與父親吵架,就開始早戀了。我在修煉之前,在感情方面一直不順利,經歷了許多感情方面的痛苦,吃了許多苦頭。這也許就是一個魔煉的過程,讓我去掉人的情與色心。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才得法。因為得法很晚,所以我非常珍惜大法,也非常精進。最初,在闖色慾這一關很艱難。往往在睡夢中,總是過不了關,醒來後懊悔的不得了,真的很恨自己不爭氣。在心裏反覆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守住心性,反覆默念師尊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第二次,又在夢中遇到同樣的事,還是做不好,醒來後又很懊悔,再次下定決心,一定要闖過這一關。就這樣,跌跌撞撞的,不斷的鼓勵自己,終於闖過了這一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因為我堅持修煉,不放棄大法,父親就打罵我,甚至對大姐說,他要打斷我的腿,不讓我去上學(當時我在讀博士)。當時我就想:我不如結婚了,這樣他就管不了我。當時,丈夫與我是同級的同學,他對我比較關心,再加上他對大法也比較理解,我就與他交往。有一次,他拒絕了參與「揭批法輪功」的大會。他們繫裏要批判一位同修,他拒絕在會上發言,讓我很感動,就願意與他談朋友。

丈夫早在一九九四年就接觸大法了,但是因為色慾這一關過不去,就沒有堅持下來。在談朋友期間,因為學法不夠深入,對自己沒有嚴格要求。在他的一再鼓動下,我與他未婚同居了。每次都很後悔,但總是以我們會結婚的理由原諒自己。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無比的後悔,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把自己混同與常人,也與常人一樣做敗壞的事。現在回想起來,大法弟子經歷的磨難也不是無緣無故的。二零零一年,我因為發真相資料,被抓,被非法關押半年,給家人和丈夫帶給巨大的壓力和痛苦。現在向內找找,看著表面上,好像是因為發真相資料被抓,其實,根本上是因為色心沒去,才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邪惡所迫害

經過這場嚴厲的迫害,我清醒了,更理智的看待問題,尤其對待在色魔的問題上,也更冷靜、更嚴格了。丈夫的色慾很重,而且,有些神經衰弱,睡不好覺。我有時笑話他,前世可能是妓女,不然怎麼會有那麼重的色慾。他的色慾之心,成為我修煉路上一個強大的障礙。我們在修煉中不斷向高層次上突破,身體要越來越純淨,但常人中的生活還要繼續維持,扮演好常人中的角色,為後人留下一條參照的路。

他提出要求時,我雖然心裏很不情願,但不好拒絕他,我就不停的發正念,請求師尊加持弟子,清除他背後的色魔和色慾。有時,晚上陪他和小孩睡覺,也不停的發正念。我就這樣,一直堅持不斷的清除他背後的色魔。過了大約半年,有次師尊在夢中點化我,師尊已經把他的色慾去掉了一半。從那以後,他的色慾也沒有以前那麼重了。

今年三月中旬,他的臀部開始起癬,像皮膚病一樣,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癬。他抹藥也不起作用。我明白那是師尊在給他清理身體。後來慢慢的就好了,我就勸他修煉,他也不反對,但堅持不下來。我每天中午基本上不睡午覺,而是煉動功。他看到這些,也深有觸動,於是就決定與我一起煉功。每天晚上,我們一起煉功,他很認真,聽著純淨祥和的音樂,他的許多不好的念頭和七情六慾就不知不覺的被清理了。而且煉完功,他倒頭就睡,神經衰弱的毛病自然就好了,也不會有色慾的心了。有時,他提出要求,我就提醒他,要守住心性,闖過色慾關。現在基本上沒有常人的那種不好的行為了,取而代之的是兩人之間更純淨的默契與和諧,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我寫出來這些,與同修共同交流,希望大家對色慾的問題要重視,同時,要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色魔。因為這些色魔不但干擾大法弟子的修煉,還在毒害世人,使社會風氣敗壞,把世人拉入地獄中。我們一定要清除色魔,不能縱容和默認它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