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個被綁在床上的人是你

告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

【明慧網2006年8月14日】看了「新唐人電視台」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我心裏久久不能平靜。同時我也不由的想到了自己一段的經歷。

我本科時學的是動物生理,很接近醫學,經常要用動物做活體實驗。那時我們用的比較多的是蟾蜍和兔子。印象很深的是做兔子實驗時,給兔子打上麻藥,麻藥要適量,太多的話,沒等實驗結束動物就死了,太少的話,實驗過程中兔子突然醒來,會發出很痛苦的叫聲(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兔子會叫),讓人不寒而慄。等兔子失去知覺時,把其綁在實驗床上,開始解剖試驗,也是開膛破肚,實驗結束後,剪開頸動脈,使其流血而死。我們實驗中只有一次兔子醒來,趕緊補麻藥,減少它的痛苦,但是它的叫聲卻讓我們的手都發抖了。

當時有一位同學說:如果是我們被綁在這裏,醒來時發現自己正在被開膛破肚做實驗,那是甚麼感覺?她的一句玩笑,卻讓我們陷入了深思。雖然當時學生都不相信輪報的事情,也不相信在當今社會真的有人會把活人開膛破肚做實驗,但是人性的良知讓我們覺得這確實是很殘忍的事情。畢業時,我們都驚恐地發現,我們已經對這種實驗很習慣了,殺動物時毫不手軟,不再有那種心顫的感覺,而且好像甚麼動物在我們眼裏都一樣,是試驗品。如此發展下去,我們都擔心自己會善良不再,變成「冷血殺手」,甚至有人說:我們最後這樣會不會覺得殺人也不可怕了?我們不敢想。也有男同學說:決不娶學動物生理的女生!因為說不定哪天晚上她夢遊起來,把自己當動物給做了實驗!(我們班女生比男生在做實驗時更麻利,主要是想儘快減輕動物的痛苦)當時同學都很善良,雖然只是一些玩笑,但是大多數同學畢業後還是紛紛轉至分子、微生物或生化等專業。當然,我不是否定這個專業,只是談我們這些當事人的心情。

當時在法理上我並不很清楚,通過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我終於想明白了:其實在做這種實驗時,人的魔性就在增加。我們當時覺得奇怪自己怎麼心硬了那麼多,殺動物時不再心顫,其實就是有一些不好的東西已經在控制我們了。

那些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我只想問一問:如果那個被綁在那裏任你們宰割的人是你,你是甚麼感覺?當你那一刀割下去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那一刀有一天也會割在你身上?也許你認為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可是你知道了這麼多秘密,如果中共有一天要徹底消滅不可靠的證據,認為你有可能洩密,把你也秘密關起來,以他們的喪心病狂,你也許也會成為「器官捐贈者」。

人心本善。我相信每個第一次作這種工作的人內心都會顫抖,可是做多了的時候,也許就真的把人當材料而不再顫抖,其實你不知道,這時的你已經和魔鬼一樣了。你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哪一天晚上夢遊,把自己的親人也……

我不想詛咒那些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我只想勸你們捫心自問:如果你是那些被綁在床上的人,你該怎麼辦?如果你人性尚在,請幫助這些人,站出來揭露那些邪惡,為自己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