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只是中國的事情嗎?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4日】近日在與一友人談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時,他說了這樣一句話:「中國的事情應該由中國人自己解決。」我立即反問他:「那你認為當年國際社會就應該眼睜睜看著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是吧?」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又說了其它辯解的話。

這位友人是做生意的,他的員工中也有法輪功修煉者,他對他們的業績和為人都很滿意,可是在體會到了法輪功給他帶來的種種好處之後,看到法輪功遭到如此的殺戮,此君還是緘默了。中共歷次的殺人運動(如「文革」、「六四」)真是成功的將恐懼一次次的灌輸給了中國人,只要是中共幹的事情,別提批評,就連簡單的思考一下誰是誰非都讓大眾覺的是大逆不道、殃及性命的事了。中共也正需要這樣的民眾,不然怎麼去「統一思想」,又怎麼去操縱這些共產教徒呢?所以,在中共的統治下,像友人這樣的「共產教民」大有人在,他們以為只要照顧好自己的家庭、生意就是他們全部的責任所在了,任何其他的甚麼退黨、中共活摘器官都與他無關了。真的是這樣嗎?在中共的統治下,人們會有長久的幸福和安寧嗎?你相信嗎?一個非常邪惡的兒子殺害自己善良的母親後告訴鄰居們:這是我們家的事情。然後鄰居們繼續過著自己的生活,就好像這一切從未發生過,可以嗎?對自己的家人都會如此殘忍,何況對其他人呢?同樣,中共對國內的老百姓會這樣草菅人命,更別提會將怎樣的邪惡毒素輸給別的國家了。這才是世界各國都不可能繼續沉默下去的原因。總有沒被邪惡嚇怕的「鄰居」。

今天不妨就讓我們「大逆不道」一下,思考思考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的只是「中國的事情」嗎?眾所周知,中國人也好,美國人也好,日本人也好,作為地球上的生靈來講,都首先是一個人。無論他們的膚色、國籍、種族、信仰存在著甚麼樣的差別,他們都是不同於動植物的、有著道德規範的高級生命──人。當然大家都知道人與畜生的區別了。能稱之為人的這種生靈是不會將自己的同類剖肝挖心的,更不會在剜去人的五臟六腑之後還不忘給自己臉上貼上「救人」的金紙。前者的行為已非人類所為了,而後者那更是比畜生有過之而無不及,誰看到過狼在吃完羊後還會說自己是為了拯救另一隻羊才吃掉了這隻羊?只有中共──這只善於欺騙和偽裝的披著羊皮的狼才會幹出這種事情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無論一個罪犯在中國殺人還是在美國殺人,無論他殺的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這個罪犯都是在殺人!難道因為殺人犯是中共,罪行就可以從「殺人」變成誰都不能過問的「中國的事情」了嗎?很顯然,「中國的事情」(又言「中國內政」)只不過是個幌子,其用意不過是讓世界各國在它的罪行面前都消音,好繼續維持它的殺人統治罷了。只是,幾十年來中共積累了豐富的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統治經驗,使得它殺人無數仍能穩穩當當的大權在握,因為被黨統一了思想的「共產教民」們早已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正如《九評共產黨》裏所言:「黨性行為模式披上國家之皮,黨性思維定式成為全國人民的自我洗腦,服從和配合邪惡的機制。」這就好比一隻在羊群中的狼,儘管它已吃羊無數,可是被恐懼佔據全部神經的羊們仍然會為它準備好下一頓美餐,甚至連思考一下它該不該吃自己的同類都不敢。這在生物界中會出現的一幕如今在我們人類生活的社會裏也同樣的上演了。這樣思考一下,難道今天的中國人不可悲嗎?

最初,當我聽說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被以「反人類罪」的罪名起訴時,還有些許的迷惑。現在,在了解了中共的本質和殺人歷史,以及它目前仍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活體摘取器官迫害後,我深深的感到,所有參與其中的中共官員及醫務人員,他們首先犯下的罪行就是「反人類」,這樣的行為比畜生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他們在從根本上摧毀人類的道德,摧毀人作為萬物之靈所不同於其他生物的人性,泯滅人的良知。這種罪行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可能容忍的,這與國籍、宗教、種族都毫無關係,源於此種罪行的邪惡程度已遠遠超越了殺掉人的肉體,所以是根本不能用被殺害的人數來衡量其邪惡成度的。中共的邪惡還表現在它採取極其隱諱的手段在迫害這個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修煉團體,而對「真善忍」的信仰使多少國家早已淪喪道德的人重拾本性,其對社會乃至各個國家的穩定和發展所做出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從這個角度來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怎麼能說成是「中國的事情」呢?這根本就是全人類的事情!是全球所有善良人都有責任和義務立即終止的罪行。同時,也惟有讓全世界的人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人們才能有永久的安寧和幸福,尤其是被奴化已久的中國人才有希望從道德與良知的泯滅中找到生存的希望,這個國家與民族才能有未來。

醒醒吧,被中共欺騙、恐嚇慣了的中國人。中共及其幫兇必將在全世界人民的唾棄聲中徹底解體。諾亞方舟也定能救的了相信神靈、抹去邪靈獸印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