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城管人員講清了真相

【明慧網2006年7月31日】04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和一位同修約好一起出去貼不乾膠真相小貼。我們沿著一條公交路線,兩個人分別負責道路的兩邊,把不乾膠貼在比較顯眼的地方。由於10月1日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去天安門證實法,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沒有遇到任何麻煩,這次我就有些大意,冒冒失失的一路走一路貼,周圍甚麼情況連看也沒看。

已是晚上11點多了,路上沒有甚麼行人。到了一個車站,我看站牌上有空隙,我想站牌每個人都得看,貼在這兒不錯。我正要往上貼的時候,一輛小麵包車開了上來,從車上沖下來兩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他們一上來就兇狠狠的吼道:「貼甚麼呢?快交出來!」我一邊把沒有貼完的小貼放進褲兜裏,一邊看著他們。他們一邊推我一邊說:「看你小小年紀幹嘛要掙這種錢?我們才清理完這些小廣告,你又來貼!快交出來,不然就抓你到城管局去!」

我明白了,他們以為我是貼小廣告的。真相小貼當然不能給他們收去,我就跟他們說:「對不起,我不能給你們。」「不交是吧?」他們其中一個就抓住我的手把我往車上推,我掙脫他的手,正視著他說:「我不能給你,我是法輪功弟子,這些小貼是我們用來講真相救人的!我們都是好人,江澤民出於妒嫉心迫害法輪功,已經害死很多人,我們要告訴人們真相!」

一個男青年聽了,乾笑了幾聲:「哦,是法輪功啊。」他把臉轉向另外一個男青年:「好像公安局說抓一個法輪功獎勵五百塊(他說是幾百還是幾千塊,我記不清楚了)是吧?打110叫警察!」他邊說邊拿出手機,要撥110,我邊發正念邊對他說:「你不要這樣,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這樣對你們不好,善惡有報是天理!」我轉身準備走,另外一個男青年抓住我的手反扭在背後,說:「你別想跑,進車裏坐著。」

他們把我推入車裏,一個坐在駕駛座上,一個在門口擋著不讓我出去。駕駛座上的那個就在那打電話:「喂,110嗎?我們是城管,我們這抓住一個法輪功在路上貼法輪功資料。你們快點派車過來!」接著他又告訴對方他們的地點。

他打電話的時候,我就坐在後面的座位上發正念,想我到哪裏就在哪裏講真相,警察來了我就給警察講真相。他打完電話了我就跟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很多疑點都證明這是一場栽贓嫁禍的陰謀;大法在全世界都受到歡迎,已經洪傳到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了。他們問我:「美國政府每年給你們多少錢啊?」

我正義凜然的告訴他們,我們沒有拿世界上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組織的一分錢,那是江××造的謠,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是拿我們自己的收入做的。

他們又接著問:「那你們法輪功幹嘛不讓人看病啊?」我就給他們解釋了修煉與治病的關係,告訴他們不讓人看病也是江××造的謠,法輪功根本就沒有不讓人上醫院看病;而且事實是很多人煉了法輪功以後無病一身輕了。他們好像不相信,似笑非笑的說:「照你這麼說的話,那全中國都應該煉法輪功了。」我跟他們說,相見即是緣份,也許我與他們有緣,通過這種方式讓他們知道真相,因為善惡有報,將來那些不明白真相而仇恨法輪功的人結局會非常不好。他們笑了:「如果這是有緣的話,那我們每天抓那麼多人那豈不都是與我們有緣份的人?」我回答道:「那確實是的,如果你跟一個人沒有緣份,你跟他肯定都說不上話。」

這時時間過去了近二十分鐘,警察還沒有來。那個男青年又拿起手機打電話:「喂,110嗎?你們有沒有人來?」他又跟那邊說了一遍地址。我起身要走,擋在門口的那個青年把門關上,他坐到前面座位上。我對他們說:「這樣真的對你們不好,現在江××下台了,別人都不願背它的黑鍋,不久中國老百姓都會起來反對迫害法輪功。希望你們自己考慮一下。」我繼續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不好的因素。

打電話的那個又問我:「你幹嘛貼在車站站牌和廣告牌上啊?你看我們清理多費勁,都累死了,今天你又來貼!」

那時我也開始意識到貼在站牌上不太合適,平時我見那上面貼很多小廣告,把真相小貼貼在那裏一方面很不嚴肅,另一方面我們也確實需要考慮一下這些城管他們的想法。我就跟他說:「對不起,這一點我原來確實沒有考慮到。我只是想到車站人流量大,貼在那裏能了解真相的人多,能救的人多。不過以後我們會注意這一點的。」坐我前面的那一個突然問道:「你們不是咒我們‘誰撕誰遭報’嗎?」大概以前有同修在小貼上寫過這樣的話。我正色告訴他們,可能以前確實有一些同修寫的語氣不是很善,但是我們後來意識到了這一點。希望他們諒解。我們並不是刻意要詛咒他們,而是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我們也是在不斷的做的更好。

把這兩個誤解澄清之後,他們的態度就好了很多。他們又問了一些關於我個人的情況,我也了解了他們的一些情況。坐在駕駛座上的青年問我是哪兒的人,我告訴了他我是哪個省的,他指著他的同伴說:「他也是××省人」。他的同伴聽見了,說:「你不也是××省的嘛?」 原來我們三人是同省的老鄉。

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車子開動了。我問他去哪?他沒有回答,拿起手機又撥通了110:「喂,110嗎?這兒有一個法輪功,剛才給你們打電話你們怎麼還不來啊?他們有四、五個人,我們都攔不住,都要打起來啦!」我一聽急了,怎麼說我們打他們啊,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我嚴肅的跟他說:「兄弟,你怎麼樣也不能這麼說啊?」他蓋住了手機的話筒,示意我不要說話。他接著跟110說:「那你們快點來啊!」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他笑著跟我說:「我得跟警察交差啊。警察呆會兒就來了,你還不能在這兒下車,我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你自己回家吧。」我明白了,明白了真相的城管兄弟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他開車轉了幾個彎,到了一個路口停住,說這裏可以了。「以後別在站牌上貼了,要貼這些地方隨便你怎麼貼我們都不管。」他指著路邊一個工地的圍牆說。我打開車門,對他們說:「謝謝!你們的善行會有福報的!」

我叫了輛出租車回到家。同修正在想收集當地派出所的電話向明慧網求助。他說他一直在那個車站後面的那個天橋上看著,幫我發正念。城管的車開走後不到五分鐘,110的警車就來了。我已經安全的離開了。

回想起當時的心態,很純很淨,就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想法:按照師尊的教導,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夠好好珍惜自己走過的路,另一方面也想與同修交流。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證實法的過程中,都有自己難忘的珍貴的經歷,讓我們都好好珍惜我們所走過的路,在師父宇宙正法的最後的最後,更加精進,不辜負師尊與眾生對我們的期盼!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