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講真相救世人的小故事


【明慧網2006年4月26日】我的家鄉地處一個小縣的城郊。中國年過後我回到家鄉講真相,遇到了許多感人的事,現在把其中的兩件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由「跟蹤」到熱情的指路

一天,我和家鄉的一同修到周邊四個山區的村莊發真相資料。前兩個村莊發的比較順利,當發到第三個村莊的村尾時,有個幹部模樣的人就追了上來,氣勢洶洶的吼著問:「你們發的是甚麼?」說著就把同修放在草垛中的真相資料拿出來,並一直追問:「你們是哪來的?把你們的身份證拿出來。」我告訴他身份證沒帶,走親戚家還要身份證嗎?那男子又問親戚家在哪個莊?叫甚麼名?我一一做了回答。

在那男子追問時,同修一直站在旁邊發正念,我也沒有一點怕心。說著,那男子的語氣已沒那麼兇了,並承認他已經跟了我們一路了。我理直氣壯的說:「我告訴你,我是煉法輪功的。你要舉報就舉報吧,我也不怕!但是你應當相信,善惡是有報的。善惡可在一念間。那些舉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遭惡報的可不少。尤其是公安部門特別多。「

那男子說:「××黨不讓煉,你為甚麼還要煉?」我鄭重其事的告訴他:「法輪功好啊!我煉功前是個藥罐子,煉功後一身的病都好了,這十幾年沒吃過藥,沒打過針。」那男子問:「肝硬化能不能煉好?」我告訴他,只要他(她)相信,一定能好。你帶我去給他講講。」同修接著說:「癌症病人煉好的多的是!」我又告訴他:「我有一個好姐妹原來患子宮癌,醫生說只能活一個月,讓她的兒子給她準備後事。她煉了法輪功,現在都十年了,快70歲的人,精神的很呢。我都快60歲了,你看我精神如何?」那男子低頭不語。

當他再抬起頭時態度緩和多了,接著說:××黨說你們是×教,你還敢煉?我說:「××黨的話你還相信?從解放到現在經歷了多少運動,從鬥地主分田地到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六四’到現在的迫害法輪功,整死了多少人?三年大飢荒,餓死了多少人?文化大革命連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都不放過;學生把老師打的頭破血流。‘六四’大學生被殺害死那麼多人,你沒聽說過嗎?到現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有名有姓的就有2800多人,你也沒聽說過嗎?」過了一會,那男子感慨的說:「××黨完了。」

那男子接著又說:「雖然××黨完了,但它畢竟還給了我們一碗飯吃。」我說:「你錯了!不是××黨給了你一碗飯,而是你們養活了××黨。你想一想,這個黨它並不生產,全靠稅收撐著,欺騙善良,欺騙老百姓。說是目前給農民減了稅,可是化肥、地膜卻長了多少?這你比我還清楚吧!你說小學生不收費了,但從提出義務教育時算起,幾十年前就不應該收學費的,可一直拖到現在,還在收,而且越收越多。××黨變著法子騙老百姓。就這樣你們還感恩戴德呢!」

我問他是不是黨員?在村上是書記還是村長?在正念場的作用下,他始終沒有勇氣承認他是村幹部。他只說他是社員(即村民)。我看他手裏一直緊緊攥著那份真相資料,便從他手中抽出來塞進他的衣服口袋裏。我笑著說:「拿回家好好看看吧!了解一下世界各地的情況吧!明白真相是福。」同修又遞過去一份真相小冊子,我們又給他護身符、福卡等他都欣然接受了。

這時明白了真相的他變的熱情起來,並給我們指引了去下一個村莊的路。最後與我們揮手道別。當我們想到又一個生命有了得救的希望時,走在鄉間小路上的步子不覺輕快起來。

一群小學生爭搶真相資料

我們往前走著,邊走邊給正在地裏耕作的人們留下真相資料、《九評》等,當我們走過去回頭看時,有的人已手捧資料正專心閱讀哩!

當我們走到另一村莊時,正趕上小學生放學。我們在路邊放了幾份真相資料和「福」卡,都被孩子們撿去了。當兩個手中拿著「福」卡的孩子走到我們身邊時,我樂呵呵的故意大聲說:「吆,這兩個小朋友真有福氣,撿來這麼大的「福」。真是福份不淺啊!」其他小朋友聽到這話,立即將目光集中到這倆孩子手中的福卡上。看到此情此景我靈機一動趕快說:「我也撿到了幾個,誰要?」這時一群小學生「呼啦」一下將我倆圍了起來,一個個伸著小手嘴裏不停的喊著「我要!」「我要!」。我從包中往出取資料,剛抽出一份資料的角,就被旁邊的小手搶去了,再從包中抽出一份又被搶走了。就這樣半提包資料還沒等進村就被搶光了。

站在外圍的一個孩子沒搶到,站在一旁的大人著急的喊:「給這娃娃一份,給這娃娃一份!」我們又從別的孩子手中勻了一份,滿足了他的要求。

這時大人們也收工了,有幾個孩子將手中的真相資料已經遞到剛收工的大人手中,幾個家長等不到回家就邊走邊看起來。我們心中默默的祝願他們:好好看吧!明白真相是福!

事情雖然過去了多少天了,但孩子們爭搶真相資料的那個動人的場面常常在我們腦海中浮現,眾生盼望了解真相、盼望得救的心多麼純真、多麼急切啊!我們也得抓緊時間快講、急救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